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六章 黑锅!

  阴司很少会集体出动,每个阴司分管的片区都不同,最多也就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这样的搭配,但是今天晚上我们这条街道注定不平静。

  白凡昏迷了过去,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外伤并不多,最严重的一处还是在他的左肩膀上,但是并不知名,只是被捅穿了一个窟窿。

  真正要命的是他的魂魄受到的伤,魂魄本就是非常脆弱的,我将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轻轻一按,立刻发觉他的魂体上遍布伤口,而且魂力也在外泄,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信号,而且能够造成这种伤势的据我所知只有阴司的鬼叉。

  回头喊了一声,让阿呆走出来将白凡先扛进我们家,接着我一步跨出铁门,反手将铁门给拉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在铁门上贴了数张镇魂符。

  前方黑暗的街道上,有大批的阴司悄无声息地飘来,我没有细数,只是扫了一眼,发现至少来了三十几个阴司,虽然大多数是低级阴司,不过敢到我家门口闹事,看来背后肯定有高手撑腰。

  整个街道上鬼气弥漫,阴风呼呼直吹,原本还算明亮的月色,在转瞬间就被乌云盖住了,街道上的路灯一盏接着一盏熄灭。

  “哎呦,这么大的阵仗啊,怎么?唬我?”

  我站在大门口,也不退让,也不主动出击,白凡和幽冥府的矛盾来的太快也太蹊跷,我刚刚只是出于救人的本能才让阿呆将白凡拉进了家里,不过是不是要搀和这事情,我现在还没决定。

  这些腰间配备鬼叉的阴司,才是真正幽冥府出来的鬼差,大多数也都认得我,知道我不好惹,便都没有动手,也没人出声,过了半天,远处才有一个白点飞了下来,落地之后径直飘到了阴司们之前,我仔细一看,来者是一个半边红脸半边黑脸的家伙,腰间也有鬼叉,还有一个黑色的牌子,看来是个在幽冥府之中有些份量的家伙。

  “端木森,在下幽冥府中级阴司,五刑,司职抓捕幽冥府的犯人,白凡触目幽冥府之主,今日还请你行个方便,让开一条路,我们带走白凡,绝对不会和你发生冲突。”

  这家伙对我拱了拱手,说话还是很客气的。

  人一旦死了,只要不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那无论是鬼差,还是厉鬼,身上都是有怨气的,脾气要么奸诈狡猾,要么粗暴焦躁,能够对我如此客气,看的出来,这个五刑已经克制了不少,还算比较讲礼数。

  “到我府上拿人,也不是不行,不过我和他也算是认识一场,你给我一个非要带他走的理由,若是说的通,我自然不会阻拦。”

  这事情我本意不想掺合,不过这个五刑带着三十多个阴司包围了我家,虽然言辞还算客气,但是怎么也要讲点规矩。

  五刑脸色微微一沉,身上的鬼气并不稳定,不过依然没有发飙,又拱了拱手说道:“这件事情事关我们幽冥府的机密,不能告诉你,我想你也不想惹什么大麻烦,还是请交人吧。”

  就在我皱着眉头有些犹豫的时候,忽然房子的背面传来一声惨叫,接着电光一闪,一个体型庞大的牛头鬼差被我布置在房子四周的防御阵法给打中了,吃了个大亏,灰溜溜地跑了出来,它的背后还带着好几个阴司,居然是绕到我家背后准备偷袭!

  这一幕一出,五刑眉头紧皱,暗骂道:“这笨牛,完了!”

  而我这边面色也很不好看起来,一跺脚厉喝道:“好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差点上了你们的当,今天这人我不会交,想要人,让你们幽冥府的老头子自己来!”

  我这么一喊,五刑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有阴司恐慌地叫了起来,接着众阴司抬头一看,却见到有一张阴阳双鱼图在空中旋转,非常大,笼罩在它们的头顶上,只要落下来,这些低级的阴司,必定瞬间魂飞魄散!

  五刑肯定也知道这点人,而且都是低级阴司,肯定拿不了人,于是只能说道:“还请莫要动手,我们很快就会有高级阴司来和您赔罪。”

  说完之后,它就带着阴司们灰溜溜地退走了,我冷哼一声,余光偷瞄了一眼还没退走的那头牛头鬼差,这家伙估计是被防御阵法给电晕了,此时还没回过神来,我背后星图打开,一招手,数道星光准确地打在了它的身上,将这还没清醒过来的牛头给彻底灭了。

  “敢偷袭我家,找死!”

  我双手往后一背,转身走入了房子里。回到房子中,便看见白凡虚弱地倒在沙发上,这家伙生命力还真顽强,左肩上的伤口虽然不是直接致命,不过看他脸色煞白,嘴唇惨淡,应该是一路逃窜,流了不少血。

  “啊,怎么,怎么这人这么虚弱啊,得快一点找医生啊!”

  小茹走下楼梯,看见了白凡之后大吃一惊,吓了一大跳,指着白凡说道,白凡此时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小茹之后,忽然说了一句:“你怎么会在这里?”

  接着这家伙又昏迷了过去,我疑惑地看了小茹一眼,她则不解地摇摇头说道:“我,我不认识他啊。”

  我当然也知道,小茹肯定和白凡不认识,但是白凡说的这句话再加上我之前在小茹脑海里看见的记忆深处的黑色片段,那里面可是有一个长的和幽冥府之主很相像的年轻人,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呢?

  打电话叫了周易在上海的私人医生,这大夫50多岁,在上海有一个自己的私人诊所,收费很贵,不过本事不小,让他带着护士和医疗工具过来为白凡包扎和抢救,他们在楼上房间忙着的时候,我却在考虑,白凡和幽冥府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其实刚刚我就想将白凡给交出去,要不是那头牛头阴司没经过我的允许,强行偷袭我家,我绝对不会和五刑翻脸,更不会将它们赶走。

  但是明天肯定还会有更高级的阴司来找我,要不要见死不救,或者是独善其身呢?而且,如今我没必要和幽冥府的老家伙闹掰,这老头子本事很大,而且在阴间的影响力很惊人,当年管丞这样的鬼王都依附在这老头子的势力范围,杀林动的时候,他也算是帮了我一把,没必要因为一个白凡,而和他交恶。

  想到这一层,我叹了口气,打定了主意,明天要是鬼差再来,我就将白凡给交出去,和他们幽冥府的内斗事件,撇清关系。

  治疗进行了足足3个小时,之后我送走了大夫,走上楼站在白凡的门口,输过血之后的白凡气色明显好了很多,不过说来奇怪,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两年后,我和他联手的时候,他的面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就好像不会变老一般,反观我,虽然才22岁,但是照镜子的时候却看见自己的头发白了很多,走在街上,也时常会被天真的孩子喊成叔叔了。

  轻轻将门关上后,看见小茹站在走廊上,我开口说道:“危害你的厉鬼都除掉了,明天我送你一块灵玉,可以抵御一般的厉鬼阴魂,我这里也是是非之地,你这样的普通女孩不要多留,睡一觉,明天就走吧。”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梦乡之中,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接着我打开了门,看见阿呆站在门口,这家伙一般是不会来吵醒我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打着哈欠,揉着乱糟糟的头发问道:“阿呆啊,怎么了?”

  阿呆瓮声瓮气地说道:“早上我去叫醒小茹,发现这个女孩已经不见了,接着我去看白凡,发现他也不见了。”

  本来还以为没什么事情的我,一下子就从困意中惊醒了过来,分别跑到了两个人的房间中,这么一瞧,果然如同阿呆所说,这两个人都不见了,而且没有博斗的痕迹,房子外面的防御阵法也没有被破坏,也就是说,这俩人是自己离开我家的,而不是被外面的人劫走的!

  接着,我还发现,自己放在客厅里的钱包少了几千块钱,这下子,我立刻猜到,如果不出所料,小茹肯定被白凡带走了,昨天白凡见到小茹的时候就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当时见他身受重伤,我就没多想,没想到这家伙魂体还没修复,居然就带走了小茹!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幽冥府这边晚上一定还会来问我要人,说不好,就会变成百口难辩的情况,我是被白凡弄了一个大黑锅啊!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六章 黑锅!”

  1. 回复 2016/07/07

    路人

    白凡不是贵吗?怎么还可以看医生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