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零五章 邪道士

  我让白起一剑将桌子给劈开了,这一幕是谁都没想到的。

  “你想干什么?”

  项狂皱紧了眉头问道。

  我却笑了,慢慢摊开手,露出一张满是歉意的表情说道:“其实,我也觉得今天这一桌子的菜,很难吃。很显然对您的来访,我们准备不足,没有摆出满汉全席也就算了,还拿出这样的菜式来,连我自己都说不过去了。”

  我这话,说的公孙芳华和项狂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却微笑着对东方龙说道:“东方爷爷,你去厨房里拿两块上好的牛肉出来。我决定亲自下厨,为两位前辈做一餐。我虽然年龄尚浅,但是却已经有了十多年的下厨经验,相信两位前辈吃到我烧的菜,一定会对我有所改观的。”

  东方龙何等聪明,看见我对他使了个眼色,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转身走进了厨房内,不一会儿拿出了两块上好的牛腱肉,放在了盘子里端到了我的面前。

  项狂和公孙芳华,这两个老狐狸都没说话,而是看着我,等着我下一步的动作。

  说实话,我烧菜不难吃,不过也算不上有多好的厨艺。今天,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两个刁难我的老家伙吃一点苦头。

  不过,这表面功夫我还是要做到位的!

  我一挥手,从天空中放出了两张阴阳双鱼图,这两张阴阳双鱼图落下后,立刻停在了我的面前,我将两片牛腱肉放在了阴阳双鱼图上,接着,背后星图打开,唤出数道星光,从天而降击打在了牛腱肉之上,将这两片牛腱肉打了个稀烂。

  最后,我放出天机眼的烈焰,狠狠烧过两片牛腱肉,牛腱肉根本就没有放出浓浓的肉香味就直接被烧糊了。

  而我则一挥手,两张阴阳双鱼图飘到了项狂和公孙芳华的面前。

  “两位前辈,这可是我的一番苦心,还请不要浪费了。虽然我们家老太太不在,不过我作为轩辕家族的正式继承人,若是对你们招待不周,怕是会被老太太责难的。还请,品尝!”

  我最后说出的品尝两个字,语气很重。

  牛腱肉已经大面积变成了黑色,而且放出了很浓的焦味,项狂和公孙芳华几乎同时做出了一样的选择,一个将项司会拉了过来,一个将欧阳明华拉了过来。

  然后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两个年纪大了,牙齿不好,你们两个小辈品尝一下。”

  接着,我笑看项司会和欧阳明华两个人苦着脸,将烧焦的牛肉吃了个精光,之后两波人很快就告辞了,并且没多废什么话,就逃出了四合院。

  他们一走,仆人在收拾地上的残局,而一直在暗中观察的索尔老头缓缓走到了我的身边,低声说道:“小森,这两波人怕是联手了。”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心里也有这种感觉,公孙芳华和项狂之间的默契我都能看的出来,两个家伙绝对是勾结在了一起,一个要谋求轩辕家族的家主之位,一个是想打压轩辕家族,正好不谋而合。

  今天的这次宴席,不过只是交锋的开始,更艰难的战斗还在后面呢!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8点多了,本来就被各种训练折磨了一天的我,还被两个老狐狸折腾了一把,更是感觉有些疲惫,打了个哈欠,准备回房间睡觉,一进房间,我意外地发现自己房间的窗户开着,我走到窗户边上,往外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

  轩辕家族对于仆人的要求很严苛,但是仆人的收入和福利也很高,他们不可能忘记关窗户。心中觉得有一些不对,难道是有人进过我的房间了?会从窗户进来的,无非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贼,但是这里可是轩辕家族,一般的毛贼根本就不可能进的来。另一种可能就是灵异人士。

  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没有任何人影也没有任何鬼影,我正纳闷,是不是自己错觉了,这开着的窗户是某个不当心的仆人开的。

  走到床边,撩开床罩,正准备躺上去,我心头却忽然微微一动,之前我已经检查了整个房间,但是这床底下却还没有检查。

  我缓缓弯下腰,看向了床底下,里面也不是很黑,看的还算比较清楚,果不其然,我看见在床板底部贴着一张紫色的符纸,贴的很平,不易察觉!

  我伸出手将这符纸给揭了下来,这符纸一落在我的手心里,我立刻看见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紫色气息飘出了窗外,消失不见。

  接着我低下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紫色的符纸,符纸的质地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紫色的符纸并不多见,一般茅山和龙虎山这样的大门大派,施展灵符的时候用的都是黄色或者是白色的符纸,代表了正气凌然。

  只有一些走了歧路的邪道士会用这种紫色的符纸,这符纸上所画的符文也很有讲究,一般的法术都是用朱砂所绘,偶尔用一些妖兽之血或者是道士自己本身的鲜血也行,不算邪异,只是为了增加一些灵符法力的强度。

  可是此时我手上这紫色的符纸却是用黑色的液体缩回,我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这黑色的液体里带着一股淡淡的臭味,接着我咬破手指,让一滴鲜血落在了这符纸之上,没一会儿我就看见在紫色的符纸上冒出来一股怨气,这怨气不强,也就是相当于一般的阴魂而已。

  不过若是普通人,没有察觉睡着之后,没有任何的防备,冷不防被一个阴魂缠身,吓的阳火虚弱,虽然不一定致命,但是保证百病缠身,要倒大霉!

  我在北京仇人不多,会来对付我的,目前看来只有三批人,第一批是救亡者,第二批是公孙芳华的人,第三批就是吴选义的人。

  前两批人不可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就算是阴我也会用一些高级的手法。那么,很显然,答案已经揭晓了,结合白天我在他的车子里看见的那个老道士,我心中有八成把握,就是这个老道士趁着我们在主厅招呼客人,所以想来偷偷阴我。

  我将符纸给撕成了两半,手中火苗一蹿烧成了灰烬,之后拎起电话,将周易和李迅叫了进来。

  两个人正在打牌内,被我一喊立刻跑到了我的房间里,我直接了当地说道:“明天帮我查一下今天白天来的那个吴选义是不是带着什么灵异人士。如果带着的话通知我他的住址,我要去会一会他。”

  李迅听后疑惑地反问道:“老大,你都是轩辕家族的正式继承人了,为什么不利用他们的情报网络呢?这不是查起来更快吗?”

  我却摇了摇头回答道:“不行,目前轩辕家族的情报网络都在公孙芳华的监视之下,我这边一有风吹草动,她立刻就会知道,还是你们去吧,这种小角色我也不希望劳师动众。”

  听了我的话后,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第二天,我正在上礼仪课,面对那个该死的老太太的时候,周易和李迅已经回来了,并且也带回来了相关的情报。

  “功名财团的确是有几个灵异人士作为顾问养着,不过本事都不算很大,吴选义一直带在身边的是一个散客道士,道号乘风真人,据说早些年是在泉州也就是福建那边游历的,有几分道行不过也不算是很厉害的角色。只是,听说他有一手御风的手诀很是巧妙,能够将无形无影的风当做工具来使,另外,他也算是半个邪道士,会一些不入流的邪道法术。他的住址也查清楚了,你要去会一会他吗?”

  听完周易的话后,我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要去会一会他,敢在我的床底下贴灵符,他的胆子可比他的本事要大多了。”

  周易开车送我到了这个乘风真人目前所在的住处,是在北京东岳庙附近的一个小道观里,我们到的时候大门紧闭,里面一片安静。

  我敲了敲门,没人搭理,我皱了皱眉头,难道他们知道我要来所以避而不见?我索性翻了个墙头,进了小道观之内,一进道观,我首先看见的,是道观内养着的一排紫竹,全都发黑坏死了!整个道观内,有好几股淡淡的鬼气徘徊,都不深,但是都凝而不散!

  我抬头看了看天,今天北京的天空也不算特别的晴朗,看起来有一些阴沉沉的,而且还有大片大片的云朵飘过,会挡住阳光。

  我皱着眉头,心道:道观之内,怎么会有如此明显的鬼气呢?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八百零五章 邪道士”

  1. 回复 2017/01/22

    三木

    端木森最帅!!!

  2. 回复 2017/02/05

    蒋天心

    老子是蒋天心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