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四十一章 渔村怪事真相!

  很显然,我看的出来,一年之中驱鬼三次,但是这个乔信驱鬼之后,被附身的人都死了,这种事情绝对不是巧合就能解释的。

  而问题,就出在了他黑色布袋里的金色石头上。

  我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想要去捡他的黑色布袋,乔信双眼一睁,大喊道:“你干什么?”我没理他,一把将黑色布袋躲了过来,然后将里面的金色石头给倒了出来,他则像是发疯一般,将金色石头都抱在了怀里,可是却也不敢抱的太紧,很快就又塞回了黑色布袋子里,不过此时的我已经拿走了一块。

  “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村民死亡的原因!”

  我将金色石头放在手心里,接着外面的阳光一照,金色的石头上很快就有光照了出来,然后金色的光又一次碰到了我的皮肤,我的皮肤很快就被烧出了一个小黑斑。

  “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这金色的石头遇到光就会发出能够灼烧事物的光芒,所以你用黑色布袋装着这些金色的石头,我想就是为了防止自己或者是别人受伤吧。”

  我这么一说,对面的乔信默不作声,走过来将金色的石头夺了回去。

  这老头不吭声就代表默认了,我则继续说道:“我是个阴阳代理人,在灵异圈子里也混了十来年了,对于一个人是不是真有本事驱鬼,还是装模作样,我一看便知。你身上没有灵觉,根本连鬼都看不见,你能驱鬼全靠这种金色的石头,因为在没有光的地方,这金色的石头能够吸魂。上一次我在你身后看你驱鬼,你将这金色石头倒出来后,放出了黑暗中,它一定会吸扯阴魂,阴魂和被它附身的人一起靠近金色的石头,挣扎痛苦一番,阴魂被吸走,金色的石头才会发黑,然后你再开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本事很大,不过是依靠了外物而已。”

  乔信的脸上有一些挂不住了,冷冷地说道:“你应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村民会在我驱鬼之后死,而不是来嘲笑我。”

  听了这话,我冷哼一声,开口道:“你的村民会死,至少昨天的那个村民会死,是因为这金色的石头质地并不算非常坚硬,上面经常会有一些金粉洒落,昨天那个女人被阴魂附身后,和这金色的石头接触太多,因此你一开门,光芒一照射,她身上的金粉吸收了足够的光芒,立刻就会出现燃烧迹象,身体机能受到伤害,自然会吐血,然后身亡。”

  说话间,我指了指地面,刚刚掉落过金色石头的地方,此时也有一小块细小的金色石屑,在眼光的照射下,我们说话间,变开始放出微弱的金光,旁边的木头已经有一点焦痕了。

  “你放屁,这是,这是海神给我的礼物!怎么可能会害人,这是宝贝!”

  乔信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吭声。

  “海神?如果你是指昨天我们看见的那个巨大的怪物,和今天对那个暴发户出手的怪物的话,我只能说,你真是一个很无知的人。你不懂驱鬼还非要扮演成大师,你根本没有调查,就认为两个怪物是海神,真是让我感觉你很可笑。这三个村民,我敢说,就是因为你间接被害死的。”

  我这话说的还是比较重的,乔信面色很难看,站起来后,对着我吼道:“你可以走了出去出去,我们村子不欢迎你!”

  自然,我是不会和一个老头子,而且是没有灵觉,不会功夫的老头子动手的,带着阿呆离开了村子后,我没有直接通知周易他们来接我,而是在村子附近的树林里躲了起来。

  刚刚乔信的话里说漏了嘴,他说这金色的石头是海神大人送给他的,我可不认为那两头怪物会送给他金色的石头,所以他说的海神一定还有别人,而听过我的话后,心里内疚而且对这石头充满了质疑的乔信肯定会想办法和那个送给他石头的人联系,我到时候就能知道,这个送出奇怪石头的海神,是什么来头了!

  等到了晚上将近8点多,村子里已经静悄悄的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乔信一个人举着手电筒,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村子,老家伙走的不快,我慢慢地跟着他,看见他走到了祠堂前。

  祠堂一直是锁着的,而且乔信不让人拆,如今看来,这些看似零碎的事件,拼凑起来之后却是完整的画面。

  乔信用钥匙打开了祠堂的大门,走了进去,赶忙走到了祠堂门口,然后趁着门没关紧的时候,往里面塞了一张顺风耳符和一张千里眼符,塞好之后,我躲到了祠堂后面的围墙背后,将两张灵符的子符拿了出来。

  此时的祠堂内一片漆黑,什么人都没有,除了乔信走路的声音以外,我听不见任何的动静。他走到了牌位前,将案桌上的两根蜡烛点亮了,点亮之后,他将所有的金色石头放在了桌子上,还有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木牌,放在桌子上,这木牌之前我没看见过,此时亮光不够,我看不清这木牌的样子,乔信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双手举过头顶,连拍了三下之后,木牌一下子从案桌上竖了起来,此时我才看清楚,这木牌上刻着的是一个“海”字。

  “下界弟子乔信,恭请海神使者大人现身一见!”

  乔信恭敬地喊道,木牌此时微微转了一圈,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我背后的海里似乎有什么动静,海水在扑腾,动静越来越大,我赶忙躺平,给自己面前放了一个散仙印,就在散仙印成型的一刻,一道黑影从海水里冲了出来,飞过我的头顶,最后冲进了祠堂内。

  此时通过千里眼子符,我看见一个浑身过着黑布,看不清脸,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个人类的家伙站在了乔信的面前。

  乔信一下子就跪拜在了这个古怪的家伙面前,磕头道:“海神使者,下界弟子乔信,本来不想打扰您,只是今天弟子有些困惑,有些事情想请教海神使者大人。”

  此时这个被乔信称为海神使者的家伙开口说话了,这声音挺闷的,听起来没什么特点,他说道:“念在你对海神大人一直忠心耿耿,准许你问问题。”

  乔信立刻露出笑容,一边千恩万谢一边问道:“海神使者大人,这金色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拿它来驱鬼,没想到驱鬼成功之后,人还是会死,可有解决的方法?”

  海神使者听了之后,语气变冷地说道:“哼,是你不懂使用方法,这是我们的海神石,你每次使用必须在黑屋内,借助微弱的光芒,刮下一些金粉即可。将金粉洒在有鬼的房间里,就能驱鬼。”

  乔信一听这话,立刻喜上眉梢,又是一阵磕头,接着继续开口问道:“今日,有怪物袭击了一个来我们村子的人,那个可是海神大人?”

  却不想这个所谓的海神使者此时隐约间眉头一皱,竟然大发雷霆道:“你问的太多了,告诉你,这不是你管的事情,最好别瞎问。我很忙,先走了。另外提醒你一句,那个端木森不是什么善类,你最好早一点将他赶出村子,留在你的村子里,迟早会祸害了你们。”

  听了这话,躲在暗处的我就不开心了,明明是他们这群家伙在骗这傻老头,怎么说着说着骂上我了呢?我一下子就扯掉了散仙印,从后面的围墙翻了出去,这个海神使者不能放过,他很可能知道海眼为什么会形成,也肯定知道这所谓的海神到底是什么。

  此时祠堂内传出来海神使者的声音:“好了,我走了,过一阵子海神大人有大计划,你带着你的村民躲远一点,轩辕家族的油田肯定不会留下了。”

  听上去,这所谓的海神还想对我的油田下手啊,我冷笑连连,趁着这个海神使者往门外走的时候,我已经快步走到了祠堂的门口,抬起脚踢开了祠堂的大门,我这一踢,立刻就惊动了里面正在说话的海神使者和乔信。

  “端木森,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信和海神使者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乔信老头的表情里更多但是惊慌,而海神使者则双眼一睁,往外一跳,身子竟然腾空而起,刚刚我就看他是飞进祠堂的,难道他还真是什么海神的使者,会神力不成?

  不过他还没冲出去就被堵在门口的阿呆一把抓住,按在了地上,我快步走上去,一把拉开了这个海神使者身上的黑布,顿时一惊,而乔信则也跟了过来,看见地上的海神使者真面目,也顿时吃了一惊,喊道:“怎么会是这样?”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