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二章 黑影中的大妖!

  黑蛋陷入了昏迷,我不知道它失踪的这两天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能让黑蛋伤成这样,对方一定不弱。

  加上黑蛋手上握着的这片白金毒蛇的鳞片,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白金毒蛇妖化之后打伤了黑蛋。

  然而,很快我就给出了自己一个否定回答。

  第一,白金毒蛇身上带有剧毒,妖化之后的白金毒蛇,我相信它的毒性绝对不亚于至尊毒花。但是玉罕检查过黑蛋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发现毒素。这就说明,白金毒蛇没有咬过黑蛋。

  第二,如果黑蛋发现对手是白金毒蛇,并且妖化之后失去了理智,它肯定不会和对方死斗,绝对会想办法脱身,然后回来回报给我们。我相信,就算是白金毒蛇妖化了,黑蛋要逃,也绝对留不住黑蛋,更不可能在黑蛋的身上留下这么重的伤。

  那么,为什么它的手上会有白金毒蛇的鳞片呢?到底是什么伤到了黑蛋呢?

  一时间仿佛成了谜团,我看着躺在床上的黑蛋,有很多伤口似乎非常特殊,就是不愈合,妖气也很涣散。

  外面的大雨还在下,屋里却死寂死寂的,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看着我。

  恋心儿此时走到我的身边,轻声说道:“小森,你不是能够窥伺别人的梦境吗?能不能想办法进入黑蛋的梦境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恋心儿果然冰雪聪明!

  不过窥伺妖怪的梦境,我还是第一次尝试,但是如今只有这个方法可行。不过事不宜迟,我走到黑蛋的身边,闭上眼睛,右手按在了它的心口处,放平心境,心脏的部位开始有金色的光涌动出来,透过我的衣服,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而我自己的意识,开始进入一片漆黑的世界,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不过很快我看见一些零星的碎片,就好像是电影的交卷,或者是斑驳的玻璃画面,这些画面一开始很少,但是渐渐地也多了起来。

  我甚至在这些画面里看见了我,大叔,周易,玉罕他们的身影。

  我甚至看见玉罕还单独找过黑蛋,两个人似乎还有一个小秘密,不过我却没有触碰这段记忆。梦境之中存在记忆,这是每个人的隐私,我不能窥伺。

  不过很快,我就到达了梦境的最后,当最后一片画面出现的时候,我伸出手点在了这片画面之上。接着我的眼前光芒一闪,出现了大雨之中的密林!

  密林里,黑蛋在不断地穿梭,北疆钱家的那个胖子跑的很快,很慌张的样子,他身手其实很敏捷,和体型不成正比。

  但是黑蛋和他之间的距离还是在不断地拉近,大雨浇过的地面很湿滑,黑蛋抓住了这个胖子,两个人扭打的时候,不慎滑下了山崖,画面此时一黑,接着黑蛋清醒了过来,身边北疆钱家的胖子已经摔死了,这是一道非常深的山崖,黑蛋看了看高处,接着站了起来。

  就在它想找出出口的时候,却看见一道长长的银色身躯从峡谷的另一边穿过,一看就是类似蛇的妖怪。

  黑蛋追了上去,却看见在峡谷内,有一条伸长至少二十米,绝对已经妖化,头上甚至还长着一根独角的银色蛇妖在地上挪动,它爬的很慢,身体上不断地有鲜血流下来,这些鲜血混合着鳞片,洒落在地上,黑蛋认出了它是白金毒蛇!它急忙冲了过去,捡起一片地上的鳞片,正想赶到白金毒蛇的身边,就在此刻,背后传来了急促奔跑的声音,它转过头去,这一刻,梦境之中的画面定格住了。

  这是一团黑影,非常可怕的黑影,很高,应该有4,5米高,非常强壮,但是看不出是什么妖怪,接着梦境结束,我从梦境之中弹了出来。

  睁开眼睛之后,我后仰倒在了地上,心中震惊无比!

  这是什么怪物,刚刚那个画面,白金毒蛇一定是在逃跑,而且已经妖化,甚至有了化蛟迹象的白金毒蛇,竟然还是被那团黑影中的怪物打成了重伤。

  甚至黑蛋和它交手,应该也输了,不过黑蛋能够有力气逃回来,这应该不是黑蛋的本事高强,而是因为对方的目的是追击白金毒蛇,而非黑蛋!

  在我还在思考刚刚梦境之中画面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我,玉罕急切地问道:“到底梦境里看见什么了?老大!”

  我想了想后,如实说了出来。玉罕的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铁青铁青的,无论是白金毒蛇,还是黑蛋,对她来说应该都有特殊的意义。

  如今,两者一个生死未知,一个昏迷不醒,刚刚经历了火家村事件的玉罕,即便心性坚强,可是此时也有一点快要崩溃的迹象。

  她瘫坐在椅子上,没有动,手开始不规则地在桌子上敲打,整个人仿佛进入了一种失神的状态。周易走过去,拍了拍玉罕的头,轻声问道:“没事吧?”

  玉罕一言未发,摇了摇头,然后默不作声地离开了房间。之后她将自己关在了自己的炼药室内,一直没有出来,我去问了村长,村长说附近的峡谷只有一条,不过距离此地有半天的路程,而且据说里面多有妖怪之类的怪物,很不太平。

  我推测了一下,根据黑蛋的追击速度,加上本来是从距离火家村比较远的毒村出发,时间上应该就是摔入了村长说的那条峡谷,而且多有妖怪出现,这一点更是和黑蛋梦境中的世界相吻合。

  既然知道了地方,肯定要实地勘察一下,不过对于此地地形不熟悉的我们,没有人带路肯定不成。想找玉罕带路,结果她蒙在房间里就是不出来,我们也不好意思打扰。找普通村民带路,他们都是普通人,万一遇到强敌,我们很难保护他们。

  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村长倒是好心,说家里可能有几年前绘制的附近地形图,可以拿给我们看一看,不过很久没用了,要找一下。

  结果这一找,就找了好几个小时,本来密林里太阳落山就很早,下午5点左右,天就黑了。等村长找到地形图给我之后,我借着蜡烛的光一看,这一眼,顿时让我大吃一惊!

  我指着这峡谷的地形,惊惧地问道:“村长,这地形图谁画的?没错吧?”

  村长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是好几年前我们这里一个有名的蛊师画的,之后留给了我们一份。他不可能画错,怎么了?”

  我看着这地形图,前面大山呈枯骨之状,恍若一个人的头骨,三凹一凸,峡谷后面的一座大山呈双龙之状,肯定这地下还有龙气支脉流过。

  这样的地形,在风水上很出名,叫成妖化龙之势,也就是说,在峡谷之内的动物,要么沾染龙气,要么化作妖怪,白金毒蛇会出现在那里,恐怕也是被这地形吸引。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在这地形之中的妖怪,那都是狠角色,之前在黑蛋的梦境中看见的巨大黑影,恐怕就是这峡谷中的大妖!

  我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够发现一头大妖,这简直和做梦一般!

  “村长,这地形图暂时借给我。多谢了!”

  我向村长道谢之后,将他送了出去。有了地形图,我们还有探索这片区域的可能性。之后,我让周易再去敲玉罕的房门,结果周易却大声地喊道:“头儿,玉罕不见了!”

  我大吃一惊,冲到了玉罕的炼药室里一看,果然空无一人,房子后面的窗户被打开了,我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她悄悄溜走了。

  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老大,各位,黑蛋受伤,都是因为我没看管好白金。如今白金也生死未知,或许这就是我命中的劫数。我和白金从小相依为命,如果今天它被其他妖怪杀害,我就算死也要为它报仇,就算是死也要和它死在一起。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玉罕这几年给你们添麻烦了,再见,玉罕绝笔。

  在字条的旁边,还放着她的手机,手机的屏幕背景竟然是我们当初合拍的照片,她连手机都不带,就是不想让我们找到她。这个小妮子的性子太烈了,竟然干出这种傻事!

  我拿起手机,狂奔了出去,看见一直在村口警戒的阿呆,大声问道:“看见玉罕了吗?”

  阿呆点了点头说道:“她两个小时前出去了。”

  这一刻,我气的一掌拍碎了身边的木桩,冲回了房子里,大声说道:“都给我准备起来,我们去救人!”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