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五章 人若无心,岂不是连鬼都比不上吗?

  缴纳了住院的费用后,我打电话让蓉小欣过来,让她先帮我照顾一下老大爷,自己则快步冲出了医院,叫了个出租车,向着老大爷的旧房子开了过去。

  其实,我的心中很自责,如果当时我信了那个小厉鬼的话,或者是多留几天,或许老婆婆就不会死,在这件事情里,我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出租车在路上飞驰,就和我的心一样,这个女鬼绝对不能留在世上,今晚我就要灭了她。

  一个多小时后,我到了老大爷的家门口,果然,我留在老大爷家附近的防御阵法全都被破坏了,墙壁上多出来一道道女鬼的爪印,看着非常可怖。

  我冷冷一笑,也不多废话,抬起脚,狠狠地踹开了门,一进门就大喝道:“给老子滚出来!”

  随着我一声大喝,整个房子里的鬼气似乎都震了一震,接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鬼缓缓飘了出来,青色的脸,带血的眼睛,一见到我,她面目就更加狰狞了。

  “哼,今天,我铁定灭了你!”

  我也不多废话,额头上天机眼浮现出来,左手黑白两气凝聚,右手白光浮现,对着这女鬼就是一通狂砸,其实我本不需要使用这么强的法术,这个女鬼虽然有些道行,身上的怨气也很足,但是终究不是我的对手,被白光扫过之后,虚弱的她往后疾退,手上的鬼爪猛地伸长,我一看这爪子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阴阳双鱼图猛地从天空落下,狠狠地砸在了这个女鬼的身上。

  女鬼呜咽一声,被彻底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快步走了上去,一把按住了它的头,就要灭了它,它却对我大喊道:“你这个该死的阴阳代理人,为何灭我,我从未妄杀过一人,为何要灭我!”

  这女鬼临死之时竟然还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将右手贴在了它的头顶上,厉喝道:“没有妄杀一人?王美琴是不是你推下楼的?你还敢说你没有妄杀一人?之前来封你的那个散客道士,难道不是你杀的吗?你身上怨气如此充足,别告诉我,你没有杀过一个好人,厉鬼就是厉鬼,都该被灭!”

  却没想到这女鬼大声吼道:“这老太太是自己走出房子的,也是自己摔下楼的,我当时还想去扶她一把,结果没有来得及,她自己跌下楼,与我何干?那个散客奴役小鬼,将小鬼当做猪牛对待,帮他盗取财物,我看不过去和他动了手,他自己打不过我,惊慌失措之下冲出马路被车子撞死了,又与我何干?你们招魂人总是不分青红皂白,觉得我们厉鬼都该被灭,却不想想,我要是不被家暴,又怎么会走上绝路?当人的时候我如此悲凉,当了鬼,你们还要封我,这就是命吗?”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震,不过很快就冷笑道:“你们厉鬼都擅长骗人,无需多言,我先封了你!”

  我正要动手,却没想到门口有一道金光打了进来,我习惯性地回击,手中的白光瞬间变成烈焰,狠狠喷出和这从门口打进来的金光对撞在了一起,接着我被金光的冲击力震退了好几步,等止住了身子之后,我才看清对方,居然是一身白色僧袍的空净大师,刚刚的金光里也有纯粹的佛力。

  地上的女鬼一看见空净大师立刻喊道:“大师救我一命!”

  我眉头紧皱,望着空净大师问道:“您怎么来了?还有这厉鬼您认识?”

  空净大师缓步走了进来,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你的本事真是进步的很快啊,刚刚这一次对招,我险些落了下风。这女鬼我是认识的,前一阵子它来白马寺向我求教,问如何可以化解心中的怨气。我指点她要回到自己出事的地方,从头来过,以多做善事净化自己的魂体。之后我也来了上海,暗中观察,它做的不错,这个老人家的死亡,的确和它没有关系。”

  空净大师出面澄清,我心中立刻动摇了起来,皱起了眉头,问道:“此话当真?”

  空净大师笑着点点头,然后他一抬手,压在女鬼身上的阴阳双鱼图缓缓飘了起来,女鬼从地上飘起来后,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说道:“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然后这女鬼又转过身来看着我说道:“我虽然成了鬼,当我也想入轮回,也想投胎转世。我死的时候虽然怨气冲天,但是如今已经渐渐化开,我见这一对老夫妻无依无靠,就破坏了你的防御阵法,进入了家中,暗中照顾他们。白天我就躲在外面的破旧厂房里,那一天天刚刚黑下来,我才回来,就看见老人家一下子摔了下去,来不及施救,我也很是难过,诶……”

  听到这话,我没有再出手,只是低着头走了出去,空净大师没有阻拦我,而是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端木森,世间本无人鬼之分,人死了便是鬼,鬼转世了便是人,又有何区别呢?人若无心岂不是比不上这厉鬼吗?”

  这句话,师傅曾经也告诉过我,虽然那时候师傅也告诫我,厉鬼的话不能信,但是却同样警告过我,有时候人心更毒,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就这么走出了老房子。

  回到了医院后,蓉小欣告诉我,病情比较严重,老人家太激动了,心脏一时间承受不住,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

  我点点头,又过了好几个小时,恋心儿打电话给我,说是老人的三个子女都找到了。一个在美国当上了软件公司的部门经理,一个在五星级酒店里做客户部负责人,还有一个据说还是一家电影公司的高层,都混的貌似有头有脸。

  如今恋心儿通过给老人三个子女的高层施加压力,让他们三个回国。第二天,我就见到了老大爷的三个孩子,的确都是人五人六的样子,走路的时候似乎都趾高气扬。

  我站在病房门口,听见三个子女走进去后,也不直接嘘寒问暖,而是问医生,老大爷还有没有的救,若是没的救,就直接安乐死吧。

  我站在门口听的心里来气,没一会儿,三个子女就为了老大爷唯一的一套房子的归属问题吵了起来,这可是病房,而且老大爷还需要安静,蓉小欣站在我身边,看着里面吵的不可开交,正要进去劝阻,我却拉住了她的手臂,摇了摇头,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了支票本,写了一张1000万的支票,走进了病房,敲了敲房门,里面的三个子女看了我一眼。

  “你谁啊?进来干什么?”

  一个子女问道,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满,我冷冷一笑说道:“我是贾建国老人的朋友,这里是一千万支票,你们谁照顾贾建国老大爷更好,等他去世后,这1000万就是谁的。”

  我将支票放在桌子上,三个子女听了都惊呆了,走过来之后,看着桌子上的支票,来回核实检验之后,确定支票不是假的,还查了我的账户信息,证明不是空头支票后,全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立刻换上了谄媚的嘴脸。

  “您和我们父亲怎么认识的啊?我不记得,我们父亲有像您这样年轻的朋友啊!”

  其中一人笑着走到我身边,问道。

  我冷冷一笑,将支票拿了回来,说道:“明天,我的律师就会来和你们签署协议并且监督你们对老人的态度,老人的日子也许并不长,若是让我知道你们对他不好,别说这1000万没有,你们在国外的饭碗也肯定没有了。”

  我说完之后,走到老大爷身边,看见他一脸疲惫地躺在床上,眼角还有泪光闪烁,望着我,说道:“孩子啊,我知道你不缺钱,可是何必呢?便宜了这三个兔崽子,我这条命不值钱。”

  我轻轻叹息了一声,放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在他的手边,然后换上一张笑脸说道:“没事,您就安心休息吧,我会来看您的,1000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就当换您晚年开开心心的,我先走了,您有事给我打电话。”

  随后走出了门。

  出门之后,我听见里面传来了三个子女的说话声。

  “爸,您感觉怎么样?我是老三啊,我给您倒杯水吧。”

  “爸,饿不饿啊?我给您做菜去!“

  “爸,知道您过去爱听故事,我给您讲讲三国呗,这段我可熟了,在美国的时候常听呢。”

  听着这些虚伪的话,我缓缓走在医院大理石的地面上,虽然早知道圈子里的很多老话,都没有错,但是如今有了真实的体验,心中才算是明白通透了。

  空净大师说:“人若无心,岂不是连鬼都比不上吗?”

  师傅说:“人心难测,有时候真正可怕的还是人心而不是厉鬼。”

  我们阴阳代理人,能管地下的厉鬼,能除魔降妖,但是却无法揣度人心,任你道行深如海,任你本事惊天,却也无法躲开人性多变。

  我一边叹气,一边走出了医院,去看见空净大师站在医院对面的街道上等我,他一身白色僧袍,气质非凡,引来了四周行人的围观,见到我走出来后,他对我招了招手。我快步走了过去,问道:“大师,您在等我?”

  空净大师点了点头说道:“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来管一管。”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