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一十五章 好戏收场(1)

  南山有兽,吼声如雷,身高十丈,头生黑角,脾性暴躁如火,善使草木之力,其名鹿方。

  鹿方是一种脾气并不好,而且擅长使用木行之力的妖怪,对面的老家伙多半就是一个修习鹿方一脉妖力的修妖人,属于存在的时代比较久远的妖怪之一,妖力本身并不算很强,可是对于修妖人来说,却可以被称为梦幻般的妖怪,因为鹿方使用的木行之力,修习到了极深的地步,身体内的脏器都会变成活木,修妖人大部分都拥有非常强悍的外在身体,可是内部的脏器却是它们的软肋。

  对面的老家伙被我刺中一剑之后,即便刺穿了心脏也没有死,浑身上下有木行之力涌动。站在我面前,他一伸手,头上的独角微微闪烁了一下光芒,手上很快就有木行之力幻化而成的巨大木桩,这木桩,赫然就是刺死东方龙和一群老前辈的木桩。

  莫良和白起那边喊杀之声震天,两大鬼神的对手全都是修妖人,妖化之后立刻让莫良和白起陷入了苦战,而我对面使用鹿方之力的老头,野兽一般的眼睛里释放出深邃的杀机。

  “我虽然没有将鹿方的妖化之力修习到顶点,不过,东方龙这老家伙在我手上走不过十招,他能死在我的手上,也算是他的福气了。怎么,你还想为他报仇吗?”

  老家伙一边说着,双手挥动木桩,向我狠狠砸了过来,我一直没抬头,手上的赤霄宝剑抖了一下,接着红色的长剑迎着木桩切了下去,木桩根本就没有碰到我,就被赤霄宝剑的剑芒给劈成了两半,落在了地上。

  “哦?赤霄宝剑倒是不错,不过你杀不了我,你砍下我的头颅,甚至刺穿我的脏器,都杀不了我,我已然将自己化作不朽之木,你如何是我的对手?乖乖认命!”

  老家伙双手之上再次幻化出了巨大的木桩,这些木桩被他插在地上,接着念咒咒文,木桩上生长出长长的绿芽,将我浑身缠住,捆的很紧,而这个过程中,我一动不动。

  我完全没有抵抗,直到老家伙狂笑着走到了我的面前,大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脸,嚣张地说道:“小子,是不是已经放弃抵抗了?不过也对,放弃抵抗,或许我会让你死的舒服一些。”

  但是就在这一刻,我忽然笑了,笑声低沉而带着坚定的气节!

  “你笑什么!”

  老家伙有些吃惊的看着我,我忽然发笑,让他心里也有一些不解和心惊。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但是就在他抓住我头的这一刻,火红色的天机眼从我额头上冒了出来,接着天机眼中爆发出熊熊烈焰,老家伙怪叫一声,强大的烈焰一瞬间烧毁了老家伙的手,老家伙惨叫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抓住我的手却迟迟没有再生。

  “的确,我用赤霄宝剑杀不了你,但是这不代表,我没有其他的方法杀死你!鹿方本就不是什么惊天的妖怪,怕火是它的一大弱点,也是你的弱点!”

  我的话让老家伙脸色大变,他另一只手打出手诀,四周捆绑住我的这些树藤快速收紧,他开始着急了,着急着想要杀掉我,然而,这个机会我已经不会再给他了!

  “赤霄,切断右手的树藤!”

  我一声低吼,赤霄很快就从地上弹了起来,刹那间将我左手上的树藤全部都切成了碎片,不过树藤再生的很快,几秒钟的时间新的树藤已经长了出来,不过这几秒钟的时间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拔出了腰间插着的南火权杖,对着四周的树藤狠狠一烧,接着地面上的树藤全都冒出黑烟,大火很快就将围绕着我的木桩,树藤,全部都付之一炬。

  这一刻,我左手捏着南火权杖,右手提着赤霄宝剑,踏着一地的烈焰,脸上杀气极重,狂奔了起来,对面的老家伙惊恐地往后退,我将赤霄宝剑掷了出去,宝剑插进了老家伙的背后,将他钉在了地上,虽然杀不死他,但是一时间他也逃不走!

  我冲到他的身边,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接着右手按在了他的脑袋上,手心里烈焰一爆,将这个老家伙直接烧成了灰烬,我看着他在地上不断地挣扎,翻滚,身体在几分钟后,被烧成了灰烬,再也没有了重生的机会。

  这一刻,一直坐在正厅前的公孙芳华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她站起身来,和我遥遥相对,开口说道:“端木森,我已经通知了张英地师,他很快就会带着人来这里,你如果现在杀了我,就永远都无法洗清你身上的罪名了!”

  她这话不过是拖延战术,就在她说话的挥手,欧阳明华已经悄悄地从另一边绕了过来,想要从我的背后偷袭我,可是就在他接近我的一刻,我猛地跳起来,身子在空中往后翻腾,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我们两个人在空中一上一下,欧阳明华吃惊于我的反应,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阴阳双鱼图,镇!”

  我低声说道,左手手心里黑白之力闪烁,接着虚空中阴阳双鱼图出现狠狠地印在了他的身上,欧阳明华惨叫一声,被阴阳双鱼图重重地按在了地上,脸色苍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上青筋暴起,却无法打碎背上的阴阳双鱼图,四肢抽搐。

  我从空中落下,稳稳地站在了欧阳明华背上的阴阳双鱼图上,看着对面的公孙芳华,冷冷地说道:“超级家族只有这点实力吗?难道就没有其他可以和我战斗的人了吗?如果没有,今天你肯定会死在这里!”

  我一招手,赤霄宝剑重新回到了我的手心里,公孙芳华的脸色非常难看,但是却一言不发,就在此时,四合院的大门被人重重地打开了,接着我看见一群人冲了进来,带头的就是主持这一次轩辕家族继承仪式的张英地师。

  “端木森,切莫冲动!”

  张英地师对我大喊道,看了看地上的黑色灰烬,还有死掉的保镖们,以及两个被莫良和白起逼的险象环生的老家伙,最后他的眼睛落在了我脚下的欧阳明华身上。

  “怎么?你也帮着公孙芳华?”

  我斜着眼看着他,问话的声音很冷。

  “端木森,你别冲动,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现在你的事情大家都还在调查。我们几个老家伙也不会单凭公孙芳华一面之词就认为是你杀死了吴选义。而且,大家都知道你不是邪道士,这件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你不要着急!”

  张英地师双手背在身后,话语之间在劝解我,我却摇了摇头,冷笑道:“调查?你们有在调查吗?龙虎山能管的了轩辕家族的事情?如果调查出来吴选义是公孙芳华派人杀的,你们能治公孙芳华的罪吗?东方龙他们一群老前辈被杀死的时候,你怎么没来救?而且,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背在身后的双手已经在凝结龙虎山金虎法印,是想对我出手吗?”

  我一连串的质问,问的张英地师哑口无言,而且,当我看穿他想对付我的行为之后,他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伸出了双手,果然他的双手上金色的光芒微微闪烁!

  “你怎么看出来的?”

  张英地师挥了挥手,他带来的几个人将四合院的大门给关了起来,一群人包围了过来,将我困在了中间。

  “哼,我的灵觉可比你们这群混蛋强多了。而且,那天在继承仪式上,你作为龙虎山的前辈,主持的时候本来应该公平公正,可是蓉小欣一开口,你立刻就接话说要推迟继承仪式的进行,你以为你和公孙芳华的眼神交流,我没看见吗?我只是没想到,连你这样的灵异圈前辈都会被她收买,我更没想到,今天你居然还会对我出手!张英,你好歹也已经是地师了,难道就不怕自己本心迷失,永远走不上天师之路吗?”

  我厉声地责问道,张英却冷笑了起来,双手往前一推,接着一头金色的猛虎狂奔了出来,向着我急冲过来,我纵身一跃,躲过了金色猛虎的攻击,跳到了一边,张英趁机追了上来,站在了公孙芳华的身边,这个老家伙的思路还是很对的,我首先要杀的目标就是公孙芳华,他保住了公孙芳华就是牵制住了我。

  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一脚将地上的欧阳明华踹飞!

  “哈哈,端木森,你还是棋差一招,你没想到张英来的这么快吧!你还想杀我?做梦吧!告诉你,蓉小欣是我威逼说假话的,吴选义是我让项狂找人杀的,嫁祸给了你,你能奈我何!哈哈!”

  公孙芳华很得意地对我大喊,之前优雅的样子全无,看起来就好像是可怕的巫婆。只是她的话刚说完,张英的手却已经放在了她的头顶上,然后笑着说道:“老太太,你还是出来吧,好戏差不多收场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