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三十一章 我的方法!

  项华面对莫良,倒是没有露出惧意,右手快速地点出,指尖有黑芒微微闪烁,一指点在了莫良的魂体之上,莫良被这一指震飞了出去,接着项华一跃跳到了楼房之上,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莫良冲了出来,冷哼一声,刚刚那一指我看的出来,只是将莫良震飞了出去,却没能伤到它。很显然,项华是不愿意和莫良正面交手,才出此下策。

  项华退走后,我惊讶地发现项狂早就溜之大吉了,只留下了几个项家的保镖,莫良发怒,将这几个保镖全都撕碎了,此时轩辕家族的人才赶来。

  我回到四合院后,将这事情告诉了老太太和师傅,师傅一拍桌子,将整张桌子瞬间拍裂,老太太面色也是阴晴不定,冷冷地说道:“敢在我们家门口对你下手,项家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明天我就去面见老祖宗,得到许可后,看来是要正式开战了!”

  老太太这一句正式开战的意思,不仅仅是两个家族武力上的战斗,还包含了商业竞争,家族分部势力的战争,全国乃至全世界资源的争斗,超级家族的战争甚至比两国小国家之间的摩擦还要可怕。

  “我觉得,还不至于到这个份上,这件事情我还是有把握能够调查清楚的。其实,没必要如此……”

  我这话才说到一半,老太太已经站起身来,慢慢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是轩辕家族,你代表的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脸,他对你出手,就要承受后果。”

  老太太心意已决,我转头看着师傅,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背后的咒文给我看一看。”

  我点了点头,背后的咒文跳动的很慢,也很深沉,师傅伸出手在我背后点了几下,我看见有仙气进入了我的身体,不过却没有用。

  “手法倒像是几百年前的手法,我暂时破不了,但是北京也不是没人能破。有一个我们俩的老朋友,正好是个对咒文非常痴迷的家伙。”

  大叔说到这里,我就已经知道了,笑了笑说道:“的确是要去拜访一下他了,来北京这么久了,再不去看他,估计这家伙也要骂我们了。”

  我们两个说的当然是老高,老高喜欢读书,本身就博学强闻,如今分管阴阳代理人协会北京分会的事情,其实并不算太忙,也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但是我总是脱不开身,如今我和大叔倒是要厚着脸皮去见他了。

  “你们俩师徒真是没良心,没良心啊!平时不来找我,如今出了事倒是想到我了,哼。”

  老高一边骂我们,一边将我们拉进了他的办公室。

  看过我背后的黑色咒文之后,老高的脸色并不好看,想了想后说道:“这是鬼道之术,其实也不算是什么新鲜的名词,早在汉朝的时候,很多方士就开始接触鬼道之术了。简单的来说,其实和你的鬼纹极变差不多,都是利用厉鬼的力量,不过看着咒文的手法,应该是得到了真传,据我所知,在北京会这手法的,恐怕只有项家的某位老祖宗。哼,看来项家和轩辕家族要开战了吧。”

  老高当了这些年领导,这脑子也越来越好使了,光从我背上的咒文就猜到,两大超级家族要开战了。

  “我说老大啊,你倒是先给我治啊,这忽闪忽闪的,我疼啊。”

  我喊了一声,老高拍了我的背一下,接着叫了一个手下进来,开了一张方子,让他去抓药,我撇了一眼,这药方里竟然有川狼毒,这味药我还是知道的,之用来治虫子的啊,怎么还要用在我身上呢?

  一个小时之后,药都抓回来了,老高将药全部用火煎好,然后对大叔说道:“天心啊,我记得你们仙法之中有一招天狼爪是吧?等药凉了以后,你将双手放进药里,保证双手全部都被药包裹,接着用天狼爪狠狠地抽打小森的背,皮开肉绽也行,不过可别打碎了他的骨头啊。保证这药水能够渗透进他的皮肤里,混合你的仙气,会非常霸道,将这咒文彻底破坏。”

  老高这方法听起来挺靠谱的,但是,师傅的天狼爪我还是知道的,十岁的时候就看见他用过了,这玩意儿用起来连石头能够打碎了,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

  “能不能换个方法啊?我看这个方法不靠谱啊。”

  我转过头去苦着脸说道,结果,我还没来得及听见老高的回答,背上就一阵剧痛,一回头看见师傅得意洋洋地举着双手说道:“小子,放心吧,我有分寸,你忍着点啊!”

  最后,我只来得及喊一声:“敢不敢打麻药!”就彻底没机会说话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已经不是感到阵痛,而是整个背部火辣辣地痛,颤颤悠悠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趴在了沙发上,几个北京分会的兄弟在给我包扎。

  老高此时才慢慢悠悠地说道:“其实别的方法也有,内服的,不过我觉得好久没见到天心施展仙法了,有点想看,哈哈!”

  听了这话,我抖抖索索地举起左手对着这两个老家伙竖了个中指!

  不过我背后的咒文是彻底解开了,回到四合院后,老太太这边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起开战的事宜,这些事情我插不上手,本来还想学着点,但是背上实在是疼,只能回了自己的房间躺下了。没一会儿,周易这小子走进来,丢给了我一张报纸,我拿起来一看,这一看,顿时一惊。今天报纸上的头版头条竟然就是昨天发生的暗杀事件,原本我不应该如此震惊的,但是,这可是项家这样的超级家族内的事情,怎么可能被曝光呢?

  除非是有人特意去爆料,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上面来了条短消息,而且还是个我没存储过的号码,点开一看,信息上写着:端木森,结盟的事情我希望尽快落实,毕竟你们两大家族快要开战了,我也准备分一杯羹呢。

  这句话一过来,我用脚后跟都能猜的出来,肯定是吕梦瑶。我直接没回,将手机扔到了一边,这女人绝对是在玩火自焚,项家和轩辕家族打起来,她还想从中捞取好处,真是痴人说梦。

  这就好比,一只豹子看见两只老虎打架,以为两只老虎打架死了,它能吃了老虎的猎物甚至还能吃了受伤的老虎,吕梦瑶就是这只豹子,而且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在房间里休息了两天后,我背上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一出房门,我就感觉整个四合院里的气氛紧张的很,这些平时走路很优雅的女秘书全都小跑了起来,手里拿着文件,在一个个房间里传来传去,耳朵里还不听地打着电话,有的甚至一个人拿着三个电话。

  我走到了老太太的房间里,看见老太太正在喝茶,一边喝茶一边看文件,在她的手边放着和小山一样高的未处理事宜。

  “小森,你进来吧,我没工夫和你说话,你自己随意吧。”

  老太太第一次这么拼命,本来就活不了多久的她,此时更加憔悴了,我皱紧了眉头,看着老太太有批不完的文件,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自己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夜里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四合院的青色砖瓦之上,发着呆,看着夜空,也看着老太太房间里没有熄灭的灯光。

  心中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绝对不能让一个已经快要离世的老太太再为我做这些事情了,我也22岁了,应该有自己的担当,自己被别人偷袭了,就要自己把场子给招回来。

  第二天一早,我问了老高,项家老祖宗隐居之地,接着一个人,谁也没通知,带着赤霄宝剑,一大早,坐上了北京的公交车,换了好几辆公交车后,到了项家老祖宗隐居之地,和轩辕家族不同,轩辕家族的老祖宗隐居之地在香山,而项家的老祖宗居然是在圆明园附近。

  随后,我一个人走进了圆明园的内部,在大水法附近转弯,按照老高的指路,找到了一处游客根本就发现不了的地方。

  和轩辕家族的老祖宗隐居之地一样,这里也是一个巨大的山洞,里面看不出来有没有人。我在站在门口,打开了吉他箱的盖子,随后从里面抽出了赤霄宝剑,一声不吭,甚至连名号都没有报,一剑劈向了对面的山洞,三道剑芒分先后撞击在了巨大的山洞之内,发出闷响的声音。

  一剑劈出之后,我才大喊道:“轩辕家族继承人端木森,来找场子了,项华出来受死!”

  这就是我的方法,这就是灵异人士的方法,这就是江湖的方法!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