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五章 幽冥府出事了!

  所谓人不开眼找死,鬼不开眼找灭,对面的这个什么漕诡大人就属于这种情况。

  如果两个黑白无常不认识我还情有可原,这看起来在幽冥府有头有脸的家伙居然也不认识我,那就说不过去了。

  在阴间有轿子坐的那都是有些地位的厉鬼或者是阴司了,我叹了口气,想着还是给它个面子,不要直接和幽冥府起冲突,缓缓开口说道:“我是阴阳代理人协会会长,轩辕家族家主,端木森。我和你们幽冥府之主很早前就认识,也和你们府中白凡算是朋友,我给它们一份薄面,不要在我的地盘闹事,不然我真的会翻脸的。”

  我这话一出,漕诡倒是不说话了,我以为它是怕了,却没想到从轿子里冲出来两道长长的白綾拉住了我的脖子,想将我拉过去。

  我心中一横,冷笑道:“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找灭!”

  我身子不动,手中白光一扫,这一次没有留手,这群厉鬼惊慌失措地想要往后逃,却还没跑两步,天空中就有阴阳双鱼图落了下来,砸在了这群厉鬼的身上,几个小鬼立刻被砸死了,其他的厉鬼都被镇着动弹不得。

  我往前踏了一步,拿出流火葫芦,一点葫芦盖,葫芦盖打开之后,我立刻一收,这群厉鬼一只不剩全都被收入了流火葫芦内。

  紧接着,一个灰溜溜的家伙从轿子里滚了出来,一下子跪在了我的面前,猛地磕头,看起来是非常害怕的样子,这厉鬼浑身发青,头型还挺尖,身材瘦弱,不过身上的鬼气倒是还有几分浓郁,应该算是有些道行,不过也算不上鬼王级别的,顶多就是个厉害点厉鬼。

  此时的我也注意到,无论是之前的黑白无常,还是这几只小鬼,包括这个所谓的漕诡大人,身上全都没有配备鬼叉,我一拍脑袋,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原来是被骗了,这些根本就不是幽冥府的厉鬼,它们可能只是一些游荡在阴间的厉鬼,为了方便行坏事,弄了顶轿子,假借了幽冥府的名头,难怪我连续报了几次名号,它们都没什么反应,估计是根本就不知道我。

  我走上前去,看了看这自称漕诡的家伙,冷冷地说道:“你倒是胆子够大,知道冒充幽冥府的名头是多大的罪过吗?”

  漕诡这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一刻不停地求饶说道:“大师饶命,我们几个厉鬼就是混混日子,要是知道您本事这么大,我们肯定不会冒犯您。”

  我冷笑一声,这家伙也算是没有眼力见,我的防御阵法这么厉害,它就该看出来我的本事,我正想打开流火葫芦收它,它也急了一下子哭喊道:“大师,别收我。我,我有情报和您交换,您千万别收我啊,被您收了,要么就是进了炼鬼堂被那些人间门派的弟子练手,要么就是被炼制成个钟鬼器,生不如死啊。您别收我啊!”

  我一愣,这家伙说有情报,我最近也的确没有关注过阴间,于是便说道:“说来听听,若说说的不好,说的我不中意,你还是难逃被收的命运。”

  这漕诡许是看见了一丝丝的希望,立马换上了一张笑脸,这厉鬼的表情换起来和换书页似的。

  “我们敢打着幽冥府的旗号出来混,也是因为最近幽冥府发生了一件大事,大量的鬼差都离开了幽冥府外出公干,为的都是一个目的,弄的阴间鬼魂们都不安定,大家都很害怕却也好奇。我生前一个朋友是在幽冥府内伺候的小鬼,前些日子我和它碰面,它告诉我,这幽冥府内出了大事,听说是幽冥府中白凡少爷不辞而别,惹怒了那位大人,整个幽冥府的阴司都出来寻找白凡。不过目前还没有什么线索。我一看这情形,才想出了这么一招假冒阴司的方法。”

  这货说起来也不笨啊,怎么眼力见那么差呢。不过白凡居然会违背幽冥府之主的命令,离开幽冥府,这倒是大新闻。

  “好了,这一次可以放你一马,不过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抓这姑娘?”

  我指着二楼问道。

  “这姑娘的母亲过去和这红衣女鬼有仇,死后她母亲投了胎,这红衣女鬼就想弄死她女儿,不过她女儿有些奇怪,不能被上身,就是阳火弱了些,我和这红衣女鬼也算是有些交情,就给它出主意,用渡阴气的方法控制这姑娘,慢慢磨死她。”

  我一愣,原来如此,看似复杂的案情总有一个简单的理由。我挥了挥手,让这所谓的漕诡大人回了阴间,不过它刚刚说小茹无法被上身,倒是让我有些在意。

  人身上的阳火若是偏虚,被厉鬼盯上之后,很可能被附身,一旦被附身,那生死可就由不得自己了。

  之前我倒是没看出来,这小茹的身上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秘密,回到了房子里后,打开了小茹的门,看见这姑娘躲在床上,吓的不轻,离着阿呆远远的,我尴尬地问道:“阿呆,你怎么她了?”

  阿呆瓮声瓮气地说道:“这个,我什么都没干,只是刚刚闲来无事磨了磨牙和指甲,她看见了,就吓成这样了。”

  此时小茹将枕头扔了过来,然后大喊道:“它是僵尸,是僵尸,我看过香港片,你是个坏人,你想怎么样?”

  我叹了口气,忽然感觉这姑娘还是之前傻傻呆呆的样子比较可爱,现在一惊一乍地看着让人觉得倍儿烦,当然我也能理解,毕竟她是个普通人,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见到这些超出自己理解的事物,肯定非常害怕。

  “厉鬼都已经被我封了,你没事了,不过有些事情我要问问你,你的八字告诉我,还有你小时候的一些经历也告诉我,我需要了解一下。”

  小茹听了我的话,看了看我,眼睛里微微闪烁出一丝丝的疑惑不过还是开口告诉了我她的出生年月日和时间,以及小时候的情况。

  从各个方面来看,她虽然八字偏轻,但是也不至于不能被厉鬼上身,而且小时候也没有什么古怪的经历,和大部分人一样,读书,打工,除了父母死的比较早以外,没什么奇怪的经历,她父亲和母亲都是生病死的,只是这些和小茹没关系,她的命格看起来不像是克父母的命格。

  我正疑惑呢,搓了搓手,忽然想到了还有梦境这一招,我挑了挑眉毛,对着小茹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一下。”

  小茹警惕地走了过来,这姑娘到现在还是不信任我,我苦笑着摇摇头,让她将手放在了我的手心之上,接着让她闭上眼睛,我的心口有金光缓缓飘了出来,我一瞬间进入了她的梦境世界之中,和别人一样,全部都是一片片如同镜片一样的画面,而且没有任何的问题,看起来很正常。我往她记忆的最深处走去,忽然看见在她记忆的最深处,有一片乌黑的画面,这画面给我的感觉竟然和上一次我在蓉小欣的记忆中看见的黑色画面很相似!

  我毫不犹豫地走进了这黑色的画面之中,果然和蓉小欣的记忆一样,一间黑色的小屋子,外面一片乌云盖天,下着大雨,狂风猛吹,小茹被绑着身子躲在地上,低着头,眼神无光,仿佛没有神智一般。

  接着房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走到近前,我心中一怔,还是那个和幽冥府之主长的很相似的年轻人,这是第二次我见到他了,他伸出手抓住了小茹的头,接着我看见他将什么东西按入了小茹的身体内,小茹浑身一震,眼睛里渐渐有了光,就好像是被人加入了灵魂一般,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低声说道:“我是谁?”

  此时那个长的很像幽冥府之主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说道:“你叫小茹。”

  接着黑暗的画面结束了,我从这片黑暗的画面里退了出来,甚至又一次被直接震出了梦境空间,回到了现实之中,看见站在我面前疑惑地望着我的小茹,她开口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我正要说话,却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我让小茹别出来,快步走了下去,一打开门,看见了一个浑身是伤,气若游丝的少年站在我的家门口,他慢慢抬起头,我大吃一惊,这少年竟然是白凡!

  “帮帮我,我在被追杀,帮我……”

  他声音很虚弱,一下子倒在了我家的大门口,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一阵哭泣呜咽之声,有大批阴司冲着这边过来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