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二章 鬼女孩

  去找灵探徐桃只是为了问一些事情,徐桃这家伙有一个不太好的习惯,他不接受电话询问,要找他咨询要么就是帮他的忙,要么就是给钱,不过都是要当面和他交流。

  圈子里有能耐的人都有点怪脾气,这也是没办法的。

  到了上海之后,我身上的伤还没好透,当然不希望为他工作,钱倒是不缺。上一次来见徐桃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两年未见,徐桃这家伙还是老样子,躲在办公室里打游戏,看见我之后,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什么风把我们轩辕家族的家主给请来了,真是稀客啊。”

  我扁了扁嘴,一屁股坐下来接着说道:“来找你咨询几个事情,第一,有没有可能有人能活上万年还不死?第二,方诸山是不是真的存在?第三,鸣泣刀都已经碎裂了是不是有可能重铸?”

  我这三个问题每一个都不是好回答的,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灵异人士也都答不出来,不过徐桃号称是我们圈子里各方面知识最渊博的,所以我才会直接飞来了上海。

  徐桃关了电脑,看着我,没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开口说道:“我知道你身价现在不菲,不过你这三个问题,我也没有准确的答案,需要查一查资料,你给我五天时间。”

  我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转头说道:“有消息直接来我家吧,我的电话又坏了,这几天可能才去办电话卡。”

  这一次回来,我就带着阿呆,家里也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回到家,打扫了一下卫生,正准备出门吃点东西,却意外地看见门口的信箱里倒是放了一封信,走过去拿了出来,这信上面写着:端木森,我在外滩边上的私人会所定了位置,还请一聚。

  也没有署名,我看了看日期,还是半个月前寄过来的,冷笑一声直接将这信丢入了垃圾箱。阿呆这家伙跟在我后面,本来这条街就是我的了,不过大战之后又被国家给收了回去,当然补偿了我一部分损失,如今回来才发现,街面上店铺又多了起来,有好些生面孔。

  我顺路走进了一家日式拉面店,喊了一声:“老板来分猪骨拉面,浓汤。”

  然后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了下来,外面的天渐渐暗了下来,店里还不算太热闹,一共有三个服务员,两个做面的师傅,老板估计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面很快就端了上来,只是给我端面的姑娘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面条放下的时候可能是烫手,一下子给洒了出来,汤汁溅到了我的衣服上,我往后躲了一下,服务员小姑娘这才回过神来,立刻对我低头说抱歉,还拿出纸巾给我擦衣服,我瞟了她一眼,只看见她眼袋很深,面色有些发白,而且我还看见她双手手背上有黑色的纹路,一般出现这种情况的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有严重的贫血症状,另一种就是这个姑娘常年被厉鬼纠缠。

  不过无论哪样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本来生意就不好,老板一看我们这边的情况,立刻跑了过来,再一看我身上穿着的衣服很名贵的样子,立刻将服务员拉到了一边,对着我抱歉道:“对不住,对不住,您这衣服挺贵的吧,我们服务员粗手粗脚的,您大人大量不要介意。”

  我倒是没生气,谁没出过错,摇了摇头说道:“没事的,下次小心一点。”

  老板见我不计较这才露出了笑容,还说要给我免单,我笑了笑说不必了,拿起筷子开始吃面,对面的小姑娘低着头一言不发,老板对她厉声呵斥道:“去后厨帮忙去,别出来了,今天工资扣掉!这个星期你已经是第三次心不在焉,又打碎盘子,又是惹怒客人,你再这样,就别在我这店做了。”

  姑娘立刻点点头,看起来有些委屈的样子,跑进了后厨,我也没在意继续吃我的面,付了钱之后,离开了拉面店,往回家的方向走,然而,才走了没几步路,后面就传来了人们的大喊声,接着我看见有火光从刚刚我吃面的拉面店里冒了出来,接着好几个其他客人也都跑了出来,附近的邻居和路人也都纷纷帮忙扑火。

  我皱着眉头折返了回来,怎么说起火就起火了呢?我正疑惑呢,却看见店员全都跑了出来,唯独不见老板和刚刚被训斥的那个小姑娘。

  这火烧的不严重,不过却很蹊跷,我混在围观的人群中,听见几个店员和大家说着话。

  “我刚刚正在后面洗盘子呢,就听见小茹一声大喊,接着就看见有窗帘被点燃了。”

  “是啊,当时这火蹿的真快,还好老板让大家先跑了,自己去拿灭火器。不过老板怎么还没出来啊,奇怪了?”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际,从被烧的面目全非的拉面店里跑出来一个人,正是之前给我端面的那个女服务员,她跑出来之后,大家立刻围了过去,问她老板人呢?她也不说话,也不作声,只是低着头,看起来就像是受了惊吓的样子。

  只是在我看来,却不是这样的,一般的姑娘遇到这种着火的场面,应该哭哭啼啼才对,而且肯定惊慌失措,甚至还可能精神不正常的大喊大叫,但是这个姑娘太镇定了,就好像身上的魂不在了似的,木讷的很,别人问她什么话她都不开口,很奇怪的样子。

  我皱着眉头,一直看着这个姑娘,过了片刻之后,火警赶到检查了现场之后,从里面抬出了一具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从穿着和体型来看,应该就是这家拉面店的老板!

  “啊,老板死了,怎么会?”

  “好惨啊,都少的不成人形了,真可怕!”

  四周的人都被吓坏了,甚至有几个男同志也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刚刚还好端端的一个人,转眼之间就被烧成了这幅模样,这让四周的人也都有些接受不了。

  火警和赶来的民警负责给四周的邻居还有店员录口供,也让我们这些围观的人都散了,只是我没走远,而是等在了前面一条小巷子里,在我看来,这拉面店突发火灾八成是和刚刚那个叫小茹的姑娘有关系。

  等了一个多小时后,警察也都散了,笔录也都做完了,天也暗了下来,我看见小巷子的尽头这个小女孩换了普通的衣服,低着头往前走,还是和店里的样子一样,不说话,甚至都不怎么看路,而是看着地上,头上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却不知道收拾一下。

  她穿过巷子口,我缓步跟了上去,首先我看了看她的影子,很淡,有一个很通用的方法,来看一个人的阳气是不是充足,就是看一个人的影子是不是很淡。

  这个小茹的影子很淡,而且,我能感觉到她肩头的阳火仿佛随时会熄灭一般,一个人的阳火若是熄灭了,那就等于是没了保障,鬼魅之物自然会入侵,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她的家看起来并不远,绕了几个弯之后,进了一片老式的小区,然后走进了其中一栋楼,上了二楼,我没和她搭话,而是等她进了房子,却发现,她进了家门也不开灯,而是点了一支蜡烛,这更加让我奇怪了,这年头就算你再穷,租得起公寓难道还用不起电吗?再说了,买蜡烛的钱和你用一个灯泡的电费,其实差不多。

  这一点让我更加奇怪了,守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蜡烛熄灭了,我正想离开,忽然背后有一阵阴风吹过,此时老式小区内只有一盏路灯,阴风吹过路灯,路灯一晃一晃,很快就熄灭了,阴风吹过树梢,花丛,风中传来低低的哭泣声,我猛地转身,却见到这阴风钻进了小茹的家里!

  我心道不好,立马跑上了二楼,敲响了小茹家的门,但是半天却没有人开,心急之下,我也顾不得这么多,烈焰一喷,将门锁给烧断了,接着直冲进去,却看见房间里一片漆黑,有淡淡的鬼气密布,我冷哼一声,镇魂符飞出去几张,房间里顿时亮了起来,不过随即从房间里传出来一声尖叫声!

  小茹这房子是一室一厅,卧室只有一个,我立马冲进了房间内,正好看见有一个红衣女鬼站在小茹的身边,嘴对嘴在给她过阴气!

  “找死!”

  我一声厉喝,正要出手,红衣女鬼此时也已经注意到了我,立刻冲向窗户边上,我一出手她哪里能逃掉,白光一扫,红衣女鬼立刻就痛的哭喊起来,而小茹此时也从床上爬了起来,木讷地看了看我们,然后眼睛痴呆地说道:“母亲,你来了啊。”

  她竟然叫这个红衣女鬼母亲!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