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零八章 项家鸿门宴!

  楚汉相争的时候,项羽听亚父范增之言,开鸿门宴,意图杀死刘邦,若不是刘邦示弱,恐怕早就死在那鸿门宴上,也就没了之后的汉高祖。

  当然,当年的鸿门宴刘邦示弱了,所以最后获得了胜利。

  但是,如今的我代表轩辕家族去赴项家之约,虽然隔了千年时光,但是也同样是鸿门宴。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我要赴的这个鸿门宴上,我绝对不能示弱!

  晚上,又一次穿着打扮的人模人样之后,我拉上恋心儿和索尔出了门,这一回东方龙老头倒是没有跟来,却让我有些意外,他平时总是不放心我这儿,不放心我那儿,今天这么重要的宴会,他竟然放心我一个人来处理,倒是让我有几分难以接受。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之后,停在了项家大院的门口,项家在北京二环和一环交接的地方有一处四合院,位置不如轩辕家族,但是市价也上了亿。

  我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好些宾客,当然也少不了公孙芳华这个老女人的存在。

  我们三人出现之后,立刻引起了四周人的围观,伴随着窃窃私语,我交上了黑色的邀请函后,走进了项家大院内。

  还没开席,大家都坐在一个个圆桌上,看起来不像是有身份的大人物们,反而像是一群土老百姓开茶话会的感觉。

  我找了三个空位子坐了下来,距离主台还有一定的距离,本来想着今天蒙混过关的我,却被公孙芳华这个老女人一眼看见了,接着隔着好几张桌子对我招了招手,最后硬是将我换到了她的那张桌子上,在外界看来,好像我们关系密切,实际上我知道,她只是不想让我脱离她的视线和掌控。

  坐定之后,整个主台坐了没几个人,欧阳明华没来,只有公孙芳华,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中老年人,似乎都是德高望重之辈。

  而在我的对面还空着两张座位,项狂还没出现,倒是项司会已经坐下,并且开始给自己倒了杯小酒。

  过了几分钟后,有管弦丝竹声传来,有两个人从项家大院的后面走了进来。站在左边的正是项狂,还是花白头发,厚重的眼镜,弯着腰驼着背,只是他的身边,却也站着一个算是我的熟人的男人!

  乘风真人此时满面春风,笑逐颜开地走在项狂身边,两个人不时地说上几句话,看着好像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这一刻,恋心儿的猜测算是验证了!乘风真人真的找到了更大的靠山和东家,因此才会背叛吴选义,而这个更大的靠山就是项狂。

  两人落座之后,宴会正式开始,台子上有请来的京戏名角献声,台子下面大家喝着小酒低声谈论,不时地有人喊一声好,看着不像是超级家族的宴会,反而像是一群戏园子里的看戏人。

  我对京戏不甚了解,也就有些索然无味,正想找个空荡告辞走人,还能顺便盯梢一下乘风真人,却在一出戏唱完的换台之时,项狂举起酒杯站了起来,高声说道:“各位各位,多谢大家赏脸来参加我们项家的宴会,没什么好酒好菜,只是想着大家热闹一下。另外宣布一件事情,乘风真人,原本是精通符纸之术的散客,如今正式加入了我们项家,以后大家还需多多关照。”

  这一刻,大家一起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就在京戏班子再次出来,准备开唱的时候,乘风真人却忽然高声开口道:“诸位,大家都是在灵异圈里混迹之人,或者是听说过灵异圈事情的人。平日里,大家都是客客气气,没什么切磋的机会。今天,借着项家宴会的好机会,我乘风真人技痒,想和轩辕家族未来的家主,端木森切磋一下,不知道端木少爷是否赏脸呢?”

  正题终于来了,千年之前项庒假借舞剑之名,意图刺杀刘邦,却有项伯翼避之。但是如今的我,可是没有援军的,公孙芳华没有在我的背后捅我一刀就算我幸运了。

  我挥了挥手,还算客气地说道:“还是免了吧,这打输打赢,大家都不好看。而且,今天是项家的宴会,大家吃吃饭,看看戏,也是乐事,打打杀杀之类的事情,就算了吧。”

  我这话里带着很浓的推脱之意,却没想到对面的项狂却哈哈一笑,貌似热情地说道:“没事没事,乘风真人成名已久,而且也刚刚加入我们项家,大家点到即止,不需要明刀明枪的杀。”

  接着戏台子立刻空了出来,乘风真人饮尽杯中之酒,缓缓走上了戏台子,对我做了一个拱手礼。我皱着眉头,这是赶鸭子上架,我看了一眼恋心儿和索尔他们,还好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出口的位置,保证了到时候要是真的打杀起来,我们能够安全撤离。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笑了笑,缓步走上了戏台子,对面站着一身黑色道袍,留着白色长须,看起来仙风道骨,实际上却是邪道士的乘风真人。

  “端木少爷,不知道你对僵尸可有研究?”

  他忽然开口问我,这话里有话,明显是在提醒我吴选义变成僵尸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他投靠项家就要杀死吴选义呢?难道功名财团和项家有矛盾?

  就在我脑子里一片混乱之际,只听见一声锣响,对面的乘风真人说了一声:“请!”

  接着他便先动起手来,脚踩连环七星之步,左踏一步脚跟不落地,马上又迈出第二步,如此类推,速度很快,而且身法飘忽,行云流水好似九曲之河。

  我没想到,区区一个邪道士竟然也会对茅山正统的七星步如此熟练,他几个闪身后到了我的面前,双手一甩,竟然打的不是道法,而是拳术,一道铁臂拳的挂式打了出来,双手从空中垂下,我提手去迎,两条手臂碰撞在一起,我却有一种打中了铁板的感觉,我手臂一痛,往后退了半步,他却又打来一式,显然是看出我对传统武术没有什么招架经验,竟然想以传统武术打败我!

  不过,很显然他也小看了我,第二式刚一打来,我左脚往左边跨出一步,让开了半个身子,接着右手击出,手掌按在了他的心口处,用肩膀带动整条手臂往前一推,手上更有烈焰爆裂,这一击,直接将乘风真人给打了一个倒栽葱,摔倒在了地上,不过他很快就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但是身上的黑色道袍已经破开了一个大洞,并且也算是败了一招,若说是点到即止,那他就已经输了。

  然而,坐在台下的项狂却没有一丝要喊停的意思,慢慢悠悠地喝着茶,仿佛看戏一般地看着我们对打。

  乘风真人刚刚败了一招,此时不敢骄狂,反而谨慎起来,从腰间拿出两个小木牌,这小木牌上有红色的字迹,虽然看不真切,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其上有一丝丝邪气环绕!

  这家伙看来还是忍不住,要使用邪道之术了。

  这下子,我反而不急了,要看的就是你的邪道之术,到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给你抓个现行,邪道士在圈子里很受排挤,到时候不仅能够抓住乘风真人的证据,还能落了项家的面子,一举两得!

  对面的乘风真人见我不着急,反而有一些奇怪,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两块小木牌往地上一插,这戏台子明明是木质的,但是此时这两个木牌子却能够插入进去。

  接着他手上打出法决,念念有词起来,不多时,两个木牌上有红光闪烁,便是其上的红字,这些红字渐渐发亮,邪气也开始浓郁起来,我也不急着动手,等着他继续玩下面的花样。

  过了将近十多分钟之后,红字猛然间大亮,接着两个木牌同时爆开,里面有红光落在了他的双手之上,我看见他的双手被红光包裹,他一挥手臂立刻在空中划出红色的光影,显得很是神奇,但是这邪气却没有消失。

  “我本是邪道士一名,知道一些奇特的炼器之法,前些天我取来阴间腐烂之木为材料,打造的这两块木牌,其上以公鸡血为媒介,画出战符,打碎之后,能够提升我这双手的战斗力,端木少爷,我们接下去还有的玩呢!”

  他双臂挥动,恍若在空中有火光跳动,只是他大大方方说出了这木牌的制作方法,仿佛完全不害怕自己邪道士的身份暴露,却让我越发有一些奇怪。

  转头一看,在场所有人听见他是邪道士之时,却没有一点反应,这时候的我才明白过来,这是项家的宴会,在场的人都是项家的人,哪里会不知道乘风真人的来历,到头来,还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以为戳穿了乘风真人邪道士的身份,就能够获得大家的支持,不过只是我太天真了而已!

  这场比试,看来我要拿出真本事了!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百零八章 项家鸿门宴!”

  1. 回复 2016/07/16

    端木森

    我都这么强了?这种歪瓜裂枣竟然都不能秒杀?杀了林动遇到的所有敌人就都是林动级别的了。

  2. 回复 2016/08/18

    Anonymous

    这种比试明显是不平等的,男主是超级家族的继承人了,怎么可能自己下场和野道士比试周易李迅之类的上来都抬高了对方身份。作者脑残。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