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一章 白莲花

  陆天涯心里很难受,从它出生在这片华夏大地上开始,它的心里就一直仿佛有一个洞,一个无论吃多少美味,吞噬多少人,都无法填满的洞,后来当它有了灵智之后,它知道这个洞叫做欲望。

  它的本体是饕餮,乃是上古魔兽之后,贪婪的代名词,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满足过的它,今天尝到了我的鲜血,心中竟然渐渐地涌现出了一丝丝满足的感觉。

  这种感觉美妙无比,让它无法忘记,所以它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吞了我。而此时的我躲在山洞的暗处,不敢露头,也不敢说话,耳边传来慕容飞鸟的声音,这女人出了一个太疯狂的计划,我听过之后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人能做到的?

  最让我吃惊的是,这计划全部听完之后我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个念头,这计划可行!

  慕容飞鸟的计划很简单,让我浑身接触武装,就带着她这根银色的发簪子走出去,然后趁着饕餮啃我肉的时候,将银簪子插入它的体内,坚持五秒钟不让它拔出来,慕容飞鸟就能结果了这妖怪。

  当然,这计划听着简单,也可能成功,而且慕容飞鸟给我的印象里一直是神秘的仙女,手段估计也是很高强,但是这让饕餮啃我肉的事情,听着就慎得慌,先不说我已经身受重伤,就算没有受重伤,被它啃两口,那也是要疼死的啊。

  然而眼下看起来也只有这个方法可用,山洞之上陆天涯还在四处寻找我,它的妖气散开,覆盖在我的面前,如果不是散仙印挡着,或许我现在就已经暴露了。

  几乎没有怎么认真的考虑,我就答应了下来,或许是内心深处对于慕容飞鸟比较相信,也因为这是目前来说,我唯一能够打败陆天涯的方法。

  我握紧了银色的簪子,走出了黑色的山洞,陆天涯在距离我十多米的地方,一见我,它的双眼立刻涌现出了逼人的光彩!

  “端木森,你躲的可真好啊!”

  都说欲望会使人失去理智,陆天涯的本体是饕餮,饕餮乃是天下欲望的化身,此时更是毫无理智可言,一下子冲着我狂奔了过来,身形在空中拉出了很长的黑色投影,我没有任何抵抗,就在它扑到我身上,接着再次一口咬住我肩膀的时候,我背在身后的手心一麻,银色的簪子脱手而出,此时虽然肩头剧痛无比,但是却比不上心里的焦急,我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另一只手很快就接住了银色的簪子,接着一挥手,刺进了陆天涯的后背!

  陆天涯正咬的爽呢,冷不防背后传来一阵淡淡的痛意,它还以为是我在攻击它,却毫不在意,而我心里却在默默地数数!

  五秒时间,对于一场篮球赛来说,或许是最后一次出手的机会,对于一次游戏来说可能是最后翻盘的机会,对于股市来说可能决定了无数人的财富,而对于我来说,这将是一次决定我是否能够活下去的时间!

  五秒,四秒,三秒,二秒,一秒!

  漫长的五秒钟,听起来像是病句,但是对于我而言,这却是我心中真实的写照!当银色的簪子上面冲出一道白光,缓缓凝聚成慕容飞鸟的模样,当饕餮因为感受到危机而向后狂退的一刻,我瘫倒在了地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慕容飞鸟的工作了!

  “你是谁?”

  陆天涯对着天空中由光组成的慕容飞鸟大吼,不过慕容飞鸟却冷冷一笑伸手一指它。

  “你本事上古魔兽一脉,代表原罪之中的贪婪,今日,我以方诸山的名义,收服你,你若反抗必死无疑!”

  慕容飞鸟的声音很庄严,手中散开一朵洁白的莲花,这莲花在风中缓缓吹散,散落在了陆天涯的身上,很快陆天涯就被无形的力量打出了原型,一头巨大的饕餮匍匐在了地上,哀嚎不止,声音里代表着深深的恐惧。

  “方诸山,道教圣地,你,你是谁!”

  饕餮的声音很凄凉,我无法想象刚刚还在我面前逞凶的饕餮此时竟然在一朵白莲花的镇压之下就无法动弹了,而且浑身的妖气全都被镇了下去,根本就没了刚刚的凶焰!

  “你服不服?”

  慕容飞鸟再次捏了一个莲花手诀,天空中的白色花瓣上有电光闪烁,惊的这饕餮面色大变,立刻喊道:“服了,我服了!”

  慕容飞鸟冷哼一声,大袖一挥,庞大的饕餮竟然就消失不见,凭空从我面前失踪了!而我则看着对面的慕容飞鸟,露出了一丝震惊的表情,这应该不是本体,而是她寄宿在这银色发簪子上的一丝魂体,但是仅仅是一丝魂体竟然就能够如此轻易地降服饕餮,此等本事,可谓惊为天人,而且刚刚饕餮和慕容飞鸟都提到了道教圣地方诸山,这可是传说中圣人静修之地,是不是存在那都是两说。

  慕容飞鸟缓缓落下,站在我的面前,我惨然一笑,肩膀上流血不止,这一次虽然没断了手臂,不过也差不多了,肩膀上的伤口我甚至都能够看见骨头。

  “端木森,将来有一天,你会来方诸山见我,也会来见家师,你的宿命逃不过那一场劫难,你好自为之,这昆季的枯骨你可利用,也算是一大助力。”

  慕容飞鸟说完之后身子一晃,白光消失,银色的簪子在光芒之中化作因为的粉尘落在了地面上,而我只来得及骂了一句:“娘的,亏大了,被咬了一口换了一具对我没屁用的枯骨,我又不是饕餮,难道还能吞了这枯骨不成!”

  不过说归说,我还是从四周的草丛里找出了卫星电话,这玩意儿可真是耐摔,勉强拨通了周易的电话之后,根据卫星电话上的定位系统,让他们开船来接我。

  当远处的船只缓缓驶来,我听见了鸣笛的声音后,才缓缓倒在了地上,喘了口气,昏迷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油田基地了,在基地内部我们配备一流的医疗队伍,我的手臂犯疼,低头看了看,已经被包扎过了,玉罕站在我身边,看着像是在调配药剂的样子。

  “老大,醒了啊,可把我们吓坏了,你失血过多,都生命垂危了呢。”

  玉罕冲我笑了笑说道。

  我的头涨的很厉害,揉了揉额头,想站起身来,不过身子一晃又坐了回去,感觉头很重,显然如同玉罕所说一样,这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后遗症,叹了口气,对着玉罕说道:“那座连环岛屿上有被绑架的很多人类女性,你们全都解救了吧,那些海族,愿意投降的也放一条生路,如果抵抗的就杀了。还有在中央的白色宫殿内有妖神昆季的尸骨,你们也挖出来,说不定将来有用。”

  玉罕听了我的话,走了出去布置了起来,而我则看着窗外碧蓝的大海,地球百分制七十被海洋覆盖,就算是陆地上的王者,在这片海洋上依然显得很渺小,仅仅是一个海族,仅仅是一个饕餮就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将来会遭遇的强敌会更多,我不由得有些叹气。

  而且我的身世依然成谜,十常侍的基地我确定自己没被抓进去过,但是为什么饕餮会看见我?它在说谎还是真话?

  一个个未知数在我心里,忽然感觉原本打败了十常侍有些轻松的心情,又一次沉重了下来,而且上一回对付陆长陵,最后鸣泣刀的碎片也被百里长风拿到了,感觉我的四周埋伏着很多的阴谋,这些阴谋都是危险,随时可能要了我的小命。

  “老大,老大啊!”

  我听见李迅的声音从房子外面传进来,接着这家伙一闪身跑了进来,脸上有惊喜的表情。我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惊慌?”

  李迅却对我说道:“我们收到蒋天心前辈消息了,他还发了张照片回来!”

  接着李迅将照片举到了我的面前,我一看,照片上是一个背影,穿着白色的长袍,在欧洲一条黑暗的街道上行走的男人,这个男人看背影应该很年轻,而且腰间别着一块绿色的翡翠,和四周欧式的环境比起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大叔在照片旁边写着:这就是许佛,我已确定,他乃是救亡者的真正头领。

  大叔没有打电话回来,而是拍了照片,留了言,显而易见证明了他那里情况的危机,我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拍了拍李迅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大家,比较复杂,另外通知一下在北京的索尔,就说我先回一次上海,找一下灵探徐桃。”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百五十一章 白莲花”

  1. 回复 2016/09/26

    七宗罪

    饕餮代表的是暴食不是贪婪好不,上一章就看到作者说是贪婪就没说了,但是这一章慕容飞鸟说饕餮代表的是原罪里的贪婪我就得说一下了,七宗罪分为暴怒、傲慢、贪婪、暴食、色欲、懒惰、嫉妒,其中饕餮代表的是贪食,贪食是贪食贪婪是贪婪请不要搞混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