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四十章 强拆!

  这女子的死让整个场面安静了一分多钟,不过很快女子的丈夫就立刻失声痛哭了起来。我快步走了上去,皱紧了眉头,看了看这女子的死相,然后伸手翻了翻她的眼皮,嘴唇,这女人似乎是身体内部受到了非常大的创伤,但是只是被阴魂上身,怎么会引起这种情况,除非是长时间的附身才会破坏身体机能,而且刚刚这女人刚刚醒过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看不出任何有生命危险的样子。

  “诶,今年第三次了,乔爷说了,只是海神发怒的缘故。”

  我跟着乔爷走出了门,听见门口的人全都议论纷纷,乔信老头似乎心情很不好,一言不发,低着头,拄着木棍回了自己的房子里。

  而我,对他包里的金色石头很感兴趣,却一直没有开口问。

  晚上的时候,我就睡在乔爷的房子里,等这老头子有了鼾声之后,我才悄悄地爬起来,翻开了他的那个黑色的布袋,我从里面拿出了金色的石头,包里一共有五块,其中一块变成了黑色,我捏在手里,这石头一入手,立刻就能感觉到里面有鬼气在往外冒,我心中一沉,果然这金色的石头居然吸魂的功能,能够将灵魂强行吸入其中。

  接着我仔细看了看,这些金色的石头并不圆润,看起来断面的地方比较粗糙,特别是其中一块,上面更是有明显被砍过的痕迹,我心中疑惑,这难道是乔信从什么大石头上砍下来的不成?

  正疑惑呢,背后的乔信忽然翻了个身,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被他发现了,不过还好,鼾声过了一会儿又起来了,我长抒了一口气,却没想到一直攥在手里的金色石头,忽然放出了一到淡淡的金光,这金光在我手上一扫,我手心顿时一痛,手一松,还好另一只手接住了往下落的金色石头,不然掉在地上肯定会发生声音,我铁定被发现。

  再一看刚刚被扫到的手心,金光扫过之处,竟然有一点点的烧焦痕迹,这金光居然带有灼烧的效果,又让我惊讶了一下,不过在这里也研究不出什么东西来,将金色的石头塞进了黑色的布袋里,我回到自己的床边上,睡下了。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地时候被乔信给叫醒了,一看外面天已经大亮了,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早上7点多,升了个懒腰,漱口之后,我看见远处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带头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戴着墨镜,腋下夹着一个手包的男人,长的是五大三粗的,看起来很像是暴发户的样子。

  “你怎么又来了?”

  此时我听见乔信老头对着这个男人大喊道,声音很不友好。

  “我说乔爷,上次和您老商量的事情,您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愿意再所处三成的钱,这么好的一片沙滩,我买下来建成度假村,也能带动你们村子一起发财啊。”

  这戴墨镜的暴发户笑着说道,原来是来买沙滩的。

  不过乔爷却挥了挥手,这意思就是不行,他指着靠近沙滩边上的祠堂说道:“祠堂就在沙滩边上,你答应我们不拆祠堂,我们就让你买走沙滩,怎么样?”

  原来如此,两边没谈成,原来是因为祠堂的缘故啊。

  “祠堂我给您重盖一个还不行吗?多大的事情啊。”

  这戴墨镜的暴发户也算是很客气了,让步也已经让的很多了,不过乔爷却还是摇头说道:“不行,祠堂位置不能动。这是祖训,你要是非要动,那这沙滩我们不卖。你走吧!”

  乔爷还真给一口回绝了,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倔老头,没想到这老头不是倔而是刻板,这暴发户冷哼一声一挥手,我听见有重型的推土机的声音,接着是引擎的轰鸣声,很快两辆大车子开了过来,围着祠堂,四周的村民都被惊动了。

  “乔信,你可看好了,我可是有政府的批文。这沙滩本来就是属于国家的,我是看你们村子不容易,你乔信在附近还有一些威望,才给你个面子,我前前后后来了五次了吧,你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那我也对不住你了,这祠堂今天我是拆定了,你要是够聪明的话,就代表全村的村民给我在买卖合同上签字,你要是不聪明的话,一分钱都捞不着!”

  这暴发户倒是发了火,乔信冷笑一声,拿起一根木棍对着暴发户的头狠狠一敲,暴发户“哎呦”叫了一声,捂着脑袋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拿出对讲机对着后面大喊道:“给我拆了这破祠堂!快动手!”

  他这边一喊,乔信老头也爬上了自己的屋顶对着村民喊道:“这群家伙来强拆我们的祠堂了,村民们,保护祠堂。”

  一时间场面不由地有些混乱起来,乔信背着黑色的布袋,拿着木棍一下子就杠上了这暴发户,提着手上的木棍一路追打暴发户,暴发户也是身强力壮,一开始被乔信给打闷了,此时回过神来,肯定不干,两边的保镖涌过来,将乔爷给推倒在了地上,我一看这场面,村民还没跑过来,只好叹了口气挥挥手,让阿呆走了过去,挡在了乔信的面前,一手一个,将两个保镖给扔了出去,暴发户一看这场面,顿时吓坏了,一个劲地往后退,退到了沙滩上,海水边上,阿呆一路跟着他,我的本意是吓吓他,没想到这暴发户踩在海水里之后,忽然惨叫一声:“啊,我的脚,什么东西!”

  接着他整个人脸朝下,摔倒在了海水里,随后猛地挣扎,竟然被什么东西给拖住了,一直往海水里拽,我一看这情况,肯定是有古怪,立刻对着阿呆大喊道:“把这暴发户给救上来!”

  阿呆听了命令,也不迟疑,一把抓住了暴发户的身子,往上拽,阿呆的力量有多大,我心里还是清楚的,但是此时拉扯暴发户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下子将人给拉上来,这就说明,海水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力气和阿呆差不多大!

  此时的我心中焦急,难道这个拉住暴发户的人就是之前看见的那个海怪,还是其他什么怪物?我狂奔了起来,冲到暴发户身边之后,从腰包里摸出了一把匕首,暴发户此刻大喊大叫,吓的不轻,可是他一喊就往嘴里灌海水,我伸手将他的身子往海水上面一托,让他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然后往他脚的方向看了过去,之间两条黑色的触手一样的东西拉住了他的双脚,我眉头紧皱,匕首猛刺了过去,匕首很准确地刺入了暴发户脚上的触手上,只听见“噗嗤”一声,我手上的触感就是刺进了某种肉里,然后海水里泛起了一片绿油油的液体,触手一松,将暴发户给放开了,暴发户连滚带爬地冲上了案,坐在沙滩边上,一个劲地喘气,然后立马喊道:“走,快走,这一片海滩不安全,我们不买这里了,快走啊!”

  暴发户退走了,村民们正欢庆呢,我却看着乔爷,他看了看手上的匕首,又看了看我身边的阿呆,轻声说道:“跟我进屋。“

  这老家伙恐怕是看出了什么,不过我也不怵他,反正我是灵异人士的身份迟早要公开,只是就在村子的边上就有这么可怕的生物存在,但是却没有村民被吃掉,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这怪物在保护村子,而村子在养着它一般。

  我跟着乔爷走进了房子后,他把门一关,然后点了一袋子烟,看着我说道:“你不是普通人吧,看你刚刚的伸手,还有那个大个子的力气,你们应该是有特殊本领的人。”

  我点了点头,没有接话,乔爷一下子站了起来,质问我道:“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为什么要跟着我来村子?”

  我耸了耸肩,问道:“外面的那个怪物,你还是好好给我解释一下吧?为什么它不攻击村民却攻击刚刚那个暴发户,还有,你黑布袋里的金色石头是什么?为什么能够对付阴魂?”

  对于我的问题,乔爷没有回答,而是抽着烟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回答道:“我叫端木森,轩辕家族这一代的家主,你和我们的油田打了这么多年的关系,应该知道我的来历了吧。”

  乔爷点了点头,然后平静地说道:“公孙云大姐去世了吧,当年你们轩辕家族来开采油田,是她亲自找我谈的,我钦佩她的为人,才会答应的。你是端木森的话,我不会你对不利,不过海神的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我表面没动声色,心里却在冷笑,看来这老家伙还真有很多秘密。此时,我看了看自己昨晚被金光烧伤的手,又看了看他的黑色布袋,脑中恍然大悟地说道:“你想知道为什么你驱鬼会死人吗?”

  我此话一出,对面的乔爷一下子就盯上了我,眼睛里很有神!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