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一章 尸王树

  莫良出手,毒村根本就不是对手,而且莫良消耗的还是自己的能量,完全不用我出手。

  钱家的那个胖子,放了一阵绿烟之后,看着胖但是身子却很灵活,一转头钻进了密林之中,黑蛋紧跟着追了上去。

  而莫良却留在毒村内,老毒头面色阴冷,他自然能够感觉到莫良身上散发出来的威慑力。看着毒村中老毒头的弟子在莫良手下几乎没有一个活口,他的身子微微发抖,表情更是僵硬的不行。

  “千算万算,却没想到,你这新的鬼纹竟然消耗的是自己的力量,看来还是我低估了你。不过,为什么要留我一条命?应该是玉罕那个小娘们调不出解药来吧?”

  老毒头毕竟人老成精,我留他一命,正是因为玉罕对于老毒头的毒药无可奈何,只能减缓毒发,却无法彻底治愈,火家村中毒发之人太多,如果还拿不到解药,怕是都要活不成了。

  “哈哈,还真是如此,小子,我就是不交出解药,你能奈我何?”

  老毒头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右手还是摸进了腰间的三个红色布袋内,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注视之下。

  他的手刚一伸进去,立刻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黑匣子,打开之后往我们这边一撒,里面滚出来一些细小的黑色珠子,这些珠子不多,但是和砂砾差不多大小,落在地上之后,自己陷进土里,没一会儿,竟然有一颗颗黑色的小树苗从土里长了出来!

  “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留我一条命!如今你给了我反击的时间,我一定让你死在毒村之内!”

  这些小树苗长了出来之后,密密麻麻,大概有十来株的样子,每一株树苗上都有两片黑色的叶子,看起来似乎无害,不过从在和老毒头手上丢出来的,用脚后跟猜都知道,肯定是毒物。

  莫良没动,而是很嚣张地飘在空中,冷冷地说道:“你继续,我看你能翻出什么样的浪来?”

  老毒头不认识莫良,不过却也看的出莫良是个了不得的厉鬼,所以虽然听见了莫良如此挑衅的话,却也不动气,反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从第二个和第三个红色布袋内拿出了另外两样东西,分别是一个小瓶子,以及一捧泥土。

  老毒头将小瓶子拧开,我以为其内恐怕也是毒物之类的东西,然而,却没想到从这瓶子里流出来的竟然是鲜血,老毒头将鲜血洒了出来,混合着天空中的雨水,落在了这一片小树苗的身上,小树苗们全都浑身颤抖,似乎吸收了这些鲜血之后,变的更加精神起来,身体开始从黑色转成红色,而且散发出淡淡的红色雾气,不过这雾气却不散开,反而就是环绕在小树苗的周围。

  最后,老毒头将那一捧黑色的泥土,往这一片小树苗上一撒!红色的雾气中,小树苗们立刻停止了颤抖,然后我惊讶的发现,除掉正中间的一颗树苗以外,其他的小树苗全都在枯萎,并且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腐烂,最后中间的这棵仅存的树苗,开始不断地向上升高,长大,变成了一半赤红,一半漆黑的怪树,高度也就只有两米不到,算是很矮,也不是很细,可是却散发出一股很奇怪的感觉,带给我一种危险的气息。

  “哈哈,完成了,完成了!端木森,你的自负害了你,这是尸王树,是我用僵尸烧干之后的尸体种植出来的树苗,所结的种子为本,配合人类的新鲜血液,还有尸王所睡的棺材内的泥土,炼化出来的!它可以和尸王相比,而且生生不息,无论火烧水淹,还是砍断劈烂,它都能快速重生,这是我最大的王牌,也是我能够位列毒堂的资本!”

  此时老毒头一边说一边伸手一指我,尸王树身子一晃,两片已经有巴掌大小的黑色叶子疯长起来,叶子后面的藤蔓开始变长,最后如同两条鞭子一般向我抽了过来。

  “啪啪啪!”

  鞭子抽在我两边的地上,威力非常惊人,在地上打出了一道道深深的碎痕,而且地面还因为强大的腐蚀力而冒出了黑烟。

  不过,这尸王树似乎准星不好,我明明都无法动弹,它还是没打中我!

  莫良飘在空中,一边摇头,一边说道:“这就是你的底牌?真是无聊,太弱了!”

  它的话音刚落,两条藤蔓就已经向它抽了过来,莫良伸手抓住了两条藤蔓,我却看见它的手上也有黑烟冒出来,此时老毒头大声笑道:“哈哈,愚蠢的厉鬼,我的尸王树的毒克制魂体,你的魂体再强,也抵挡不住,你还敢伸手去抓,白痴!”

  然而,老毒头的笑声没有持续多久,他却看见莫良的手心里有一道黑色的光芒闪烁,接着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接着老毒头面色大变,他看见被莫良抓住的两根尸王树的藤蔓竟然断开了!

  接着莫良一挥手,将尸王树断裂的藤蔓扔了出去,莫良的双手毫发无伤,更别说魂体了,一点影响都没有。

  尸王树很快就长出了两条心的藤蔓,可是它的攻击在莫良面前,就如同挠痒痒一般,莫良再次抓住尸王树的藤蔓,接着双臂发力,竟然将尸王树的藤蔓拉的紧绷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你难道想将尸王树从地里拔出来?白痴,尸王树可是和尸王有一样的力量,你和尸王角力?脑子是不是烧坏了?”

  可是老毒头说这话的时候,却很明显的底气不足,果然,很快他就看见尸王树下的地面有裂缝冒了出来,这些裂缝越来越大,最后在莫良一声低吼之后,它彻底将尸王树从地里拔了出来,甩到了天空中。

  随后,莫良抬起头,冷哼一声,一挥手,将尸王树打成了碎片。

  “你刚刚说我脑子烧坏了?”

  莫良冷冰冰地看了老毒头一眼,老毒头此时已经吓的趴在了地上,面色铁青,久久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还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摸自己的红色布袋子,但是莫良已经飘到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头,将他拽到了我的面前。

  我眼神露出冷意,很是平淡地说道:“解药交出来。”

  我这话说的平淡,但是语气里的杀意老毒头还是听的出来的,他赶忙从怀里拿出了好几个小瓶子,还将一瓶打碎在了地上,飘出一片白气包裹我之后,我立刻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再往旁边试探性地走了一步,果然没事了,身上虹蛇的毒解了!

  “放了我吧,我,我只是鬼迷了心窍。而且我还是南疆毒堂的人,你就算不给我面子,也给我们毒堂老大,毒仙人一个面子。他可是在灵异圈子里混了近百年的大人物。你也不想和他交手吧,他可比我厉害太多了!”

  老毒头看来是真慌了,求饶的时候还用别人的名号来压我。我没说话,收起了莫良,放出了黒木,接着打断了老毒头的灵觉之后,让黒木用鬼手将老毒头绑了起来。老毒头因为灵觉被废带来的疼痛,惨叫一声昏厥了过去。

  我在毒村等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没等到黑蛋回来,心中多少有一些奇怪,按照黑蛋的身手,就算是不熟悉的密林,也不应该追击这么久啊?难道是对方太厉害了?可是北疆钱家的这个胖子,我看的出底细,他要是能单挑打败黑蛋,就不会和老毒头合作了。

  不过火家村那边解毒的事情更加紧急,我让黒木吊着老毒头,带回了火家村内。一进村子,村民们看见我后,都大吃一惊!

  接着叫来了玉罕,玉罕一看我将老毒头给绑了回来,也是吓了一跳。我让黒木把老毒头扔在了地上,交给了玉罕处理。

  随后自己走进了房子,换掉了湿漉漉的外套,穿了一间当地居民给我的少数民族衣服,却还是没等到黑蛋回来。

  第二天,玉罕将连夜从老毒头那里拿来的解药调制好,分发下去,治好了火家村村民的毒后。火家村村民开心极了,还把我当成了英雄。

  不过我的心却在担心黑蛋,两天了,它就算追击不上,也应该回来了啊。

  当天夜里,就在我准备带着周易出去寻找黑蛋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黑蛋出现在了火家村的村口,浑身都是伤口,好些伤口深可见骨,甚至连黑蛋这么强的自愈能力都没办法愈合。

  我和周易将黑蛋抬回了房子里,玉罕和恋心儿照顾着它,可是黑蛋却陷入了昏迷,就是不醒过来。

  “这是什么?”

  恋心儿眼尖,看见了黑蛋手心里握着的东西。我掰开了它的手,看见里面竟然是一张银色的鳞片,闪闪发光,表面光滑,还带着妖气。

  此时玉罕一看见这鳞片,顿时吃惊地喊道:“这是白金的气息!”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