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零六章 道观邪事

  紫竹,并不罕见,很多道观之内都有种植,因为紫竹喜光耐阴,所以对于很多阴魂或者是鬼魅都有克制的作用。

  但是如今这紫竹都死了,而且看起来还不是被砍断或者是人为破坏的,而是被某种邪气给破坏的,这一点上就说明这小道观内一定有很不寻常的厉害邪物。

  再加上此地有鬼气出没,我心中更是坚定了一点,那个跟在吴选义身边的应该是个真宗的邪道士。

  我从墙上落下,周易和李迅跟在我的身后,我们站在小道观的院子内大喊道:“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可是连续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

  我正想走进去,却听见从道观的房子深处却传来了一声突如其来的敲击声,“咚!”这突然传来的敲击声,有一些沉闷,不过响了一下之后就没了下文。

  “周易,你绕到道观后面去看一看,李迅你绕到道观的右边。我从左边开始搜索,这道观看起来不大,不过听刚刚那一声,怕是在地上还有类似地下室的存在。大家小心一些,发现邪道士了,能对付就对付,不能对付就招呼我们。”

  我布置下去之后,两个人很快就散开了。

  因为没有带什么工具出来,所以我先进了道观的正门,想要找一些类似镇魂符或者是驱鬼的工具,但是一走跨进门,我就发现了不对。

  我虽然不是一个纯粹的道门中人,我施展道术也修习佛法,不过所谓进门点香拜三拜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意思就是说,我既然用了道术也修习了法术,那一进入道观或者是佛寺,总要点上一炷香,然后拜一拜,算是回报。

  一般道观的三清像之前的案台上,总会有散的香放着,但是我低头一阵搜索却没有发现任何散落的香存在。这还不算,我还惊讶的发现香炉竟然也空了,就算这只是一个小道观,但是香炉不空这个道理应该他们也是知道的。

  我正纳闷呢,一抬头,却看见了更让我吃惊的一幕!我看见一抹黑色的香灰竟然擦在了三清像上,这让我双眼发直,这一看就是人为的,谁这么大胆子,竟然连三清像都敢捣乱!难怪没了香灰!

  心中满腹疑问,我开始向着左边走去,刚刚那一声敲击声是从左边传来的。一走进左边的偏厅,四周的鬼气就立刻浓郁了起来。

  不过鬼气虽然浓郁,不过我还没有看见任何一头阴魂或者是厉鬼,更没有听见哪怕一声哭泣声,皱着眉头,继续往里面走,果然整个道观并不大,我走到了左边偏厅的尽头,还是什么都没发现,正疑惑呢,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一接电话,传来的是周易的声音。

  “老大,我在道观的后院发现了一些蛇和乌鸦的尸体,而且浑身的血都被放干了,尸体还没烧,有一些都已经开始变臭腐烂了。我初步算了算,这么多尸体的鲜血全部算起来,应该有一个浴缸这么多。”

  周易这话让我更加奇怪了,这些生物之血都算是邪物,吴选义身边的这个邪道士到底在干什么?难道是在炼制什么邪门的东西?对于邪道士的手段了解不多的我,此时正准备往回走,却偶然间看见有一些不和谐的地方。

  我在书架上看见了一个花瓶,白底青花,看起来很素雅,我对古董也不是特别懂行,不过真假古董还是能看出来的,这花瓶应该是真货,至于什么年份,什么窑烧出来的,我看不出来。

  不过既然要往回走,那我还是好奇心作祟,想要顺手将它拿起来看一看底部有没有落款,只是我这一拔,这花瓶竟然没动,这下子我心里都是一惊,怎么会没动呢?

  接着又是一拔,还是没动,感觉底部好像是作死的,好好的一个真货底部干嘛给粘死在了书架上,难道是怕人来偷?

  不过我也是经常看一些电视里的机关场景,这花瓶难道是机关?我心思一动,缓缓转动了一下这个花瓶,果然,花瓶底部发出了一声声清脆的“咔咔”声。

  我一听见这声音,心中一喜,果然是有机关啊!这“咔咔”声八成是齿轮转动的声音,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接着,我再一用力,花瓶彻底转动了起来,我满以为旁边的书架会露出一扇门之类的,反正电视里不都是这样放的吗?

  结果,坑爹的是,书架没开,也没有什么机关,这花瓶被我整个拧碎了,我那叫一个尴尬!看了看底座,还真是被粘在书架上的,刚刚的“咔咔”声,不是什么狗屁的机关,而是这花瓶瓶身脆响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份的古董,但是我这一手贱,得了,还真毁掉了一件宝贝!而且这道观也太不上档次了吧,古董还粘在书架上!

  我一时气愤,踹了一脚书架,没想到我这一踹,却有了意外的发现,书架后面传来“铿铿”的声音,就好像是撞击在了金属上的感觉!

  书架背后怎么会有金属板?我将碎掉的花瓶瓶身放了下来,然后又对着书架踹了几脚,这一回我更加确定,书架的背后有金属板无疑!

  我眉头微皱,放出了白起,让白起一剑将书架给劈开了,书架倒塌下来之后,露出了藏在书架背后的一大块金属铁板,不过是被封死的,四周用铆钉给钉的死死的,我走到金属板前,贴着金属板听了听声音!

  忽然间,里面猛地传来了一声敲击声,很沉闷的声音突然传来,吓了我一跳,我双眼一睁,里面居然有东西!

  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的东西八成不是什么好玩意,按照此地鬼气的浓郁程度,加上周易发现的乌鸦和毒蛇的尸体来看,这里面八成是什么怪物。

  我往后退了一步,同时放出了莫良,严正以待,接着让白起再次挥剑,白起的杀神剑带出一连串银色的光辉,剑气狠狠地撞击在了铁板之上,只听见“咔嚓”一声,杀神剑的剑芒劈断了铁板,露出了一条缝隙,我示意白起先别动手,走到缝隙之前,往里面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就在我想往后撤的时候,猛然间有一只眼睛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很突然,饶是我如今心理素质过硬,忽然有一只满含血丝的眼睛出现,我也被吓了一跳。

  我往后一跳,大声喊道:“里面有人吗?”

  我这一喊,里面先是安静了一下,接着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还有深深的恐惧,疯狂地喊道:“有人有人,我在里面,救我啊,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这声音很凄凉,不过听起来却有几分耳熟,再一回想,竟然是蓉小欣的声音!这女人怎么会被关在金属板后面了?她不是和吴选义在一起吗?

  不过,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大声喊道:“我是端木森,你先退后,我劈开这金属板救你出来。”

  一听见我报了名字,蓉小欣立刻大喊道:“端木森,真的是端木森吗?救救我啊,快啊!里面,里面的东西要醒了,我会被它吃掉的,求求你,快点救我啊!”

  她这话说的我心里一沉,里面居然还有东西,而且听这意思,应该是非人类的怪物!我顿时眉头紧锁,等蓉小欣退后之后,我立刻让白起连挥三剑,在金属板上劈出了一个大洞,接着我走到金属板的洞口,还没站稳,里面就有一个人影,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地冲了出来,扑进了我的怀里!接着我就听见深沉的哭声,大声地对我说道:“端木森,端木森,真的是你,太好了,我差一点就死在里面了!”

  我看见她的头发上,还有身上的衣服都很脏,而且还沾着血迹,整个人精神有些恍惚,浑身颤抖个不停,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抱着我就不撒手了,肯定是受了非常重的惊吓!

  我掏出手机,给周易打了电话,周易立刻赶了过来,我让蓉小欣先跟周易出去,可是她就是抱着我死活不撒手,就在这时候,我听见金属板后面的黑屋子里有一些锁链滚动的声音,“哐啷啷,哐啷啷……”蓉小欣听见这声音,整个人一僵,连声说道:“它醒了,它醒了!端木森,它醒了,会吃掉我的!”

  我没办法摆脱蓉小欣,给周易使了个眼色,周易立刻走过来,抓住蓉小欣的脸,用吸血鬼特有的催眠术将蓉小欣催眠,接着我才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女人。

  周易带着蓉小欣退了出去,而我此时走到了金属板的洞口,往里面张望了一眼,看见一地的鲜血,房间里密不透风,阴气邪气鬼气,三气汇聚,邪恶至极!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