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一章 破魔

  面对这突如其来,而且非常强大的攻击,我还没来得及想出应对的政策,因为根本就没有时间给我考虑,魔器就已经扑到了我的面前,我以为它那个方方正正的前端会对我狠狠斩下来,但是让我吃惊的是,魔器却停在了我眼前一厘米的地方。

  这一刻,我竟然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是这把魔器正在审视我,就仿佛这魔器有自己的灵魂,可是它不是因为那个魔魂才恢复的吗?就算是有灵魂,也应该是那个魔魂的啊。

  它就这么盯着我,我不敢动,整个背部发僵,生怕自己只要有一丝丝的异动,就会引起魔器的反应,然后瞬间将我扑杀。

  远处的混摩天带着阴司们飞了过来,看清躲藏的人是我之后,混摩天这老头的脸色很难看,大喝道:“端木森,你果然还是没逃走,如今看来我所做的安排,你全都清楚了。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阴间的,上,杀了他!”

  混摩天不过是找一个借口要杀我而已,因为其实就算我躲在一边看戏,也没有冒犯到他。这老家伙一喊,背后的阴司们一个个都疯狂地扑了过来,之前它们因为叛变得到宽恕,现在更是急着在混摩天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魔器又悬在我的面前,我不敢乱动,正想拼一把放出莫良来抵御这些阴司,然而,我刚刚抬起手,魔器就狠狠地刺进了我的手臂上,我整个手臂一阵剧痛,低下头,却看见手臂上竟然没有鲜血留下来,我的鲜血竟然全部顺着魔器长长的把手,环绕在它的本体上,它竟然就像是妖怪一样在吸我的血。

  气急败坏的我一把握住了魔器长长的柄,想要将它从我的手臂上拽出来,却在这一刻,又有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臂刚刚触摸到魔器长长的柄,魔器竟然浑身一震,就在我的眼前,化作了一片红色的血雾,这些红色的血雾刹那间落在了被砍断的赤霄宝剑的剑身上,已经断裂的赤霄宝剑忽然飘了起来,血雾环绕,剑身红光肆意,显得非常的妖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断裂的赤霄宝剑,竟然在魔器变成的血雾牵引下,慢慢地凝聚在了一起,最后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悬浮在了我的面前,顺时针慢慢地旋转。

  这一刻,我看见赤霄宝剑的剑身变的完好无损,剑身的一面赤红,上刻:赤霄,二字。另一面黑白两色,上刻:桎梏,二字。

  此时此刻,就算我是白痴,我都明白,魔器吸了我的血后,在一些不知名的因素牵引下,竟然和赤霄宝剑融合了,不仅修复了断裂的赤霄宝剑,甚至变成了一把我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全新的长剑。

  “桎梏,这就是你原本的名字吗?”

  我低声问道,就好像悬浮在我面前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个剑魂,一个正在平静注视着我的剑魂。

  满天的阴司直冲下来,带着铺天盖地的鬼气,黑暗蒙住了我的眼睛,然而冥冥之中,已然决定了今日我死不了,从地上站起身来,我深深呼吸,猛地怒睁双眼盯着天空中的厉鬼们,一把握住了全新的赤霄宝剑的剑柄,对着剑身低声说道:“你若想跟着我,便展现你过人的实力,我不知道你的过去,但是你若跟着我,以后便是我的宝剑,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话音落下,长剑挥出,依然是三道剑气,但是这三道剑气却强的惊人!

  第一道红色的剑气和原本的赤霄宝剑的剑气一样,只是暴涨到了数米之长!

  第二道黑色的剑气,裹挟着死亡的气息,切碎所有在它面前的阴司,这些被打中的魂体竟然无法恢复,彻底被变成鬼气!

  第三道白色的剑气,似乎和我右手上天机眼的白光相似,被其白光照射的阴司,无一只能够存活,全部都在白光中,消失不见!

  三道剑气出,阴司死伤无数,剩余的阴司不敢靠近,这些本来就贪生怕死的家伙,一个个慌乱地往后退,朝着幽冥府的方向急涌,口中带着因为惊慌而发出的惨叫声。

  混摩天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因为我劈出如此强力的三道剑气之后,竟然一点都没有虚弱的感觉,趴在地上的白凡,却自嘲道:“魔器有魂,看来它想认你为主。”

  我看着手上全新的赤霄宝剑,眼中放出惊喜光芒,左手双指拂过剑身,能够感受到,从这全新的剑身上透出来的一丝丝强悍气息。

  “今日,你以脱胎换骨,你即是赤霄,亦是桎梏,你来历神秘如我一般,如今既然你已经重生,那我便给我起一个新的名字,赤霄为红光之意,桎梏为枷锁之意,你又是魔器,而我本是阴阳代理人,哈哈,你便叫破魔吧!从次以后,你不再是魔器,也不会被束缚,你在我手中,便是一把破魔神剑,哈哈!”

  我长笑不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魔器会跟随我,还会和赤霄宝剑融合,不过如今看来,也算是捡到了一个便宜。

  混摩天脸色很难看,魔器跟了我,这让他很爽,而且这么多的阴司还被我一招给灭了,可见这魔气有多强大,现在即便是他,也不敢对我出手。

  “你还有事吗?还是想请我留下来喝一杯茶?”

  我提着破魔长剑,冷冷地问道,混摩天脸色阴沉一片,就和这阴间的天空一样,最后他还是妥协了,而且还抬起双手,对我行了个拱手礼,说道:“我离府时间已久,如今还要回去处理白凡和一群叛徒的事情,就不留您了,还请自便。”

  他能对我行拱手礼就说明,他对我手上的破魔很忌惮,我将破魔提在手上,抖了一个剑花,剑尖在空中带出三色的光芒,很是好看,不过这好看的背后却带着强大的杀伤力。

  “那我就告辞了。”

  我冷笑着往后走,而且直接将背对着混摩天,我料定他不敢对我出手。这老家伙是个聪明人,过去我很弱小的时候,他将我当做棋子来使用。不过到了如今,我的实力已经足以威胁到他了,而且还微微压制了他,他也不会和我硬拼。

  只不过,今后这老家伙会不会在暗处阴我,那就说不好了,还是今天却是不能再出手了,所谓兔子急了都会咬人,这里说起来还是混摩天的地盘,他既然给了我台阶,我也不能逼的太紧。

  离开了阴间之后,我很快就和周易他们取得了联系,他们接到我通知之后就立刻赶到了上海,一下飞机就找了引魂路进入了阴间。

  我在自己家里和他们碰了面,也看见了渐渐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小茹和蓉小欣,蓉小欣倒是没什么,从进入阴间开始就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此时身上的半个魔魂被抽走了,她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起来轻松了不少。

  只是小茹,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如果不是周易的蝙蝠监视着这个女人,说不定她自杀了大家都来不及阻止。

  “老大,这姑娘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伤心的样子,我们都劝过了也没用。”

  周易低声说道,我回头看了看玉罕,她也对我扁了扁嘴,这小丫头平时活泼善言,可是此刻也表示出自己没有任何的办法。

  我叹了口气,用房间钥匙打开了门,一开房门,就看见房间里一片混乱,没有开灯,但是我刚踏入门内,就有一个枕头正面砸中了我的脸。

  我本来是劝她的,结果这一砸,把我的火气也砸了出来,也不和她客气,一下子将大门给甩开了,开了灯,看见小茹一个人躲在床上,用手遮着脸,大喊道:“你出去,你出去啊!”

  我却冷笑一声,快步冲了过去,一把将窗帘打开了,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吓的这姑娘更是大吃一惊,赶忙往床底下躲,我拉住她的手,将她从床底下抓了出来,然后拎着她举到了窗户前,她满脸都是泪水,哭喊着说道:“我要回去,我要回阴间去,我不能失去他,我脑子里有很多他的记忆,我记得他,我上一辈子就和他认识了……”

  她这话让我微微吃惊,松开手,她摔倒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痛哭不止。而我则一脸冷漠地站在她的面前,冷冷地说道:“白凡已经被收押起来了,生死不知,也没有人会去救他,你不用求我,我不会帮忙的。”

  她听见我的话,浑身一颤,然后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道:“又和上一世一样吗,这是注定的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