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不开眼的无常阴司!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小茹惊慌失措地跑进我家,然后一开口就说那个红衣女鬼不是她的母亲,我露出一丝淡笑,说道:“先坐吧,在这里绝对安全。”

  然后我去给她泡了杯热茶,她喝了一口,压了压惊才说道:“我是来上海打工的,前些天开始我就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后来就一直以为自己在睡觉,醒过来之后就在你家了。刚刚我回到我租住的地方,一到家门口就看见自己的门锁坏了,进去之后就浑身打颤,我当时没敢出声,看见有青色的光在房间里跳动,我悄悄躲过去,看见有一个身穿红衣的女鬼和一个满头烂疮的老鬼在说话,还说什么要将我抓回来的事情。我一害怕,发出了声音,之后它们想追我,我就跑了出来,刚巧遇上民警来找我问话,两个厉鬼没有跟来。我和民警说家里进了鬼,他们说我是不是神智不正常,就走了。我害怕,就来找你了。”

  听到这话,我微微一笑,这笑里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她的门锁其实是我弄坏的,第二层意思是笑她刚刚骂我神经病,然后就被别人说神智不正常。

  “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不行安排我回老家,我害怕啊!”

  恢复正常的小茹还是挺活泼的,我摇了摇头说道:“厉鬼可是会跟着你的,好了,等一下你跟着我的朋友上楼去,他会保护你的,那两头厉鬼还是我来对付吧,你不要下楼。”

  小茹将信将疑地看了看面如表情站着的阿呆,特别是看见了阿呆一双绿色的眼睛,面色又难看了下来,指了指阿呆说道:“他,是不是也不是人啊?”

  我尴尬一笑,总不见得告诉她阿呆是僵尸,而且还是僵尸中的顶级存在,挥了挥手说道:“他叫阿呆,就是面相比较凶,戴着的是美瞳,别介意。”

  小茹嘟囔了一句:“大男人还要戴美瞳,真是的……”

  接着就跟着阿呆上了楼,我看了看时间,已然快11点了,我倒是不怕这两头厉鬼来找我,就怕它们不敢来,耗了个十天半个月,那我可是没这么多的时间和它们纠缠。

  于是我站起身,看着正在顺着楼梯往上走的小茹喊了一句:“把你的外套给我!”

  她一愣,不过还是顺从地照办了,将外套丢给了我,我拿过她的外套,然后用剪刀在黄纸上剪了个人形的符纸贴在了外套上,念了一句咒,这符纸竟然一下子贴合在了衣服上,我将符纸和衣服放在了门前,又在四周布置了一个小的困阵。

  有时候鬼也是要骗的,这小黄人叫做障目术,不算是比较高深的方法,不过是用来迷惑厉鬼,让它们认为自己看见的是小茹而不是一件衣服。

  做完这一切后,我走进了庭院之中,等着外面有动静再出去,过了半个小时,门外有阴风吹过,而且很浓,应该是有道行更深的厉鬼来了,可能就是红衣女鬼所说的那个苦头鬼。

  不一会儿,门口就有了反应,先是衣服被撕成了碎片,接着是一声愤怒地吼声,不过这吼声听起来也是有气无力的,我趁机往前跨了一步,一下子拉开了大门,右手对着门外白光一扫,果然有厉鬼大声哭喊道:“你,你骗我,我的魂体,好痛啊!”

  我冷笑一声,果然看见匍匐在地上的是一头满头烂疮看起来如同老头一般的厉鬼,这厉鬼在白光之下半边魂体已经被烧成了黑灰,剩下的半边看起来也怪渗人的。

  “哼,区区一头厉鬼,也敢到我府上来抓人,你胆子也太大了!”

  我一把抓住这苦头鬼的头,手心之中白光再次一闪,紧接着苦头鬼惨叫一声,彻底化作了黑色的飞灰,这一幕发生的很快,就在此时,我布置在房子周围的防御法阵有了反应,金色的雷电猛地往空中一蹿,击中了天空中的红衣厉鬼,红衣厉鬼浑身一抖,被打落了下来。

  我冷着脸走了过去,看见红衣女鬼在防御法阵的攻击下,浑身打颤,脸上有鲜血往下流,看着就怪可怕的。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大师,我不是故意的!”

  红衣女鬼哀求道,这声音听着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不过我却没有心软,走上前去正要灭了它,却没想到前方有一阵摇铃之声传来,我抬头一看,却见到黑暗的街道上走来两个无常,一黑一白,分左右而立,跳着向我走来,速度很慢,见到我之后,这俩阴司估计是新人不认识我,白无常厉声对我喝道:“凡间阴阳代理人,此女鬼我们幽冥府漕诡大人要收了它,你还是速速退去,这里交由我们来处理。”

  我一愣,笑了笑问道:“漕诡大人?幽冥府的阴司?高级阴司?”

  黑无常苦着脸说道:“哼,你不需多问,此女鬼我们要带走,你速速让开!不然我们连你一起拉入阴间,让你尝尝阴间刑罚之苦。”

  我虽然对于它们俩的威吓并不害怕,不过既然幽冥府要收了这厉鬼,我自然没话说,摊开手,让开了一条路,说道:“那你们两位请把。”

  白无常走过来锁链套住这红衣女鬼的身子,将它拉住,往后拖,但是这红衣女鬼却反而不哭泣,脸上倒是有了几分“我安全了”的表情,看的我心中暗生疑云。

  不过幽冥府的事情我还是别插手,正准备回家,却看见黑无常指着我家的防御法阵说道:“速速将你家的防御阵法去掉,我要上楼拿人。”

  我这倒是一愣,皱着眉头问道:“到我家拿人?拿谁啊?”

  黑无常指着二楼,粗声粗气地说道:“这红衣女鬼的案子已然申报到了幽冥府,漕诡大人说了,要带着这叫做小茹的女子去阴间盘问,你速速撤掉防御阵法,我要带人走。”

  所谓人有人路,鬼有鬼道,人犯罪自然有人间的法律来管,鬼犯错却是交由阴间的阴司来管,何时阴司还要拿活人了?

  “她可是个活人,活人也归你们阴差管了?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我这话里透出一点不满,对面的黑无常立刻凶芒毕露呵斥道:“小小的一个阴阳代理人,竟然还敢质疑我们阴司做事,找死吗?”

  我冷笑一声,双手环抱在胸口,往前跨了一步走进了防御阵法内,冷冷地说道:“我就在这阵法内,你若是有本事,或者是你的漕诡大人有本事,就进来拿人,不过最好别来阴的,不然的话,惹怒了我,你们整个幽冥府都不消停。”

  这黑无常听见我的话后,手上锁链挥舞,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今天看我破了你这阵法,拿你去阴间治罪。”

  我一动不动,看着这家伙的铁链砸在了防御阵法上,结果还没碰到我,就被金色的电光给冲击在了身上,黑无常立刻被击飞了出去,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它从地上飘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身子露出痛苦的表情,低声自语道:“好厉害的阵法啊,莫不是真的踢到了铁板?”

  我却不作声,对它招了招手,示意它继续攻过来,黑无常不信邪,一声大喝再次冲了过来,这一次的结果和上一次的结果分毫不差,被打退了出去,摔的比上一次还惨。

  “该死,这是什么阵法,为何这金色电光如此厉害!”

  它龇牙咧嘴地说道,浑身都在打颤。

  “哼,既然你不行,就让那位漕诡大人来,若是还胡搅蛮缠,也别怪我没了耐心,我端木森的家门,也不是好惹的!”

  我自报了一声家门,满以为这黑无常会知道我的名号,结果这货居然扶了扶头上的黑帽子,连滚带爬地逃入了阴间。

  看着这货滑稽的样子,我的嘴角倒是露出了一丝冷笑,不过心中却满是疑惑,这红衣女鬼看来来头还不小,在幽冥府还有靠山啊。

  第二天晚上,才过了9点多,街上无人之时,便来了鬼客,阴风开路,我面带笑意,看着小巷子的深处有一顶轿子被抬了出来,黑色的轿子看起来不大,却有四个小鬼抬着,一颠一颠地向我家飘来,昨晚来犯的黑白无常和红衣女鬼都在这轿子边上,到了我家门口之后,轿子停了下来,里面传出来一声阴森森的声音:“我是幽冥府漕诡,谁打了我手下的阴司啊,速速出来受死!”

  一听这话我更加乐了,小的不开眼,大的也不开眼,我哈哈一笑说道:“就是我。”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