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鸣泣刀之威

  光头大汉倒在地上之后就没了动静,看起来像是昏迷了过去。

  而陆长陵双手在身后一背,缓慢地走了过来,眼睛一直看着我身边的老太太。

  “小云,多年不见,你还是对王昆仑念念不忘啊。还是一样帮着他。”

  陆长陵这话说的有些古怪,透出一丝丝的不满和酸味。

  老太太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陆长陵,声音里有一些颤抖,低声说道:“长陵,当年的事情,难道就真的不能过去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将仇恨埋藏的这么深呢?你就这么恨他吗?他可是你的哥哥啊!而且,当年的事情,是我的错,不能怪昆仑。”

  陆长陵却冷笑了一声,说道:“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我心中比谁都清楚,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找你的,而是为了找这个小子的。”

  陆长陵指着我说道。

  “小子,我警告过你,放弃对我的调查,我会放你一条命。也不会再伤害你身边的人,但是你居然还偷偷地派人来查我的老底,怎么?觉得我好欺负吗?还是觉得你杀了林动,就很了不起了吗?”

  陆长陵的话里带着深深的挑衅,和我之前在黑白照片上,看见的那个差u站你和书生长衫,风度翩翩的年轻人,一点都不像。

  “哼,这么说,你今天来是准备要了我的命咯?你要是有这本事,我倒是想领教领教。”

  我手臂一抬,放出了白起,白起持杀神剑飘浮在天空中。

  “老家伙,我可先说明白了,上一次我让你跑了是因为你劫持了女人质,这一次,我不会再留手了。”

  我一挥手,白起正要冲过去,陆长陵却冷哼一声,从腰间拿出了一块用黑布包裹着的东西。打开之后,我竟然看见这布片里放着的是一块被纸符封印着的黑色碎块,在他的手中,散发出红色的光芒,这红色的光芒在黑夜里很是夺目。

  “白起先别过去!”

  我快速地说道,白起止住了前冲的魂体,对面的陆长陵此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阴仄仄地说道:“让它别过来就对了,不然,一代杀神白起可就要在这里彻底陨落了。不过,其实也无所谓,因为很快你就会死在我的手下,到时候你的鬼纹也都会跟着你一起灰飞烟灭!”

  他说完之后,咬破手指,将沾着自己血液的手指按在了他手上碎片的黄色纸符上,在他的手指接触到黄色纸符的刹那间,整个黄色的纸符瞬间燃烧了起来。

  这一刻,我才反应过来,这黄色的纸符分明就是茅山五老用来封印鸣泣刀碎片的!也就是说,他正在解封鸣泣刀的碎片不成?

  我心道大事不好,反而收回了白起,接着施展鬼纹极变,将黒木和清灵子之魂全部吸收,身体刹那间半魂体的状态,朝着他飘了过去。

  我的速度极快,身子在空中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黑影,黑影在风中划过,一甩手,放出了数道黑色的鬼手,想要困住陆长陵的身子,但是就在鬼手碰触到陆长陵身子的一刻,陆长陵却面带冷笑,低声说道:“来不及了,小子!”

  这一刻,所有的黄色纸符全部都燃烧殆尽,红光冲天而起,这红光和赤霄宝剑的红芒不同,鸣泣刀的红光之中,更偏向于暗红色,就是这么一片小小的鸣泣刀碎片,竟然爆发出了激烈的冲击力,陆长陵握住鸣泣刀碎片,对着我狠狠一挥,只看见暗红色的光芒横扫而来,将我放出来的鬼手全部都斩成了碎片,余势不减,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虽然是魂体,但是若是遇到强横的攻击,同样也会受到致命伤害!我往后飘了半米的距离,一转头,看见老太太还在我的身后,这时候若是我再退了,怕伤到的就是老太太了。

  这就是陆长陵的阴险所在,逼着我和他硬拼!

  一挥手扯掉了鬼纹极变,接着左手一招,在面前放出了十八张阴阳双鱼图,这些阴阳双鱼图在空中一张开,就和暗红色的光芒撞击在了一起。

  阴阳双鱼图被切开了十张后,暗红色的光芒才渐渐消失。

  我看着对面的陆长陵,老家伙自己的本事不高,但是利用这鸣泣刀碎片,却能发挥出如此强横的实力。

  我知心,不能再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了!

  双手一展,背后的星图打开,星辰一颗接着一颗飞了出来,飘在空中,我正准备出手灭掉陆长陵,却没想到老太太竟然快步走了上来,挡在了我和陆长陵之间。

  这一幕,我没料到,陆长陵也没料到!

  “小云,你干什么!”

  陆长陵大声地质问道,此时老太太背对着她,伸出了双手,似乎是要阻止我攻击。我皱紧了眉头,这老太太怎么有点敌我不分啊,我刚刚才救了她,她一转头就帮助我的敌人去了,这算怎么回事?

  “端木森,我知道你的本事在长陵之上,但是我欠他一条命,求你放过他吧。”

  听见老太太这话,最受刺激的人不是我,而是她背后握着鸣泣刀的陆长陵,这个应该也有90多岁的老家伙,对着我大声咆哮道:“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更不需要你来救我!你是这样,王昆仑也是这样,数十年过去了,我早就改名字了,我现在姓陆,不姓王!我不是你认识的王长陵,我是百里长风大人手下的干将,陆长陵!”

  虽然他这么说着,但是却始终对老太太下不去手。

  老太太慢慢转头,看着陆长陵,温柔地说道:“我知道,你改名字了,可是你不还是来这里了吗?昆仑都死了,我们也都活不久了,有些事情还是放下吧。别去想他了,好吗?”

  陆长陵怔怔地看着老太太,足足愣了十多秒,最后他一咬牙,冷笑着说道:“哼,不可能,你知道吗?这数十年来,唯一支撑我的就是对王昆仑的仇恒,你一句话,就要我放下一切!绝对不可能,今天我杀不了端木森,他的本事比我大。但是不代表,最后的胜利者就是他。一切阻挡我的人都要死,端木森,你要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陆长陵这个老头说了一大堆奇怪的话之后,消失在了黑夜之中,我想要去追他,但还是被老太太给拦住了。

  “老太太,希望你下一次不要阻拦我。你知道吗?或许今天你放走了他,他会杀很多人,做很多恶事。还会帮助一个毒贩离开上海,更可能带走国宝。”

  我气急败坏地说道,也不管对方的身份到底有多尊贵。

  老太太却一言不发,眺望着远方的黑影,恍若自言自语地说道:“若是当年,昆仑救的人是长陵,而不是我,我会不会也这么仇恨昆仑呢?”

  我离开通天会之后,第二天本想着可以趁势追击调查一下,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一早就被叫道了刑警大队的办公室,两个我见过的领导笑脸相迎。

  “两位领导,这么早找我来,有事吗?”

  我疑惑地问道,案子还没查完,七天时间有限,我现在是分秒必争啊。

  只是两位领导却非常客气,一个问我是不是要抽烟,一个问我是不是要和茶,看着有些过分热情了。

  最后,国字脸的领导还是开口问道:“您,您是不是认识什么大人物?”

  我一愣,正奇怪呢,另一位花白头发的领导从抽屉里又拿出了一封信,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接过来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封邀请函,是上海一家私人公馆的一个宴会,希望我能够去参加。我一看下面的署名,这下子才彻底明白了过来,这下面的署名写的竟然是公孙云。

  就是昨天的那个老太太,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给我搞这一手,明显就是想让我放过陆长陵。

  “公孙家族,我们俩还是略有耳闻的,没想到您还认识这样超级大家族的人,之前我们俩有眼不识泰山了。”

  这封邀请函,才是两位领导变脸的原因。

  我将邀请函扫了一遍,时间是今晚8点,据说上海的社会名流,很多媒体都会道场。我可不想抛头露面,将邀请函收起来后,冷着脸敷衍了两个领导几句后,走出了刑警大队,正想离开。

  却看见门口已经停着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车门打开着,老太太今天换了一身白色的旗袍,坐在了车里,对我招了招手!

  我正想绕开,没想到两位领导跟了出来,脸上堆满笑容,将我塞进了车子里,我被逼无奈,又一次和这老太太见面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鸣泣刀之威”

  1. 回复 2016/08/06

    作者真的有点傻逼

    作者有点逻辑思维好吗?世俗世界的一个小屁领导也这么牛。主角也太傻逼了吧。什么事情都妥协。让他干啥就干啥?吃屎吃吗?主角都知道了这是虚假的世界,还窝囊废一样。一点也不像厉害的侠客。更不像自由的仙人。就像一个会修电脑的臭屌丝。谁让去做什么,都无可奈何的接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