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零七章 血池邪尸

  阴气和鬼气汇聚的地方我可是没少去过,阴间便是最大的阴气鬼气汇聚之地,不过比起这二气来,三气汇聚的地方,我却没怎么见过。

  所谓邪气,可以说是虚浮飘渺之物,也可以说是真实存在的某种邪念,一般来说,邪气多存在于僵尸的体内,但是如果这个在里面的是僵尸,那为什么我没感觉到尸气呢?

  一时间,我竟然也有了几分不确定。

  有道是,江湖水深。灵异圈便是江湖,很多奇门法术,我也没见过,邪道士的手段我见过的太少,这里面要是真的炼制出了什么怪物来,只怕我还真是没见过。

  看了看黑暗之中的房间,因为背后有光透进去了,所以还算看的清楚,类似是一个浴室的样子,虽然满是血迹,而且有腥味飘了出来,但是还是能看清楚的,左边是个马桶,还有一些橱子,右边是一个浴缸,浴缸里应该有液体,而且还泡着什么东西。

  我往里面走了一步,钻进黑洞的一刻,我转头,看见地上有四条锁链,虽然是沾着血,不过我还是能够看出这锁链至少有半条手臂这么宽。

  用这么大的锁链,在锁什么呢?

  满怀疑问和警惕之心,我慢慢地向浴缸的方向走了过去,探头张望了过去,看了这一眼,一瞬间我差点石化了,里面竟然泡着一个人,虽然只是露出了小半个头,而且全部被红色的鲜血覆盖着,但是我还是看的出来,这绝对就是一个人!

  我往后退了一步,右手天机眼的白光一闪,照在了血池之上,这血池上立刻冒出了一片烟雾,还有“滋滋滋”的烧焦的声音传来,更让我吃惊的是四条锁链同时动了起来,好似里面浸泡着的人有了反应!

  结合刚刚听见的锁链声,还有蓉小欣的反应,我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手上的白光横扫而出,对着血池再次一挥,这一回,锁链的反应更加剧烈了,而且我还听见了一声声低沉的吼声。

  紧接着,“嘭”的一声,浴缸在顷刻间碎裂,里面的血水翻腾了出来,流过我的脚边,我将白起和莫良召唤回来,对面,一个身材略显消瘦,但是个子比我高的家伙竟然慢慢地站了起来,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是觉得他这个身姿我有点熟悉。

  他低着头,鲜血顺着他的手臂,衣服,滴落在了地面上,我的鞋子都被这翻腾出来的血水给沾湿了,只是此刻的我,全神贯注地看着面前的怪物,并没有注意到鞋子。

  他刚走了几步,就被锁链给拉住了,四肢上各套了一根铁锁,限制住了他的行动。我冷冷一哼说道:“白起,劈了他!”

  白起得令,一剑劈了过去,银色的剑气砍中了对面这个怪物的身体,将他的整条肩膀都给卸了下来,捆绑着锁链的手臂断裂了,他却一点知觉都没有,而且在几秒钟之内,地上的血水汇聚到了他的手臂上,不多时,一条崭新的手臂重新变化了出来。

  这样的恢复能力可谓逆天,但是更逆天的是他似乎完全没有了痛感,而且我即没感觉到他的身上有尸气,也没感觉到他是鬼魅之物,整体而言,就好像是单纯的死尸!

  “不对,肯定不对,死尸不会变成这样的,不成僵尸哪里来的自愈能力?不成僵尸怎么会行动?”

  我自己都有些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然而,对面的死尸却不给我继续思考的时间,它伸出手抓住了另一条胳膊,竟然将自己的另一条胳膊给扯了下来,这一幕看的我心里直发凉,自残!就算是僵尸灵智不够,妖兽只有本能,也不至于自残吧,但是很快,血水汇聚到了他断裂的手臂上,一条新的手臂重新长了出来。

  不仅如此,他还如法炮制,将自己的两条腿全都撕烂,但是新的腿几分钟内就会长出来。就在此刻,莫良却在我身边低声说道:“我注意到,他每一次再生肢体,地上的血水就会变少,应该是利用血水再生的,你将血水全都烧掉,看看效果。”

  我一听这话,立刻照办,整个人快步狂奔,趁着对面的尸体还没来追我,我直接跳出了金属洞,然后放出天机眼的烈焰,对着里面一通猛烧!

  天机眼的烈焰何等高温,地上的血水很快就开始冒泡,接着开始蒸发,尸体似乎很害怕烈焰,根本就不敢靠近我,只是在对面低吼,不断地用手臂敲打墙壁,整个墙壁“咚咚”直响!

  整个燃烧的过程超过了五分钟,当地面上的血水全部蒸发,连地板都被烧成了黑色之后,我让白起冲了进去,这一回,白起手起剑落,将尸体肢解成了数块,而它却再也无法再生!

  我走到彻底死亡的尸体边上,看了一眼后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这个尸体之前我就看了眼熟,但是因为有血水挡着他的脸,我看不清楚所以无法判断。不过这一回,我是看仔细了,这血水挡着的脸,赫然就是吴选义!

  这位功名财团太子爷怎么会被人暗害到了这步田地,我放出一把火将尸体烧成了灰烬后,立刻跑了出来,找到了昏迷的蓉小欣,让周易接触了催眠术后,她一醒过来,又恢复了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而我则一把抓住她的手,皱紧了眉头问道:“为什么吴选义会在这里面?还有为什么他会变成尸体?乘风真人呢?”

  面对我一连串的问题,一直在电视屏幕上表现出青春靓丽,嘴皮子很溜的蓉小欣却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头,接着直接昏迷了过去。

  这一回可不是催眠术,而是直接昏迷了过去,蓉小欣这一昏迷,我是真的没办法了,让周易先抱着他先去了医院。

  却在此时,李迅从右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不少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大部分我没见过,但是有一样我还是很眼熟的,赫然就是昨晚贴在我床底下的紫色符纸!果然,这邪道士就是藏身于小道观内,但是为什么今天没有回来,道观为什么会变空,还是个未知数。

  回到了四合院里,意外的是,老太太虽然没有回来,不过恋心儿,玉罕,木梁纯子却已经出现在了四合院的大院里。

  玉罕对我挥了挥手,很是热情地打招呼,我笑了笑走到恋心儿面前,问道:“身体都没事了吧?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恋心儿却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某人在阴间放火烧我,我都没死,如今怎么会死呢?对了,你们刚刚去哪里了,周易人呢?”

  恋心儿这么一说,我才将事情交代给了她们听。恋心儿想了想后说道:“邪道士,我倒是有接触过几次,不过都没有很深入的和他们交流。不过,邪道士都很古怪,因为他们人缘不好,所以大部分炼制的法器材料,草药,都要去买,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所以,邪道士都很缺钱,很多财团都会找邪道士作为顾问。不过,只要有人出更多的钱,邪道士立刻就会投奔更高的人而去。如果你说的那个乘风真人真是一名邪道士的话,那他可能就是找到了更好的靠山和东家,而新的东家让他杀了吴选义,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恋心儿的分析和我心中所想其实是不谋而合的,但是眼下乘风真人不见踪影,我到哪里去找这个邪道士问问清楚呢?

  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和吴选义不和,前几天还抽过他一个巴掌,一定都会认为是我故意杀人灭口,这事情恐怕还要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

  就在大家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东方龙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封黑色的信,递给了我。我一看,眉头不由得又皱了起来,这黑色的信是一份邀请函,而且还是饭局的邀请函。

  不过邀请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我戏耍了一把的项狂,而他用黑色的信封装信,这意图已经很明显了,明显是鸿门宴一场,不过我可不是刘邦,没必要一定去赴宴。

  所以,我索性将信封丢还给了东方龙,顺口说道:“替我找个借口,就说我没空,身体不适之类的借口就行。”

  我说完之后,就往里面走,本来以为我交代两句东方龙就会照办,谁想到他竟然跟着我后面,又走了过来,重新将信封塞给了我,然后沉声说道:“老太太的意思是,你要去参加。项家的邀请,我们轩辕家族从来就没有缺席过,所以你不能开这个先例。”

  我心里那个窝火啊,老太太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我这边吴选义的事情还没落定,各项训练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还偏偏非要去赴这场鸿门宴,简直就是吃饱了饭没事干。

  不过,既然老太太发话了,我就必须得去了,叹了口气,将黑色信封收了起来,无奈地说道:“准备衣服吧,我可搭配不来今晚的穿着。”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