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二十九章 突发的凶杀案!

  她本来就坐在我身边,此时说话的时候,手就伸了过来,然后一把攥住了我的手,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这么奔放的女人,木梁纯子晚上在夜店里的时候奔放,可是一到了白天跟着我的时候就改邪归正了。

  我吓了一跳,却听见她一边笑一边说道:“没事,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四周的人似乎对于吕梦瑶的行为已经习惯了,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身边的大叔却笑着勾住了我的脖子,说道:“小森啊,这里闷,陪我出去抽根烟。”

  大叔是不抽烟的,这我还是知道的,这是他帮我找的油头。我立刻站了起来,两个人走出了大厅,我心里骂自己,真是太丢人了,被这小狐狸精这么一弄,整个人就洋相摆出。

  离开了大厅后,大叔拉着我走到了角落里,随后对着我说道:“小子,刚刚你怎么没有趁势一搂啊,你要是能把她们给驯服了,争取过来,以后可就是你的大后盾啊。”

  师傅这话里带着调侃的味道,我尴尬一笑说道:“那师傅你怎么不去争取一下那个大狐狸呢?我看她的年纪和你差不多啊,还比你年轻几分呢。”

  师傅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作势要打我,我往后一退,袖子里却漏出来一张纸条,我一愣,这西装都是手工做的,怎么可能里面藏着什么纸屑之类的垃圾呢?

  从地上捡了起来,摊开一看,我整个人顿时一惊,上面写着:吕家有意结盟,今晚还请到北京四季酒店一聚。

  师傅站在我旁边,看着这纸条,皱了皱眉头说道:“这纸条写的倒是很明确,不过不排除是他们两家的陷进,而且,要弄你的手机号并不难,为什么非要写纸条呢?这手段也太老土了吧。”

  师傅说的这话没错,而且最要命的是,在这纸条的末尾处还画上去一个爱心的符号,看着就让我觉得这女人动机不良。

  回到大厅后,我和老太太换了个位置,坐在了中间,过了五分钟,整个项家的继承仪式正式开始,整个大厅瞬间灯暗,然后有丝竹之声响起,然后有一群人缓慢地走来,带头的就是项狂,在他身边站着的是穿着红色大衣的项司会,这货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就算是做项家的傀儡,也让他感觉非常的开心,至少名义上他将是下一任的项家家主。

  先是项狂的致辞,接着是项司会的致辞,随后有礼仪小姐取出来一块大扁,此时四周的灯光还是很暗,只有台上有灯光亮着。

  这大扁上写着几个金色的大字:霸王之魂!

  真够霸道的,项狂将大扁递给了项司会,他满脸笑意地接了过来,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大厅内,黑暗之中传来一声巨响,“嘭”的一声,接着我看见一枚黑色的石头从台下扔了上来,落在了项司会的脚边,下一秒我听见有人喊道:“这是什么?”

  项司会更是低下头捡起了这枚小石子,却没想到他的手刚刚触摸到黑色的石头的一刻,从黑色的石头里释放出无数黑色的魂魄,这些黑色的魂魄在空中变成厉鬼,竟然直扑项司会而去,项司会惨叫一声,被数十头厉鬼扑倒,在几秒钟内被撕了个血肉模糊,惨叫连连,这一幕发生的太快,等有人去将整个大厅内的灯光给打开的一刻,项司会已经浑身血肉模糊地摔倒在了地上,并且浑身都是鲜血,宾客们全都骚乱了起来,项家的保安冲了进来,先将大门给堵住了,接着项狂大喊道:“快叫医生来,快!”

  场面非常混乱,项家的保安将项司会背了出去,项狂跟着冲了出去,竟然没有人去拿那枚黑色的小石子,而且刚刚整个大厅都是黑暗的,谁出的手都不知道!

  我和大叔一前一后将老太太夹在中间,先没有动,因为大家都在朝着大门的方向涌,只是保安将大门给关了起来,一个人都不放走。

  “各位贵宾请不要惊慌,大家不要慌乱,我们需要调查之后才能放大家离开,大家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慢慢等待。”

  有项家的保安大声说道,但是宾客们还是很混乱。此时吕心凌这老女人却提议道:“我知道一条暗道快速离开这里,你们跟我来。”

  然而,她的提议却很快就遭到了老太太的否定,老太太可以说是整个场面中最镇定的一个人,她一边喝茶一边说道:“我们还是等调查吧,不然我们一走,大家都会以为是我们做的,项家和我们轩辕家族有怨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是调查调查清楚。”

  老太太这话反而没有错,我们本来就不是凶手,根本就不用跑,我反而看了吕心凌一眼,这老女人竟然让我们先走,这不是故意害我们吗?

  老太太反手将我拉回了座椅上,吕心凌脸色很不好看,她刚刚估计还真是想阴我们一把,不过老太太太镇定了,没上她的当。

  很快项家的保安全都走了进来,项狂也抽身往回走,出现之后,安抚了几句各位贵宾接着就放行了。这也是应该的,在场的人非富即贵,没有一个来头是小的,你扣着人家算怎么回事?

  老太太勾着我的手臂,往外走,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了吕梦瑶一眼,这女人似乎和她母亲不是一路的,她母亲刚刚还想着趁乱要阴我们一把,但是她刚刚给我的纸条意思却是要联手。

  “司会这孩子没事吧?”

  老太太离开大厅的时候,抓住项狂的手问候道。

  “万鬼噬身,连魂魄都救不过来了。”

  项狂眼角微微抽动,他不知道是谁干的,这事情自然落在了老太太和轩辕家族的头上。老太太叹了口气,握了握他的手,说了一句:“节哀。”之后,就带着我们离开了大厅,坐上了劳斯莱斯。

  坐在车子里,我开口问道:“老太太,真不是你派人做的?”

  老太太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这么不入流,暗杀这种手段就等于是在告诉别人,比手段我比不过项家,只能依靠下三滥的方法。所以,我个人也很厌恶暗杀。”

  我还是相信老太太的,这么要强的女人,没必要用这种手段去对付项家,而且还不是暗杀掌握实权的项狂,反而对付一个谁都知道将来是傀儡的项司会。

  看了看手机,晚上9点多,在回到四合院门口之后,我没有下车,说了一声还有事情,就让劳斯莱斯开着我直接朝北京的四季酒店去了。

  到了四季酒店,我一进门,问了问前台,前台的姑娘就告诉我,在总统套房吕梦瑶已经开好了房间等我了。

  坐电梯到了总统套房门口后,我看见整个顶楼的总统套房只有一间是开着门的,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走到门口,我看见里面一片漆黑,我没有进去,正在迟疑的时候,却看见有一只手从黑暗中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拉入了黑暗之中。

  这一幕来的突然,我还没反应就进入了房间内,接着房门在我身后关闭,我神经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反手从腰包里摸出了一张黄色的镇魂符,接着往外一飞,金色的光芒在空中亮了起来,然后扫过整个房间的每个角落,我却没有看见鬼影更没看见人影。

  “谁!”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从我身后闪过,我转过头大声问道,同时也已经没了耐心,右手放出烈焰,正准备对着四周狠狠喷一圈,却在此时,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然后我看见了豪华的总统套房,有一个女人坐在我的对面,穿着白色的浴袍,湿漉漉的头发,手上拿着一杯红酒,看样子是刚刚洗好澡的样子。

  这个女人赫然就是吕梦瑶,卸了妆的吕梦瑶还是长的挺好看的,而且虽然穿着浴袍,不过性感的身材还是呼之欲出。

  “怎么了?你好像很紧张。”

  她嘴角轻笑问道,我双手快速背在身后,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观察四周,虽然没有鬼气,但是我却感觉到了一丝丝妖气的残留。

  坐下来之后,我笑着问道:“你这房间里可真是热闹啊。”

  她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平静地说道:“我也是超级家族的人,怎么样也需要一两个厉害的保镖不是吗?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还真敢来赴约,不怕我吃了你吗?”

  她这话里带着一丝丝的挑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