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二十七章 探病

  我追上大叔的时候,他正站在雕像的另一边,整个人看起来很紧张,甚至我看见他的双手在剧烈的抖动。这种情景,我从来没见到过,更没想到过会发生在大叔的身上!

  “大叔……”

  我轻声唤了他一声,却听见他一直在低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许佛回来了,他怎么能回来!一定是唐凌峰那个老家伙骗了我……”

  他一直在重复说话,看起来就好像是那些精神分裂的病人,我皱着眉头走了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没想到大叔浑身一颤,反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但是当他看见了我的脸后,双手一缩,连忙说道:“小子,以后不要在我背后随便拍我,我,我会条件反射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皱着眉头问道:“大叔,那个许佛到底是什么人?唐凌峰说他是司马天的师傅,那不就是我们一方的人吗?”

  大叔却深深地呼吸,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才缓缓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只是,只是太紧张了。这个人,给我的压力太大了。”

  大叔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叼在了嘴上后,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接着自言自语道:“我都不怕死了,还这么害怕,诶。”

  然后他将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轻声说道:“小森,你有想过吗?如果一个比黄帝还要古老的人类还活着,该强到什么地步?”

  我一愣,摇了摇头,师傅却冷冷一笑开口道:“许佛是远古大地最早的一批人类之一,他诞生的时候,人类还过着如同野兽一般的生活,或许有一两个部落,不过却根本就没有形成强大的修炼体系,也没有高科技的文明。但是,他却一直活了下来,在另一个世界里,他被称为远古第一天才,无论是断情人,无论是白凡,无论是罗焱,还是任何一个在时代里堪称翘楚的人,都不如他的光芒绽放。你能想象一个人在茅山九霄万福宫底部刻上了,老子到此一游的字样吗?你能想象,他可以自由地进出东皇太一的秘境,毫发无损如同逛街吗?这就是许佛,我没有和他直接接触过,不过这个世界里的他若是真的存在,那么,我希望,他和另一个世界里的不同,不然,我们只有逃命的份了,根本打不过,哈哈!”

  师傅说话间,渐渐恢复了过来,放在我头上的手,不在颤抖,之后长长地舒了口气,接着说道:“不,如果他的个性没有变,或许他还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那就有可能被我争取过来,诶,原来不问还好,这一问,我心里沉甸甸的。”

  大叔的心理素质的确很高,我没有去过他们所说的那个世界,没有经历过他们经历的时代,所以,对于这个人的感觉很模糊,但是大叔是真实经历过的,或许才会表现的如此紧张,甚至是有一点点惶恐。

  “那下面呢?我们也应该离开唐门了吧?”

  我转移了话题问道,大叔想了想说道:“我先跟着你去北京,帮你扫平了项家,超级家族的背景一定要稳住。另外,你可能不知道,我和老太太很早前就认识了,哈哈!”

  师傅彻底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爽朗一笑,勾着我的肩膀,感觉像是好哥俩一般往住处走去。

  离开唐门的时候,我自然没有放过机会,好好地敲诈了章飞飞一次,太昊神符没弄到,不过黯岩沙还是搞到手了,另外还问她要了一些合同,简单的来说,就是我们阴阳代理人协会从她这里拿灵符和暗器毒药,她必须成本出售,远远低于市场价。

  占了点便宜之后,我和大叔离开了唐门,这地方我总感觉还有秘密,唐凌峰这老太太神秘了,还有他居然和司马天为敌,还能活这么久,这不科学啊!

  离开了唐门,在章飞飞安排下,我们一群人汇合,其实唐门之行也算是有惊无险,我和大叔主要是来看戏的,而且也没有经历太多的战斗。

  其实,我很好奇,要是大叔真和唐凌峰打起来了会怎么样,不过已然没了机会,我们坐上飞机,回到北京后,老太太亲自来了机场接机,一看见我们,她展开双臂,黑面纱下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走了过来,我以为她是要拥抱我,没想到她竟然无视了我,抱住了大叔,两个人还用标准的贴面礼蹭了蹭。

  “你们还真认识的啊!”

  我吃了一惊说道,大叔却哈哈一笑,伸出手,老太太直接勾住了大叔的手臂,接着对我说道:“只是不想告诉你,我当年想来上海见昆仑,不过昆仑不在,我正好遇到了难事,所以找到了天心,天心很让我放心,办事情也快,所以我们就认识了。在上海因为有通天会和昆仑的关系,所以我一直没有在那里发展自己的势力。不过能够认识天心,也算是我的幸运。”

  我不记得大叔办事情很效率啊,或者说,除了出价高的任务他办起来很麻利以外,他可是从来不会白白帮忙的,转念一想,当年老太太多半是给了他不少钱啊!

  嘴角露出一丝坏笑,一群人坐上了车子,开向四合院,在车子上,老太太对我说道:“项家最近可能要办理继承人继承仪式,你准备一下,到时候你可是要作为我的继承人出现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窗外,忽然看见了一块广告牌,上面是蓉小欣的模样,我顺口问道:“那个蓉小欣现在怎么样了?”

  老太太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一边说道:“我安排过了,她可以回上海了,一切照旧,不过她还没走,这姑娘受惊吓过度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吧。”

  我点了点头,记在了心里,等到了四合院,安顿下来之后,我一个人出发,去了北京朝阳区的康复中心,还买了一束百合花和一些水果,拎了上去。

  之后我在特护病房里看见了沉默寡言的蓉小欣,她的父母陪在身边,看起来很担心。我敲了敲门,她母亲走了出来,满脸的憔悴,忧心忡忡地问道:“您是?”

  我走了进去说道:“我是小欣在上海的朋友,正好在北京出差,来看看她。”

  蓉小欣的母亲立刻对我道谢,将我迎了进来,我放下水果和鲜花,看见了被帘子遮蔽起来的蓉小欣,头埋在被子里,不说话,只能看见乱糟糟的头发却没有看见她的脸。她父亲站在她身边,对我勉强笑了笑,她父亲看起来并不高大,双鬓斑白,眼圈很深应该是没有睡好。

  只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出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睡的好。

  我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站在了蓉小欣的身边,轻声说道:“小欣,我是端木森。”

  但是她却没有什么反应,我又唤了一声,她还是没什么反应,我叹了口气,正想着给她母亲一些钱,虽然蓉小欣的发疯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不过和我多多少少有一些间接关系。就在我迈开步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转身却被拉住了,我低头一看,一只白皙的手拉住了我的手,接着我听见被子里传来低沉的哭声,轻声说道:“别走,我害怕,别走……”

  我愣住了,她父母也愣住了,她父亲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接着拉着她母亲的手退出了病房,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到来让蓉小欣恢复了一点清醒的意识。

  我慢慢转身,将她的头轻轻扶起,看见了一张非常憔悴,非常苍白的脸,虽然还是很漂亮,但是却没了那种灵气,她靠在病床上,双眼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双唇紧紧地抿着说道:“对不起,端木森,对不起,我不该嫁祸你的,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可是我没办法,他们要杀我,还威胁要杀我的父母……”

  她一边说着,眼泪一边顺着她的眼角往下流。我叹了口气,走过去用手背抹掉了她脸上的眼泪。用尽量温柔的声音说道:“没事了,我不是都好好的吗?没事了。”

  却没想到蓉小欣竟然顺势抱住了我的身子,大声地哭了出来,我叹了口气,将手放在了她的头上,她哭的很伤心,只是就在这时候,我浑身一震,心口有金色的光流了出来,我竟然在一瞬间进入了她的梦境世界!

  我看见她的梦境世界内一片五彩斑斓,这是个天真烂漫的姑娘,正在我想退出去的时候,却看见在她记忆的开始之处,有一片乌黑的画面,我走了过去,看见她年幼时候的记忆似乎却是黑乎乎的,接着好奇心作祟下,我走进了她一开始的这一片乌黑的梦境世界内。

  一进去,我就看见一片阴沉沉的天空,接着我看见她一个人蹲在一幢黑色房子的角落里,我正奇怪呢,房子的门却打开了。这时候的蓉小欣,应该也就7,8岁的样子吧。

  然后,我看见两个穿着破旧道袍的道士走了进来,看样子似乎是邪道士的模样。接着,邪道士走到了她的面前,此时我看清了这个邪道士的脸,心中一惊,这个邪道士的脸竟然和幽冥府之主有几分相似!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