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一十九章 神秘的唐门大长老

  师傅完全就没在认真的打,我在一边看的想笑,不过到底还是忍住了,这要是真笑出来了,肯定得惹的唐苦行发怒。

  不过打了十来招后,唐苦行也算是看出来了,师傅根本就不和他硬碰硬,靠着诡异的步伐,围着他打圈圈,放出来的白鸟之术,并没有什么威胁。

  “蒋天心,你这是看不起我!你不和我认真的打,我就逼你和我打!”

  看来不需要我们刺激,唐苦行这家伙自己就发怒了,两条铁链往地上猛地一抽,铁链卡在了地面上,接着他双手往前一推,似乎是扳动了什么机关,这两条铁链竟然凭空竖了起来,不仅如此,铁链上面的一枚枚飞镖还都直立了起来,本来软软的铁链,转眼之间,竟然变成了硬邦邦的铁棍子。

  “链锁绿毒,放出来之后,看你还往哪里躲!”

  唐苦行念了一句咒文,接着双手在铁链上来回转动,铁链之上不断地有开关被打开,随后,一枚枚飞镖竟然从铁链上弹了出来,在空中飞旋,这些飞镖并不直接攻击师傅,而是在空中散出了大片大片的绿色气体,这气体肯定是有毒的,我们几人见到毒气散开,自然往后退,却发现,四周围观的唐门弟子,包括章飞飞都没有后退,而是站在原地继续观战。

  章飞飞瞧见了我疑惑的表情,这才开口说道:“唐苦行控毒的本事并不低,你看着。”

  她指了指擂台上,果然,唐苦行在绿色毒气散开之后,立刻打出数道手诀,这些手诀非常快,而且复杂,手指尖似乎有微风环绕,他的动作看着怪异,可是空中的绿色毒气竟然慢慢地往中间靠拢了过来,全部都集中环绕在大叔的身边。

  我心中不免有些焦急,正要提醒大叔之时,却看见大叔身上白气外放,将绿色的毒气挡在了外面,接着大叔微微叹息道:“真是的,非要逼我动真格的。”

  随后,大叔连续点中身上的穴位,金色的经脉纹路在他身上闪烁,片刻之后,一股强悍的仙气往外狂涌,将四周的绿色毒气给狠狠一冲!

  唐苦行也是吃了一惊,看见绿色毒气倒吹回来,连忙闪开,只看见这些绿色毒气落被仙气压制,落在地面上之后,地面被大量腐蚀,毒性确实猛烈。

  唐苦行眉头微皱,正要从地上爬起来,一转头,却看见大叔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微微动了动手臂,一掌拍在了唐苦行的身上,我原本以为这一掌会要了唐苦行的半条命,但是很快我就知道,大叔做事确实比我有分寸。

  明明这唐苦行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却只是象征意义地拍了唐苦行一下,没有发力,代表了自己胜了他一招。

  唐苦行也不是笨蛋,立刻明白了大叔的意思,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大叔拱了拱手,客气地说道:“是我不小心,不过还是你胜了。”

  这货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师傅却微微一笑,重新收敛了仙气之后,只是轻声说了一句:“承让了。”接着就从擂台上走了下来,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身边。

  这场比试我看在眼里,对方的实力和大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我甚至感觉,唐苦行的实力应该和章飞飞差不多,这样的人,能做大名鼎鼎的唐门的掌门,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心中不解,不过还是没问出口,等人群散掉之后,章飞飞却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

  “你是不是觉得唐苦行并不强?”

  章飞飞这么一问,我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这个唐苦行并不是真的唐苦行,你是否注意观察,这个唐苦行看起来动作有些僵硬,而且说话的时候,总是满上半拍?”

  还别说,原本我真没注意到这一点,但是听了章飞飞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的确是这么一回事,立刻追问道:“难道这个唐苦行是个替身?”

  章飞飞笑着摇摇头,还没说话,大叔却已经开口说道:“一个类似仙家力士的存在罢了,被人制造出来的,制造者通过灵觉或者是一些特殊的装置进行远程控制。我和他交手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刚刚拍了他一下,不是给我面前这个唐苦行面子,而是给真正的唐苦行面子。能制作出如此逼真的力士,这个唐苦行本事不弱啊。”

  师傅果然还是师傅,这眼睛比我还毒,我的确是没有看出来。

  “好了,这也是唐门的一些隐秘。你不用知道的太清楚,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拜见唐门的大长老,唐凌峰。他才是唐门真正的幕后掌权者。”

  章飞飞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我们向中央的巨大雕像走了过去。

  说起这个唐凌峰,就不得不提一下他的名声,在圈子里是和司马天齐名的高手,而且据说年纪也和司马天差不多,但是很少出现在是世人面前,甚至很少出现在唐门弟子的面前。听说,他的本事很强,而且唐门很多厉害的传奇灵符和毒药都是他做出来的,是个拥有天才脑子和可怕实力的大人物。

  我心里捉摸着,如果这个唐凌峰真和司马天是一个级别的存在,那这实力也太可怕了,所以等一下,我还是客气一点,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中央无头的雕像应该有10来米高,而且看起来建造的年代应该很久远了,我们走到雕像下方,没想到在雕像的旁边还有一扇铁门锁着,门口有几个唐门弟子站岗,见到章飞飞之后,几人立刻行礼说道:“师姐,大长老还没出关,您如果想要拜见大长老的话,还是过几天来吧。”

  章飞飞的脸上难免露出一丝失望,点了点头,正要带着我们离开,却听见从铁门内部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带着端木森进来吧,我也想见一见他。”

  这声音听起来很平凡,不过章飞飞一听见之后立刻浑身一怔,马上对着铁门说了一声“是!”接着,拉着我到了铁门之前,铁门慢慢打开,我看见里面很黑,但是地上却有一根白色的蜡烛点着,我似乎看见有一个人盘腿坐在黑暗之中,不过看不清脸,也感觉不到他身上有灵觉的痕迹。

  我走进了铁门内,然后和章飞飞一起盘腿坐在了蜡烛之前,这烛光微弱,我抬起头,看见对面的地上坐着一个老人,头发花白但是很长,已经拖到了地上。脸上满是胡子,而且看起来很瘦,皮包骨头一般,眼睛闭着,嘴唇微微蠕动,似乎是在念什么咒文。

  我想开口说话,但是却被章飞飞给制止了,过了好一会儿,对面的老人才张开了眼睛,看着我说道:“我们终于见面了,端木森,不,应该叫你罗焱,因为你身体内的血脉有他的一份。”

  他居然也认识罗焱,这让我心中吃惊,我皱着眉头问道:“前辈似乎是在等我?”

  唐凌峰忽然笑了,笑声里有些虚弱,不过这一笑,却让我感觉他身上的灵觉有了晃动,果然,对面的唐门大长老不可能仅仅只是个普通人。

  “也说不上是在等你,只是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见到我。而我,也会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关于这个世界,关于你的未来。”

  唐凌峰的话里很有玄机,听的我心神不宁,我接着问道:“您知道些什么?您能占卜未来?”

  唐凌峰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不会占卜未来,但是我就是知道未来。我也知道,有一个神秘的人,总是会出现在你的梦中,他说你一生注定孤独,对吗?”

  听了他这话,我双眼猛地一睁,心中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吃惊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这件事情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你是从何得知?”

  此时唐凌峰没有说话,而是身子一晃,以一种快到我眼睛都无法跟上的速度,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正要反抗,他却笑着说道:“别慌,我只是看看你的手相。”

  然后他盯着我的左手,看了一会儿后说道:“你可知道,罗焱身上一直有一个诅咒吗?一个关乎他一生的诅咒,非常可怕,非常诡异的诅咒!”

  他这话问的我一愣,我摇了摇头。唐凌峰却哈哈大笑起来,开口说道:“你居然不知道,不过也对,罗焱或许自己也无法确定,这个诅咒是否真的存在!那么,让我来告诉你,这个诅咒就是罗焱不能活过三十岁,当然这是他的诅咒,而如今,这个诅咒,似乎落在你的身上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