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三章 渡阴气

  这木讷的小姑娘竟然叫面前的红衣女鬼妈妈!

  这是让我都愣住了,不过很快我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别看我现在有些道行了,但是面对厉鬼,无论你多厉害,都疏忽不得,大意失荆州啊!

  这红衣女鬼倒不是非常吓人,除了面皮有些惨白以外,和普通人还是比较像的,而且眉宇间也有一份焦急而不是威吓的神色。

  “她是你母亲?你母亲是个厉鬼?”

  我厉声喝道,但是这小茹这姑娘却还是神神叨叨的,看起来很不正常的样子。我走过去拍了拍小茹的肩膀,她还是傻傻的样子,我皱着眉头一挥手拍了下她的天灵盖,接着镇魂符往她的额头上贴了一张,她浑身一抖,张开嘴,从她的嘴里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气息便是阴气,呈青色,很绵长,在空中缓缓地散开,飘散在空气里,小茹才渐渐的有了一丝丝的清醒。

  不过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鬼渡阴气,所以她的神智之间还是有些傻傻痴痴的样子。小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红衣女鬼,先是一惊,接着双眼流下了泪水,开口用很慢地语速说道:“母亲……”

  这下子我不得不承认,这红衣女人还真是小茹的母亲,可是为什么这红衣女鬼要害自己的孩子呢?厉鬼给活人渡阴气的同时,就是在吸收人的阳气,阴气对人体是有巨大伤害的,特别是像小茹这样的纤弱少女,本来八字就不一定重,肩膀上的阳火也很微弱,还被厉鬼渡阴气,难怪变成了傻傻痴痴的样子,而且时间一久说不定还会危及生命。

  “你为什么给你的女儿渡阴气,想害死她吗?”

  我厉声问道,这红衣女鬼立刻跪在了地上,哭泣着说道:“大师饶命啊,我不是故意给女儿渡阴气的,只是她天生八字就轻,阳火也弱,总是会引来一些奇怪的鬼怪,我还在世的时候还能求求神佛保佑保佑她,如今我死了,家里就剩下了她一个,很多阴魂厉鬼就找上了她。我为了保护她,就没入阴间,而是陪伴着她。只是最近有一个厉害的苦头鬼盯上了小茹,我骗这苦头鬼说小茹已经死了,被人炼制成了行尸,它不相信,我就给小茹渡阴气,骗这苦头鬼。”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但是厉鬼之言不能全信,我想了想后说道:“你为何会变成厉鬼?”

  这红衣女鬼想了想后说道:“大师说来惭愧,我为了养活我女儿,自己开了一家小的服装店,一日服装店的灯泡坏了,我为了换灯泡,就爬上了梯子,结果谁知道不小心触电死了,当时小茹就在场,看着我被触电而亡,所以她很害怕灯泡,如今出来租房也基本不用电灯。”

  而我放心不下小茹,便从木讷无知的阴魂变成了厉鬼,诶……

  若是按照这红衣女鬼的说法,她还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啊,我点了点头说道:“这样,这个女孩交给我来保护,你速速去阴曹地府报道,早点转世轮回,你这样给自己的女儿渡阴气,不仅不能救她,反而害了她。”

  红衣女鬼听了我的话,显得有一些迟疑,看了看小茹,之后对我磕了个头说道:“大师,能不能让我陪着我的女儿,等你收服了那头苦头鬼之后,我再离开,我可以帮您将苦头鬼给引来,可以吗?”

  红衣女鬼倒是主动请缨,我一愣,盯着她看了好半天,冷笑一声说道:“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一般来说,厉鬼的话都是不能信的,无论它装的多可怜,都没有用,师傅过去对我说的话也是行话,鬼就是鬼,切莫用人的感情来衡量。

  你看似这一对贵母女非常情深,但是细想下来,这小茹痴痴傻傻,从头到尾只是叫了一声这红衣女鬼母亲,是不是被蛊惑了现在还看不出来,这红衣女鬼看似可怜,为了女儿牺牲极大,连投胎转世都放弃了,不过这是不是演出来的,也只有它自己知道。

  不过它说能将苦头鬼给引出来,我倒是乐意的很,毕竟距离徐桃给我答案还要五天的时间,就算这苦头鬼是鬼王实力又如何,我也不怵啊,只是想瞧瞧这些厉鬼耍的什么把戏。

  红衣女鬼点了点头,飞出了窗外,而我却没有将小茹留下来,带着她回了我的家。小茹应该是被渡阴气多次,要彻底唤醒她的神智,就先要让她肩头的阳火重新燃烧起来。

  人的阳火连通人的元气,如果一个人平日里一口气上十楼不喘气,说话之时中气很足,面色红润,那便是元气充足的表现,另外,也可以根据你十指之上月白数量的多少来判断,八根手指有月白,月白占据指甲的四分之一,呈乳白色为最佳,此人身体一定很好。

  要帮小茹补元气并不容易,首先是食补,人参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好的参劲头太大,对女孩子不适宜,退而求其次,我选择了车河子,让她吞食了车河子煮的中药之后,又去菜场买了几只公鸡回来,杀了之后将公鸡之血混入浴缸中的水中,让阿呆带着小茹进入浴缸中浸泡。

  公鸡之血乃是阳血,刺激她身上的阴气外泄,过了一个小时后,我让阿呆带着小茹出来,披上衣服。之后我走进浴室内,却看见这浴缸内的水全都变成了青色,一点都不热,入手一片冰凉,我冷笑一声,这红衣女鬼给小茹渡了这么多的阴气,还说是自己的女儿,就算是要帮小茹蒙混过关,也不至于做的这么绝吧。

  接着我让小茹在房间里睡了两个小时,点燃檀香,凝气安神,两个小时后,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尖叫,我走进房间内,看见小茹从床上惊醒了过来,满头大汗,看见这汗水我嘴角就露出了一丝笑容,能出汗就说明这姑娘身上的阴气排出来了。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谁?”

  她吃惊地问我,接着看了看自己身上基本没穿衣服,立刻裹紧了被子,满脸惊恐。

  “我叫端木森,这是我的家,是我救了你。”

  我简单地说道,小茹却大喊大叫起来:“你,你先把我的衣服给我,我不要光着身子,你没对我做什么吧!”

  这声音真是高八度啊,喊的我耳朵都痛了,揉了揉耳朵我让阿呆将小茹的衣服拿了过来,扔给了她,片刻之后她穿戴整齐才从房间里快步走了下来,正想离开我家,却被阿呆拦了下来。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报警了啊!”

  她肯定是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我笑着摇摇头,说道:“你可还记得今天之前的事情?”

  小茹一愣,低头回忆了片刻,最后摇了摇头,反而质问我道:“你,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我耸了耸肩说道:“我是一个阴阳代理人,在街边的拉面店里偶然间遇见了你,当时的你神志不清,身体内充斥着阴气。之后我跟着你回家,发现一只红衣女鬼在给你渡阴气,当时我救了你,你却说这红衣女鬼是你的母亲。因此,我放过了红衣女鬼,而你一旦离开这门,会有更多的厉鬼来找你。当然,如果你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就大可以出门去,我是无所谓的,反正别死在我的院子里就行了。”

  我说完之后看了她一眼,这小妞只骂了一句:“神经病!让我走!”

  我看了阿呆一眼,阿呆让开了一条路,小茹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现在是晚上9点多钟,这姑娘也是正常人听了我这么一大堆说辞,还莫名其妙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醒来的时候全身赤裸,我想应该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

  我没追她,本来管这事情就是我闲来无事出手帮忙,既然这小茹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那就让她自生自灭吧,打开电视看了看,新闻里还专门报道了白天我们街上拉面店的火灾新闻,警方说是因为天气原因造成窗帘自燃,不过这种说辞在我看来,简直就是放屁。

  我猜测多半是痴痴傻傻的小茹自己点燃的,然后见到火光后吓了一跳才会大叫,至于老板为什么会死,这我还不知道,不过应该也和小茹有关系,这姑娘现在离开我家,不仅是被厉鬼盯上了,应该也已经被警方列入了怀疑名单之中。

  到了晚上10点多,我正准备关电视睡觉,结果铁门一下子被敲响了,我让阿呆去开了门,却看见这个叫小茹的姑娘惊慌失措地冲进了我家,满脸惊吓地对我说道:“我信了,我信了,那个红衣女鬼不是我的母亲,我不认识它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