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五章 狂暴的妖兽,巫力妖气大融合!

  风险越大回报越大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任何动物,包括妖兽,它们的腹部都会相对比较柔软,我以天机眼的水行之力,将四周的雨水化作冰刀,也许能够将面前这头巨大的狰的腹部切开!

  我在地面上狂奔,狰的注意力现在完全被背部的白起吸引了过去,没有注意到我这边的异动。

  水花在我脚边溅开,如果此时有别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会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是发疯了,一个人类挑战一头上古妖兽,而且不是被动的防守,而是主动进攻!

  我距离狰的距离越来越近,雨水扑面而来,狰不停地嘶吼,吼声虽然不响,但是身体却摇摆的很厉害,白起表情冷漠,双手握住赤霄宝剑,任凭狰如何挣扎,它就是不松手,赤霄宝剑锋利无比,刺进了狰的背部之后,就卡在了里面,这让这头妖兽真正变成了如芒刺在背!

  我已经跑到了狰的正面,整个人往地上一趴,放出黒木,让黒木用鬼手将我往狰的肚子下面甩了过去,我贴着地面滑行了两米多后,正好落在了狰的身体正下方!

  “天机眼,以水化冰!”

  我双手按在地面的积水上,天机眼变成蓝色,双手立刻感觉到了寒气,我举起双手,已经有两把看起来结实可靠的冰刀出现在了我的身上,此时,我向上一捅,果然妖兽的腹部比背部要柔软的多,我两把冰刀同时没入了狰的腹部之内,鲜血立刻顺着冰刀流了下来,落在了我的脸上和衣服上。

  “唔!”

  狰怪叫一声,背部被刺伤还能忍受,可是腹部被刺穿这种疼痛来的太突然,而且太激烈了。狰浑身一抖,接着尾巴和身体往后一跃,我紧握两把冰刀,顺势一划,然后赶快撒手,两把冰刀在狰的肚子上划出了两道大约长十来厘米的伤口,血液,甚至是一些肠子都从狰的肚子里漏了出来,还有很多它吞食的食物,白起也被它甩了回来,不过赤霄宝剑还插在它的背上。

  我趴在地上,看着对面的狰因为疼痛而变的异常痛苦,浑身颤抖个不停,腹部的伤口在愈合,但是场面依然惨不忍睹,而且那些消化到一半的食物还发出了浓烈的臭味,酸水顺着雨水流了过来,带着刺鼻的气味。

  我紧皱眉头,正在思考下一步如何抵御狰的疯狂攻击时,却看见从狰的肚子里漏出来的食物中,有条很小的白色东西,我揉了揉眼睛,将眼睛上的水擦去之后,再仔细看了看,竟然发现,这条很小的白色东西,居然是一条小小的银蛇,而且看模样居然和白金毒蛇很像!

  我曾经拜读过妖典的一些片段,虽然不全,不过据说一些天赋不错的妖怪,成妖之时,若是遇到大难,或是被天劫所伤,或是被妖兽所杀,上天会怜悯它们,只要它们妖元不散,意志不灭,就给它们第二次重生的机会,虽然无法保留它们的妖型,一切打回原点,但是只要还有求生的意志,就能回到最初的状态。

  这和人类的投胎转世有一些像,现在看到这条小小的白金毒蛇,我怀疑它可能就是白金毒蛇回到原点之后的重生模样。

  不过更让我吃惊的还不止如此,而是我看见在雨水的冲刷下,我看见这条小小的白金毒蛇竟然微微动了动,这一幕,让我吃惊,是蛇类的肢体反射,还是它真的没死?

  我自己都分辨不出来了,不过,只要走到近处看一看,自然就有分晓了!

  此时的狰后腿弯曲,半跪在地上,低着头,巨大的身体微微摇晃,我看见它腹部的伤口已经痊愈了,此时它这么疼,一来是背上的赤霄宝剑一直没有拔出来,二来是因为它内部被冰刀破坏的器官,肯定也会再生,这种再生非常痛苦。

  所谓肝肠寸断,说的就是肠子被划伤之后的疼痛,无法忍受。无论是对人类,还是对妖怪,都是如此!

  狰的身体正在再生,而这又是我进攻的大好时机!我眉头紧皱,脚下连续踏出数步,南火权杖和天机眼的烈焰同时击出,两股烈焰从两个方向冲了过去,狰却没有反应,依然低着头,就在我认为得手的时候,狰头上的黑色独角却闪出了一片乌光,这乌光外放出来,两股烈焰和乌光对撞在了一起,互相碰撞,我却第一次看见了我释放出来的烈焰,竟然无功而返!

  无论是南火权杖的烈焰,还是天机眼的烈焰,都被挡了回来!

  我心中了然,果然如此,这黑色独角,看来真不简单啊!

  此时的狰缓缓抬起头来,身体的抖动已经停止了,痛苦的颤抖化作了可怕的低吼,一股股白气从狰的嘴里喷出来,“呼哧,呼哧……”

  这一刻,我看见了狰的双眼,从绿色的妖兽眼睛,变成了纯黑色的双眼,身上的皮肤也在转瞬之间变成了一片赤红,黑色的斑块开始延伸,化作了长长的黑色条纹,它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一刻,我竟然感觉到它身上的妖气似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我很熟悉的气息,巫族的气息!

  我虽然在巫法上造诣很浅,可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面的这头狰此时的状态,特别是它头上的独角,和外放出来的黑色光芒,都透露出了大巫级别的特征!

  而且,不仅如此,狰双腿上的铁链,原本看起来并不那么特殊,此时其上竟然拿有一个个奇特的咒文和符号缓缓亮了起来,从铁链之上飘了出来,化作了一个个金光肆意的符文,悬浮在了空中。

  但是这铁链上的金光却不是巫族的巫法,反而是佛家的佛法,这金色的符文内,我分明能够感觉到一股很强悍的佛力在流动。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狰的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秘密?

  先不说到底是谁将它锁在了此地,此时的狰身上的巫族气息很纯净,绝对是大巫出手驯服它的,而且还将它的独角祭炼了一番,引动巫力之后,连妖气都遮蔽了起来。但是,这铁链又是佛家高手所炼,也不是寻常之物。

  此时峡谷上方的天空,被一大片乌云遮蔽,我没有说话,眉头紧皱,前方的狰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嘶吼,巫力竟然和它身上的佛教金色符文撞击在了一起,两相碰撞,散发出了一阵阵劲风。

  我往后退了几步,眼睛却一直观察着前方的一举一动。

  似乎这头狰身上的巫力正在和佛力互相抗衡,两边不断地互相攻击,我的眼睛还不时地看着地上的白金毒蛇,此时的小小白金毒蛇身子虚弱的很,若是被发疯的狰踩踏,很可能身死。

  我没多说话,狰身上的对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停了下来,金色的佛家符文渐渐消散,铁链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这一幕显然告诉了我一点,巫力胜出了!

  双眼漆黑,性子暴虐了数倍的狰,此时往后退了两步,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它想干什么。直到它退到了铁链背后,双爪齐出,狠狠地劈在了铁链之上,一瞬间,两条粗壮的铁链立刻崩断,这一下,我心中巨震!

  该死的,连最后束缚这妖兽的铁链都没有了,狰双腿上的铁链断裂之后,它仰起头,对着天空咆哮,这一次的怒吼不再嘶哑,而是变的无比雄浑和愤怒。

  它一声怒吼,四周的风雨竟然停了下来,接着乌云缓缓散开,露出了一轮明月,照在了这峡谷之内。

  月光一入峡谷之中,此地成妖化龙的地形立刻就突显了其特殊之处,狰沐浴在月光之中,身上的妖气又缓缓散发了出来,和巫力交织在一起,息息相关,竟然有了几分融合共生的意思!

  我躲在石壁后面,感觉着自己心脏砰砰直跳,紧张的喉头发紧,双手手心有刺痛感,浑身紧绷!

  “白起,你先回来,等一下发动鬼纹极变,我们想办法带走那条白金毒蛇,然后逃之夭夭。这妖兽,现在战不得!”

  我说的是实话,刚刚我还能依靠铁链对狰的限制进行反击,但是现在这头妖兽不仅没有因为受伤而变的虚弱,反而更加狂暴,不仅弄断了这佛家加持的铁链,竟然还让妖气和巫力共融,甚至可以说,这头狰已然不能简单地被称为是一头妖兽,更应该被称为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怪物!

  白起看了看我,没说话,也没重新变回鬼纹。它就这么飘在我的身前,双眼和我对视着。

  “怎么了?快回来,狰马上要进攻了!”

  我着急地说道,表情有一些急迫。

  但是白起却对我摇了摇头,手上光芒一闪,白色的杀神剑又一次出现在了它的手心里。它平静地对我说道:“小森,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吗?那时候,半个灵异圈的人都奈何不了我,因为那时候的我充满野性,是最狂野最嗜杀的鬼神。但是,你知道为什么这些年来,我没有当年那么强吗?”

  我被白起问懵了,的确,如今的白起和当年的白起相比,差距很大,我却一直没有找过原因,如今被他一问,反而有一些尴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白起将手中杀神剑一挥,冷笑一声后说道:“因为,你的内心在压制我,你不希望我变回原来的样子,不希望我变回人屠。但是,今夜,我希望你能解开你对我的心结,让我恢复我真正的力量。我可是白起,我更是杀神!”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