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九章 幽冥府易主!

  “你的手怎么了?”

  我盯着这奇怪的一对男女,总感觉,这才过去一天的时间,似乎发生了很多我无法预料的事情。

  小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叹了口气,不过很快她的手臂上就开始往外渗血,这些血液居然也是紫色的,落在地上之后,立刻冒出了丝丝白烟。

  “这就是我的宿命,也是我昨天才知道的,也是白凡告诉我的。他开启了我最初的记忆……”

  小茹这样子让我更加奇怪了,此时白凡捡起地上被我割断的绳子,又将小茹给绑了起来,让我震惊的是,他绑的很紧,甚至小茹的双手血脉都不畅通了,不过她手臂上的紫色纹路竟然又渐渐暗淡了下去。

  “你中了毒?谁下的毒?”

  我疑惑地问道,一般来说,被毒物咬了之后,特别是手臂和四肢,为了保证血液不会顺着血液流遍全身,都会选择将手脚给绑起来,因此我才会问小茹,是不是中毒了。

  不过就在小茹想要回答我的话时,房子外面却传来了动静,一阵剧烈的阴风吹进了鬼市之中,然后我听见厉鬼们的哀嚎声响起,我深知,阴司们攻进来了。

  白凡从地上站了起来,准备迎战,但是已经没有力气的白凡,根本就无法做出有效的反抗,小茹则满脸焦急地对我说道:“端木森,你能帮帮我们吗?你本事这么大,外面的那些鬼怪肯定打不过你。”

  我皱着眉头,还在犹豫,可是外面的阴司已经喊起话来!

  “白凡,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我们已经将这个鬼市团团包围,土元大人和红矛大人也都驾临了,你已经无路可逃,快点出来投降!”

  这声音很响,我们自然也都听见了,我双手环抱在胸口,小茹则紧张地看着我说道:“端木森,你帮帮我们吧。”

  我冷冷地说道:“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还给我背了一个大黑锅,显然又要让我给你们当枪使,你让我帮忙?你知道外面的人是谁吗?它们这些都是阴司,代表的是整个阴间最有势力的幽冥府,你身边的这个男人,曾经是它们之中最有本事的杀手之一。我为什么要为了你们去和幽冥府作对?既没有好处,又不知道真相,哼。”

  我一边说话,一边快速地往前跨了一步,一把抓住了小茹的手臂,将她往后面一扯,小茹摔倒在房子的地上,白凡一愣,还没来得及抬手自卫,就又被我一脚踹在了地上,接着我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扣住他的双手,将他拉出了房子。

  果然,整个鬼市内已经飘满了各种各样的阴司鬼差,我和白凡出现在主干道上之后,所有的阴司同时用鬼叉对着我,一个个严正以待,将我们团团围住。

  对面那个胖子鬼差和红帽子的鬼差已经回来了,显然是发现了我的调虎离山之计,全都冷冷地看着我,红帽子的阴司飘了出来,大声说道:“在下幽冥府高级阴司红矛,多谢端木大人出手相帮,现在还请将在逃要犯白凡交给我们。幽冥府自然会记得您的帮忙,日后,我们新主人一定会加强和您之间的结盟和联系。”

  这高级阴司红矛居然说了一句“新主人”这倒是让我吃了一惊,幽冥府易主了?这怎么可能,虽然我很久没有关注阴间的情报,不过如果幽冥府易主,这么大的新闻肯定会传遍灵异圈,但是我们阳间却一点消息都没收到,而且看起来阴间知道这事情的鬼魂也很少。

  “红矛,你就是改不掉这话多的毛病,新主人不是交代过不让我们先对外公布吗?”

  那个胖子阴司一边吃东西一边飘了过来,看它这块头,我真担心它会不会从空中掉下来。

  “端木森,白凡必须交给我们,你本就是阴阳代理人,和我们幽冥府还是打好关系为好。我们也不会难为你,交出白凡,你就可以离开了。”

  胖子阴司大声说道,两边飘下来两个阴司,抓住了我身边的白凡,白凡很虚弱,根本就反抗不了,只是它依然对着我大喊道:“端木森,帮我一次吧,我要是被抓了,那个女人也活不了,帮我一次,端木森!”

  我双手背在身后,却置若罔闻,等到白凡被两个阴司打晕,扣了起来后,我转身向着房子里走去,准备带走手臂上有古怪纹路的小茹,可是我刚抬脚,红矛就对我说道:“端木森,这个女人我们也要带走,你还是快点离开阴间的好。”

  我一愣,转过头对着红矛冷冷地说道:“这女人还没死吧,没死就是活人,就不归你们幽冥府管,上一次有几个小鬼假扮阴司来抓这女人,被我给全收了。白凡本是你们幽冥府之人,我交给你们自然没有问题,但是这女人可是活人,也算是我半个雇主,我要带回阳间。”

  我此话一出,刚刚有些许缓和的气氛一下子又凝重了起来,接着天空中飘下来两个不开眼的阴司,举起鬼叉对着我狠狠捅了过来,其中一个更是大喊道:“不识好歹!”

  它们一动手,状况一下子就变的无法收拾,我冷哼一声,一跺脚,天空中阴阳双鱼图一张接着一张出现,叠加在所有鬼差的空中,冷漠地对着红矛和土元说道:“别逼我出手,你们这些鬼差对付白凡倒是足够了,但是对付我,还差的远!”

  土元和红矛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挥手,收起了阴司们,接着一声不吭,带着白凡离开了鬼市,向着幽冥府的方向飘了过去。

  我收起了阴阳双鱼图,走回了房间里,看见满脸惊恐的小茹,她要不是被绑着,肯定就冲出去救白凡了。

  见到我进来之后,这女人开口对我吼道:“端木森,你为什么就见死不救呢?白凡也是活人啊,虽然他来历很奇怪,可是他帮了我,你为什么不救他啊?”

  望着一脸悲愤,双眼通红,看起来气急败坏的小茹,我眼睛微微迷城一条线,然后走到她的面前,脸色冰冷地说道:“第一,我和白凡算不上朋友,他本来就是幽冥府的人,我为什么要为了他而和幽冥府对抗。第二,你现在应该感谢我,人要有感恩之心,从昨天我遇见你到现在,我已经救了你好几次了,要不是我你早就被红衣女鬼弄死了!最后,如果你一定要去救白凡的话,我没意见,如果你有本事在这阴间生存下去的话,就不要和我走。”

  我说完之后看着小茹,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把运气当福气,这小茹以为我救过她,就觉得我每一次都应该大公无私地和厉鬼搏斗,我是阴阳代理人,不是电视剧里的大侠,就算我将道义,也是对自己生死与共的朋友。

  小茹还想说什么,却忽然身子一晃悠,晕倒在了地上,我伸手接住了她的身子,看见她的脸上有青色的条纹闪烁出来,再伸出手一探,应该是吸入过多的阴气造成的,我将地上的封条捡了起来,上面有地连根的味道。

  这女人刚刚说话太多,阴间毕竟阴气太足,她吸入过多,昏过去了。

  我唤回了阿呆,接着带着昏迷的小茹离开了阴间,回了自己的家。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小茹清醒了过来,一大早我还没有睡醒,就听见她在房子里和阿呆说话,等我开门一看,就见到她正拉着阿呆,还嚷嚷着让阿呆帮她去阴间救人!

  “别拉扯了,它是我的巫卫,就是我的仆从,不会听你的话。你要去的话,自己想办法吧。”

  我打了个哈欠,算算时间,再过两天我还要去徐桃那里呢。

  小茹见到我后,想了想,然后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说道:“你只要肯去救白凡,我,我什么都可以,当牛做马伺候你也行,甚至给你那个,也行……”

  她说这话的时候自己脸都红了,我冷笑一声,甩开了她的手,一边往厨房走一边问道:“你们才认识一天,怎么就这么舍不得他啊?你们感情很深吗?”

  等我从冰箱里拿出了牛奶后,一转头却看见小茹站在我背后,满脸肃穆,低着头轻声说道:“是他告诉了我一些我自己的来历,一些关于我自己的事情。白凡让我不要告诉你,但是只要你肯去救他,我愿意将我的秘密都告诉你。”

  我眉毛一挑,说道:“哦?你先说来听听。”

  小茹听了我这话,咬了咬嘴唇,最后开口道:“端木森,白凡告诉我,其实我的身体里还藏着一个魂魄,不过这个魂魄不是我天生的,而是被别人塞进来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