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九十五章 一份情守了一生

  首先,听到这句话后,第一个被惊呆的人是我。

  其次,听到这句话后,全场所有的人,包括媒体记者也全都惊呆了!

  最后,老太太还无比淡定,并且可以说是有些调皮地伸手捏了捏我的脸,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亲昵地说道:“各位,请鼓掌吧。”

  接着,在阿虎和光头大汉的带领下,众人皆是热烈的鼓掌,而老太太则一边微笑一边轻声地说道:“你的下巴快掉下来了,请闭上吧。”

  然后,她伸手将我的下巴给合上了,有很多人走上来,握住我的手,对我说道:“在下某某公司的老板,端木公子还请不要见怪。不对不对,应该称呼您为轩辕公子了。”

  我很机械化的和一个个人握手,甚至还看见蓉小欣满脸吃惊地望着我,漂亮的脸蛋上遍布着深深的震惊。

  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此时脸上露出深深的震惊,皱紧了眉头,最后拉着蓉小欣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老太太勾着我的手,带我在人群之中穿行,身边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深深的笑意,几乎全都是虚伪的,没有真情,但是这说明了一点,他们都想巴结我。

  和上一次我就任阴阳代理人协会总会长的时候不同,那一次,整个会场内所有的人都是我的敌人,没人接纳我,但是这一次,同样身穿昂贵的衣服,同样站在众多所谓名流之间,只是,这一回,我成了真真正正的焦点。

  我不明白老太太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要给我编造一个身份,然后硬塞给了我一张惊天的彩票。

  轩辕家族,中国超级家族,财富无法估量,实力深沉似海,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就好像在做梦一般。

  我望着老太太的侧脸,这个饱经风霜的女人心里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灯光有些炫目,香槟有一些干涩,只要我一落空,就会有美丽的女人走到我的身边,和我搭讪,说一些露骨的话。

  或者是有上市集团的老板,政府的政要走到我的面前,向我递上名片,接着说要带我去打高尔夫。

  说实话,我连足球都踢不进!

  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九点,大家陆陆续续地散了,我的手上还拿着一大堆的名片,光头大汉走到我的身边,将我手上的名片拿了过来,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这些地位低下的人的名片,以后你不用拿了,他们今天有幸能够参加这一次宴会,就是他们的荣幸了。老太太在楼上等你,上去吧。”

  我满怀一腔疑问,走上了楼,站在了老太太空空荡荡的房间里,看着她坐在阳台上,桌子上放着热气腾腾的红茶,手上夹着一支烟。

  我缓步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还没开口问话,却已经看见了老太太身边的地方有一团被揉烂的纸张,我捡起来看了一眼,虽然全是英文,不过我还是看懂了。

  梅奥诊所的病危通知书,血癌晚期,全身扩散!而患者的名字,签名是老太太的名字,公孙云。

  梅奥诊所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私立非营利医院,医疗水平强大到让很多国家的医疗机构侧目!

  我皱紧了眉头,吃惊地问道:“您,您患了血癌!”

  老太太转过身来,这一刻,她脸上的黑纱已经被撩了起来,我看见她下颚的部分,有明显的肿大,她的面色惨白惨白的,看着就像是涂了十多层粉底一般!

  血癌的晚期症状我还是知道的,莫名其妙的身体肿大,贫血会引起脸色惨白……

  这就是为什么,老太太要将面纱放下来挡住自己的脸。

  “治不好了吗?灵异的方法也试过了吗?您可是轩辕家族的人,他们就一点没有办法吗?大不了给您换个身体,大不了……”

  我忽然有一些着急,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里很着急,明明对于这个生活极度奢侈,视人命如草菅的女人很讨厌,明明对她没有好感,逼着我穿我不喜欢的衣服,逼着我装上等人,明明我不喜欢这一切,明明我不喜欢她的,可是,可是为什么,在看到这张病危通知书的时候,看到她苍白畸形的脸时,却很心痛。

  “不需要你的同情,我是自己不愿意继续延续我的寿命。坐吧,我来给你说一说我的故事。”

  她放了一根烟在我的面前,然后让阿虎倒了一杯红茶给我。

  我却没有喝,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我20岁那年认识了25岁的昆仑和23岁的长陵,他们救了我,我跟着他们屁股后面混。那时候,虽然我过的日子并不是锦衣玉食,有时候和他们一起捉妖,还要睡在破庙里。但是,我却很快乐。那时候没人知道我是轩辕家族的大小姐,他们只认为我是一个长的可爱,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昆仑那时候喜欢摸摸我的头,然后对我说‘别怕,有我呢,来妖怪了,我就用符灭掉它。’”

  说到这里,老太太吸了一口烟,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伸出手拿过了她手上的烟头,直接按在了烟缸里,没好气地说道:“不许抽了!”

  她莞尔一笑,却看着我,满头的银丝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轻声说道:“你有时候和昆仑还挺像的,那时候我抽烟,他也这么骂我,说我不学好。”

  这一秒,我看着老太太满是皱纹,褶皱的脸,岁月无情地在她的面容上烙下了深深的痕迹,或许这是老太太花再多钱也买不来的吧,那就是过去的时光,买不来那一段和王昆仑,王长陵一起探险漂泊的自由日子。

  “后来,他们两个都喜欢上了我。可是那时候的我挺自私的,其实我喜欢的是昆仑,但是却不想是伤害了温文尔雅的长陵,于是就将自己的感情隐藏了起来。在昆仑27岁生日的那一年,我们偶然间看见一个美国水兵扔在地上的海报,上面是一辆很帅气的摩托车。昆仑那时候说,有一天要是有一辆这样的摩托车,该多好。于是,我当了一个家传的手镯。托关系,帮他买到了这辆摩托车。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长陵知道我是富家大小姐,而昆仑还傻呵呵地后知后觉。我们继续流浪,又过了一年,长陵向我表白,说他喜欢我。我拒绝了他,伤心的长陵,晚上硬是带着我,开着昆仑的摩托车在路上狂飙,那时候我们在陕西,路边上都是悬崖,深不见底。他不会开摩托车,才开出去几百米就一个翻车,关键时候,我们两个都扒住了岩石。后来,昆仑赶来,在我们两个之间,昆仑选择了先救我。因为那时候的我已经支撑不住了,等昆仑将我拉上来后。长陵看着我扑入了昆仑的怀抱里,绝望的他松开了手,掉下了万丈悬崖之下。他落下去的时候,还对我们大喊‘我恨你’。”

  说到这里,一直微笑的老太太,脸上爬满了泪水,这些浑浊的泪水,看起来却那么的珍贵。比我见过所有的泪水都要珍贵,因为,这是沉淀了数十年的眼泪。

  “您一点都不自私,是他想不开。而且,他不是还活着吗?”

  我宽慰道。

  老太太站起身来,看着阳台外面的上海夜景,摇了摇头说道:“后来,我回了家族,心里愧疚的我,终究没有和昆仑在一起,而昆仑也回了风山王家。我通过家族的关系,知道了长陵没有死的消息,我和他见过一次面,他说恨透了昆仑,我怎么劝都没用。而我和昆仑再见面,已经是那之后十年了,他已经成为了通天会的长老,而我则是轩辕家族的正式继承人,我永远都忘不了,再相见的时候,昆仑看着我,平静地说道‘你和十年前一样美丽,只是没想到,你的身份这么显赫。’而我只是对他微笑,看着他缓步离开,我想拉住他,但是他已经走远。我们终究是不可能的,他只是一个灵异人士,而我是轩辕家族的继承人。”

  我听见她轻轻地叹息,缓缓转过身来,头发很乱,满脸疲惫,老态龙钟的她看起来却还是很美。

  “我欠长陵一条命,所以,我拒绝了家族要为我更换身体的决定。我欠昆仑一份爱,他没有子嗣,我也没有,所以我让你成为了轩辕家族下一任的继承人。这就是我选择你的原因,我只能再活半年了,这半年里,我会带着你走遍华夏大地,我会帮你扫平所有不服的声音,我会让你从一个小小的阴阳代理人,变成超级家族的真正继承者。我知道你要和救亡者大战,有了我的帮助,你才有足够的资本挑战救亡者。而我的要求,就是……”

  老太太还没说完,我已经站了起来,插话道:“只要陆长陵不来犯我,这一次,我不会再对他出手,若是他再来犯我,我不会留情。”

  说完之后,我敲了敲墙壁,楼顶上传来一声惊讶的轻咦声,接着我看见一道黑影夺路而逃。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