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九章 鬼社

  徐桃手上把玩着一只钢笔,脸色僵硬,一直没说话,然后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最后才开口说道:“你应该知道,除了中国以外,其他国家的神话体系,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谓的神力系统,新教的圣人,伊斯兰教的穆斯林,等等。不过不仅仅是神,还有魔也会在人间寻找一些宿主,这些人被称为魔使。当然,你们阴阳代理人也算其中之一。所谓神魔一体,意思是,一个人同时被神明和魔鬼看中,都想寄宿在他的身体内,这种情况不常发生,但是一旦发生了,本人会非常危险。”

  我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会非常危险?”

  徐桃拿出一张白纸,然后在这张纸上的左边涂上了蓝色的钢笔水,在纸张的右边涂上了红色的钢笔水,接着他指着白纸说道:“你看的出,这张纸原来的颜色吗?”

  我一瞬间就懂了,神魔的力量进入一个身体,原本的灵魂就会消失,听了这话,还真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啊!

  “既然是所谓的神魔之力,那有什么办法将这两股力量拖出来?”

  我继续追问道。

  徐桃此时又举起了那张白纸,接着将白纸狠狠地撕成碎片,洒落在了桌子上,说道:“很简单,将本人的灵魂抽出来,然后你的魂魄进入她的身体内,灭掉神魔之力,然后灵魂归位。不过,在这之前我可要提醒你,你不要以为外国的神魔威力不强,这世界上有些神明还是很暴躁的哦。”

  我点了点头,离开了徐桃的办公室,而他继续玩游戏。

  回到了家里后,分析和整合了一下铃木合香带来的资料,第二天一大早,我跟着众人去了日本。原本还想休整一下队伍,却没想到,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这群家伙,一个个说是出去历练,没想到都那么不靠谱。

  最后还是要我这个当会长地去帮忙。

  下午的时候我们就到了东京,吃过饭后,铃木合香带我正式进入了东京阴阳寮总部。反正不是第一次来东京了,感觉上几年时间,这个城市变化的并不大,要说唯一的变化,恐怕还要算阴阳寮内部了。

  在来的飞机上,铃木合香告诉我,自从我几年前去了日本,徐福出手灭掉了前鬼和酒吞童子之后,前阴阳寮的头领,那个老头子就退役了。

  如今阴阳寮直接由天皇办公室负责,并且还分成了两派势力,其中一派是希望和中国的灵异圈继续合作,这一派的头领就是铃木合香。

  而另一派则是认为应该偏向欧洲的灵异圈子,和教廷合作,进行对中国灵异圈的打压,那一排的头领,是一个叫做古川贵人的阴阳师。据说,这家伙本身还是个军权狂热分子。

  两边明争暗斗的厉害,我到了日本的时候,进入阴阳寮门口,正好遇见一群人往外走,身上都穿着黑白两色的和服,表情肃穆,坐进了丰田车里,开走了。

  “什么人?”

  我顺口问了一句。

  “带头的那个就是古川贵人,其他是他的随从和跟班,今天估计又去拜鬼了吧。哼!”

  铃木合香虽然强硬,而且是个工作狂,但是本身确实一个和平主义者,在她看来,战争罪犯永远都不应该被供奉,因为二战伤害的是双方的人民。

  我没进阴阳寮的门,而是拉着翻译官返身往外走,铃木合香奇怪地问道:“怎么了?你去哪里啊?”

  我笑了笑,说道:“去捉鬼啊。”

  刚刚我扫了一眼古川贵人他们一行,其中我观察到一点,丰田车里装着几样法器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虽然中日双方可能制作的模样不同,不过我还是能看出一些门道的。

  车子里放着的几乎都是招魂工具,这群阴阳师,看来还不仅仅是去拜鬼,估计还还想招魂呢。而且,我在车子里看见的还不仅仅是法器,在后面那辆车子里,我还看见了两个人,穿着很工整,而且即便坐在车子里,也没有靠在车座椅的后背上。这两个人都是老头子,年龄都差不多70岁了,想来,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告诉翻译官,去靖国神社,翻译官大吃一惊,还以为我要去砸场子呢,结果我告诉他,我就是去看看,好奇而已。

  他才放心地带我上了路,坐在日本的出租车里,我心里盘算着:其实这一次我来日本的目的是救纯子,这种日本人拜鬼甚至招魂的事情,其实不关我的事。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爽。过去在新闻里总是看见这样的新闻,一群战犯还供着,因为他们而死去的人,都能埋掉整个日本了!

  到了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坂,今天是工作日,附近的人不多。我们下了车,我让翻译官在原地等我,接着甩开了好奇的翻译官后,走上了靖国神社的路。

  前面就是古川贵人带着的参拜团队,两个老人果然在其中。我冷笑一声,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却没想到,他们一进入神社之后,神社的人就把我给拦住了。

  接着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话,反正我是一句也没听懂,总之就是不让我进去。没办法,我只能从外墙内翻进去,不过似乎这神社的周围有类似结界的东西保护着。

  我想要从外墙翻入的时候,竟然被一道电光给打了下来,这可弄的我超级不爽,小样的,岛国的结界还敢挡我的路!

  我手诀一掐,天空中一道天雷落了下来,准确地命中了神社的结界外墙,直接将结界上面打穿了一个洞,我从洞里钻了进去,进入了神社的中心。

  进入之后,正好看见古川贵人带着一群人走进了东边的房子里,我更加疑惑起来,这群家伙什么情况,还准备暗箱操作不成?

  打通了铃木合香的电话,我让她一会儿听见什么都翻译给我听,戴上耳机之后,我趁着空荡,蹿到了东边的房子门口,日本这种神社,房梁上面都是隔空的,我从外侧翻上去,捏了个散仙印,之后躲在了房梁上面,将手机贴在了散仙印之上。

  此时下面的人已经开始议论起来,两个老家伙似乎是核心人物,而古川贵人和一众阴阳师,手上拿着工具,竟然在招魂。

  过了一会儿后,我清晰地感觉到有两个鬼魂从地下飘了出来,按理说此时这些鬼魂应该上招魂者的身,但是却没想到,这两个鬼魂上的却是这两个老家伙的身子。

  两个老家伙浑身一抖,低下了头,双手耷拉着,没过一会儿后抬起头来,脸色发白,双眼眯起来,看着样子就很不对劲。

  接着,两个老头开口说话了,铃木合香翻译的很快,也很及时,两个老家伙说道:“为什么将我们唤醒?我们已经沉睡了很多年了。”

  此时古川贵人走到了两个老家伙的面前,拿出了一张照片,我距离隔的比较远,看不清他手上的照片上的人,不过很快铃木合香就将古川贵人的话翻译了出来。

  “两位大人请过目,这是我们准备的新的宿主,完美的神魔一体,正好可以用来给那位大人当做身体,早日让那位大人降临到人间。”

  我心中一沉,看来这照片上的人居然是纯子,只是古川贵人所说的那位大人是谁呢?难道是日本的什么妖怪?还是厉鬼?

  就在我感到好奇的时候,却感觉背后有一股淡淡的鬼气飘了过来,我一转头,看见在房梁的深处,涌过来一片黑暗,这片黑暗中有一只满是血丝的巨大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抬起手正想施法灭掉它,却没想到手上的手机一滑,落了下去,还好被耳机拉着,不然掉在地上,我就暴露了!

  此时,我只能慢慢地将手机从下面捞上来,可是后面的眼睛却已经迫不及待地飘了过来,眼睛里放出一片红色的光芒,我看了之后,头脑微微一晕,似乎是有晕眩的效果!

  不过对我的效果不强,我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就清醒了过来,伸出手,白光从手心里一闪而过,将这小鬼给灭了。

  就在这小鬼被灭掉的同时,我听见古川贵人大喊道:“不好!我放出去警戒的小鬼被灭掉了,这里有高人在监视我们!”

  我一拍脑袋,看来还是暴露了,正想直接现身,然后用暴力逼他们说实话,却看见神社内的牌位一个接着一个动了起来,接着两个被上身的老家伙惊慌失措地颤抖起来,大声喊道:“它来了,它来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