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二十三章 夜逃!

  整个院子内一共出现了四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每一个都看不清脸,只露出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们。

  我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了?相对我们出手?”

  唐苦行却挥了挥手手臂,依然看着棋盘,低声地说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一听这话,我心里一阵冷笑,前两天唐凌峰拉拢我的时候,好歹还是送给我太昊神符,这唐苦行拿出这种玩意儿来,也太小看我了。

  “你这些黑衣人应该是某种黑气所化的话,连我一招都挡不住,要来有什么用?”

  我很直接地说了出来,唐苦行却又挥了挥手,说道:“你可以试试看,这些黯岩沙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弱。”

  他话音刚落,四周的黑衣人就好像得到了某种指令一般向着我快步走了过来,走路的样子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我让其他人退后,站在中间,四周的黑衣人在距离我还有五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我冷哼一声,手中天机眼的烈焰喷出,对着身边的四个黑衣人猛喷而出,这四个黑衣人在烈焰到来之时,全部都化作了黑气,飘洒在了空中,等天机眼的烈焰一散,它们才慢慢地落下,速度渐渐加快,最后落在了我的身后,四个黑衣人,将我围在中间,八只手按在了我的身上。

  “滚开!”

  我一声厉喝,阴阳双鱼图从空中落下,穿过我的身体,正好砸在我身边的这四个黑衣人身上。四个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变成黑色的风沙,就被阴阳双鱼图给镇在了地面上。

  我跳了出来,手一挥,阴阳双鱼图狠狠一碾,这些黑色的风沙彻底被碾成了粉末,一丝一毫都不动弹了。

  “哼,倒是有几分诡异,不过也就是如此而已,我不觉得你的礼物能够让我动心。”

  我声音里有些冰冷。

  这时候唐苦行却第三次挥了挥手,指着地面。我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过去,刚刚被阴阳双鱼图碾压的那些黑色的风沙,竟然又渐渐地飘了起来,重新凝聚成了四个黑衣人的模样。

  就在此时,唐苦行终于抬起了头,不再去看他眼前的棋盘,嘴里念了一句口诀,接着一指四个黑衣人,黑衣人彻底分化成黑色的风沙,落进了唐苦行金色袍子的大袖之中,消失不见。

  “黯岩沙,是我取来冥河泥沙所造,本身就含有极高的怨气,炼制之中,还会附着四个强悍的武士之魂进入其中,施展开来之后,你就等于是和四个不死不灭,不怕火烧,不怕刀砍的可怕武士作战,虽然伤不了你,不过作为防身之用,还是很好的。而且,一旦进入了消耗战,这四个黯岩沙可是很不错的利器。”

  听了这话,我眉头微微一皱,冷笑了一声,拱了拱手说道:“前辈,无功不受禄,你送我这礼物我承受不起,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告辞了。”

  我正想离开,却听见背后的唐苦行大声对我说道:“明天唐门内斗就将开始,你已经深陷其中,你想独善其身已然是不可能了,就看你选择站在哪一方了。”

  我没有继续搭话,带着人离开了这里,走出院子的时候,我听见大叔一挥手,一道仙气落在了唐苦行面前的石桌上,将石桌子给打成了两半。

  “下次和人说话,记得尊重对方。”

  大叔撩下一句话,而唐苦行却根本就不敢搭腔,显然,他自己也明白,在这唐门内,唐凌峰实力成谜,但是他唐苦行却应该不是大叔的对手。

  只是,明显实力不如唐凌峰的唐苦行,为什么还敢和唐凌峰作对?这不是自掘坟墓吗?而且,听他的意思,似乎明天一过,我立刻就会被拉入这场派系斗争的漩涡之中。

  思前想后,我还是觉得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正准备找章飞飞请辞,却发现章飞飞不在唐门内,似乎是出去执行任务了,这个节骨眼上离开唐门,估计就是为了避开我。

  “大家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偷偷离开唐门,他们自己内部打生打死和我们没关系,不要去搅合这一次的浑水。”

  我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大家纷纷回房准备。

  到了晚上10点多,整个唐门总部内都一片寂静,只有巡逻的唐门弟子在街上走动,我叫醒了大家,整装待发准备离开唐门。然而,还没离开房子,我就看见我们所住的房子大门一下子被打开了,然后唐求实拎着几瓶酒走了进来,而且本身应该也是喝的醉醺醺的,一进房子就大声喊道:“端木大哥,我来找你喝酒了,你快出来啊!”

  我了个去,关键时刻这货来干什么?是真的喝醉了还是来发酒疯的?

  我给了李迅一个眼神,这小子距离唐求实的位置比较近,正好站在唐求实背后的二楼上,李迅冲我点了点头,本来房子内就暗,他轻盈地落下之后,手刀一下子打中了唐求实的后脖子,唐求实也没发出声音,昏到在了地上!

  我拿了条被子给他身上盖好,接着挥挥手,带着一群人出了房子的门,向着唐门当时进来的地下通道方向走了过去,我当时来的时候留了个心眼,记得那里应该是有反方向离开唐门的小列车的。避过了几波巡逻的弟子之后,我们一群人越来越接近出口的方向,出口的大门前有两个唐门弟子把守,恋心儿和周易,遁入黑暗中,同时出击,将这两个人一起放倒了。

  此时,前方已经没了唐门的人,只要离开了唐门,回了北京,大不了到时候唐门怪罪下来,我就借着轩辕家族的大背景,压一压他们,看看唐门敢说什么!

  一边这么盘算着,我一边走向通道,正想迈过去的时候,前方忽然有一声巨响传来,我猛地抬起头,看见山壁上破开了一个大窟窿,接着有一面巨大的钢铁墙壁轰然落下,掉在了我的面前,这速度很快,而且动静很大,撞击在地面之后,将我面前的出口山洞全部都封死了。

  我眉头紧皱,这么大的动静一定会引来很多人的注意,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就在我准备和唐门来的巡逻兵纠缠的时候,却看见唐燧和唐本带着几个人缓缓走来,他们手上拿着火把,一个个看起来似乎已经等在这里很久了。

  “唐本,唐燧!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我皱紧了眉头问道。

  唐本冷冷一笑,这俩家伙之前和我们都有过节,而且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估计这出口山洞突然被封,肯定是他们两个干的好事。

  唐本没说话,而是拍了拍手,却看见两个唐门的弟子拖着一个褐色的麻袋走了出来,将麻袋往地上一扔,看着长度,似乎是一个人被装在了里面。

  此时唐燧冷笑连连地走上来,用匕首将麻袋给割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一面的人头来,一个男人,被打的满脸是血,昏迷不醒,似乎身上也受了很重的伤,看起来已经不成人形了。不过还是被我们认了出来,木梁纯子惊呼一声:“这不是唐求实吗?”

  我定睛看去,果然是唐求实,这个小家伙之前不是还来找我喝酒吗?怎么转眼之间就被打成这样了?我脑中念头电转,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怒目圆睁道:“你们想要诬陷我?”

  唐本哈哈一笑说道:“你果然不是笨蛋,无论是大长老那一边的人,还是我们这一边的人,都看到了晚上唐求实拎着酒瓶去找你们,如果我们到时候栽赃给你呢?唐求实昏迷不醒,无法还你们清白,你们又是在出口的地方和我们遇上的。你说说,大家会怎么想?”

  这一刻,我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缝,冷冷地说道:“大家会认为,是我们为了逃出唐门,被唐求实发现,结果殴打了他。你们反而变成英雄了?”

  唐本点了点头,手上的火光摇晃,大声说道:“正是如此!其实,我们的要求很很简单,明天的唐门内斗一共有五场,这个小家伙是最后一个上场,按照我们两方的实力对比,估计还要拖到最后一场,唐燧会上场,而你们要出来一个人代替唐求实和唐燧一战,并且输给唐燧,这样分堂的堂主之位,就是我们的了!而事成之后,掌门答应送给你们的黯岩沙还是会给你们,而且你们也能功成身退,离开唐门。如何?”

  唐本一脸吃定我的样子,我看了看唐求实,又看了看唐本他们,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怎么这么大的动静,却没人来查看?”

  唐本回答道:“负责晚上巡逻的是我们一派的人,大长老那边的弟子根本不会起身,还巴不得今晚出点什么大事呢。而我们这边的人也都被我叮嘱过了,毕竟这一次谈话是个秘密。对你我都比较好,不是吗?”

  我双眼微微一睁,一边点头一边说道:“那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杀了你们,其实也没人注意到,不是吗?”

  听见我此话,唐本等人,面色顿时大变!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百二十三章 夜逃!”

  1. 回复 2016/12/06

    录音笔

    话说,就没有人知道现代有个东西叫[录音笔]?每个环节都有诬陷真是醉了,好歹故事背景不是古代武侠吧??手机录音之前也用过

  2. 回复 2017/02/06

    Anonymous

    终于变聪明了一次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