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五十章 连环毒计

  魂魄是在五行之外的存在,一个人或者一头动物死后,魂魄都会出窍,离开身体之后,就彻底摆脱了五行,因此,也就没了属性,更谈不上使毒,所以,对于第三个擂台,毒魂擂台,我听了这名字,就感觉很奇怪。

  黑蛋的消耗很大,但是效果很好,百骨虫最擅长消耗战,要是你不能立竿见影地杀死百骨虫,它们只要哪怕一只还存在,就会不断地复活,因此黑蛋的攻击方式并没有问题。

  我让黑蛋站在擂台下方,自己走上了擂台,刚刚站定,第四次鼓声响起,我四周一瞬间变成了一片黑暗。

  这黑暗来的太快,我都没反应过来,四周的一切就都变成了一片黑暗,我知道这可能是类似障眼法之类的法术,所以没慌张。

  撤掉了一直在头上悬着的铁壁符,果然有雨水落在了我的手上和头上,冰凉的感觉很真实,这更加让我心中肯定,我只是眼睛被某种东西蒙上了,但是其他感官还是好的。

  没有放镇魂符,反而捏了个散仙印,将自己给隐藏了起来,既然这毒魂擂台的攻击在暗处,我可不能将自己暴露出来。

  没有移动,就这么静静地等着,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听见四周有声音传来,我依然没动声色,这声音很轻,类似风声,但是却不是“呼呼”的声音,而是有一些“嘶嘶”声,这感觉就好像是有条大蛇在我的身边徘徊,不过我没感觉到四周有动物或者妖怪的痕迹,因此我断定,这古怪的声音,可能是厉鬼发出的,要么就又是感官上的错觉。

  “他人呢?”

  我听见有说话声传来,声音很低沉,但是我却能听懂,随着这一声说话声的响起,我分明感觉到,四周有鬼气在缓缓飘动,看来还真是有鬼魂,但是为什么叫毒魂呢?

  我依然没动声色,这种时候,我的耐心可比厉鬼要好的多。它们之前感觉到了我的气息,认定有人类进来了,心中怨念有了爆发的缺口,此时若是想将一腔愤怒发泄出来,势必要找到我,可惜,这散仙印极其巧妙,寻常厉鬼,可看不穿。

  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就在我准备试探性地进攻之时,眼前忽然有一只巨大的鬼手一闪而过,竟然将我面前的散仙印释放出来的金光给打了粉碎!

  我心中大惊,难道是我小看了此地的厉鬼?可是我的灵觉的确没有感受到任何强悍的鬼气!不过既然被发现了,我也不打算继续隐藏下去,往后退了小半步,面前,身边,背后,三处都有狂野的鬼气袭来,这些鬼气单体都不强,可是胜在数量惊人!

  虽然看不见,不过我心中有数,至少有十多头厉鬼,我脸色往下沉,双手一挥,手臂上的鬼纹微微一变,接着白起和黒木同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黒木放出鬼手将我往后一甩,我立刻飞了起来,人到了空中,四周的景物清晰起来,低头一看,却见到刚刚我所在的毒魂擂台,竟然在我登台的一瞬间密布了密密麻麻的黑色雾气,这些雾气赫然和刚刚的百骨虫释放出来的黑气相似,我刚刚还在奇怪,为什么黑蛋和百骨虫交手,没有被毒气所伤,如此看来,这毒气是被高手巧妙收起,放到了第三个擂台上!

  我落在了地上,擂台之上,白起手中杀神剑一转,身边十多头厉鬼同时惨叫起来,接着在杀神剑的寒芒之下,彻底烟消云散!

  不过这黑气却没有消失,白起飘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身边。

  “小子,你的脸……”

  白起看着我的脸,我微微一怔,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什么触感,我拿出一把匕首,接着光滑的匕首表面一看,在我的侧脸上竟然也出现了一块黑色的斑块!和之前在火家村的那个孩子一样的症状!

  我也中了血毒粉?

  此时白起大臂一挥,一道强悍的剑气将擂台劈成两半,在擂台的底部有一条血红色的小蛇钻了出来,这蛇也就一指多宽,半米多长,全身赤红,口中吐出一片片的血雾,此时擂台塌陷,它立刻惊慌失措地往老毒头的方向钻了过去,白起又是一剑劈出,将这血红色的小蛇砍成两段,这小蛇顿时身死!

  我没有一丝不适,抬起脚,刚刚往前踏了一步,心口立刻有发闷的感觉传来,接着浑身的经脉就好像被锁住了一般,非常僵硬,脸上传来充血的感觉。

  头昏脑涨,我想要坐下来,但是身体却僵硬着不听使唤。这种感觉过去了好几分钟后,才消失。我深深呼吸,刚刚的感觉消失之后,我又试了一次,抬起脚踏出了第二步,只是这一次,这感觉来的更加强烈,甚至我的鼻子里都流出了鲜血,顺着我的嘴唇,滴落在了我的衣服上。

  “啪啪啪……”

  对面的老毒头一边拍手一边站了起来,走到了擂台边缘,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端木森,你还是中计了。”

  老毒头声音里带着几分得意,我一时间竟然没听懂,等这一阵劲头过去了,我才疑惑地问道:“老家伙,这是什么毒?为什么我不行动就没事?我一行动就感到浑身血脉快要爆了!”

  此时毒村的人将死掉的血红色毒蛇尸体捡了回来,老毒头拿过来后,举起来说道:“这叫虹蛇,它和普通的蛇不同,它的毒液不是通过毒牙注射的,而是通过喷雾形式散播出来。中了这种毒蛇的毒之后,只要不乱动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就在此时,老毒头对着身边的大汉说了句话,接着大汉走到了毒村深处,没一会儿,我就看见他领着一个人走了出来,此人身体肥胖,满脸带笑,身上穿着黄白两色的衣服,背后背着一个大大的罐子。

  我看着他眼熟,但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他是谁了,只是通过他的穿着,我知道,此人是北疆钱家的人,这也就变相解释了为什么这里会有百骨虫。

  “端木森,十二年没见,你看来是不认识我了。不过我还是认识你的,十二年前我和魔老太一起到上海,见到了年幼的你,真没想到,几年之后,你竟然有能力杀掉我们钱家家主,更没想到,如今的你名声如此之响,真是世事难料啊!”

  这个胖子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柔,可是却透出一股浓浓的阴险。不过,听了他这话的我,却一下子想起来这个人,就是十二年前,和魔老太一起刁难我和大叔的北疆钱家的家伙!

  十二年过去了,没想到他还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你设局害我?”

  我声音低沉地说道。

  “准确的来说,这个局是老毒头设的,我只是提供了百骨虫,并且我也希望你死,所以才会和他联手。你可知道,最近我们钱家内部传出一条消息,谁若是能够取了你的性命,谁就是下一任的家主。真没想到,我会是这个幸运儿!哈哈!”

  这胖子阴仄仄地笑了两声,我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心中却很吃惊,当年我为了救玉罕杀了钱家家族,之后本以为钱家会来发难,然而却没想到钱家居然忍了这口恶气,谁想到,如今却出了这么一条命令!

  “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了那个火家村的小娘们?真是愚蠢,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引你入局!我们都知道你和玉罕关系很好,我逼迫她,她肯定向你求救,你肯定会来南疆。而你又刚刚大脑了欧洲,实力高强,名声也算是如日中天。自然心高气傲,我摆下这三毒擂台,毒粉是为了让你轻敌,毒虫是为了收取黑雾,毒魂擂台才是真正的杀局,让虹蛇之毒入你身体,你无法动弹,这狼妖也消耗了不少妖气,要拿下并不困难。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中,端木森,你还是太年轻,太幼稚了!哈哈!”

  老毒头非常得意,笑的很大声,身边几个毒村的大汉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想杀我。

  然而,我和黑蛋却都笑了,我没有动,平静地说道:“你的计划很巧妙,老毒头,你这名声果然不是白来的,这计划真毒,也真的让我入了局。不过,我更喜欢你之前说的那句话,江湖的水很深,你永远都看不透。就像你以为你将我逼入了绝境,其实是你坐井观天了。”

  我的手臂上鬼纹再次一闪,莫良现化出来,飘浮在了我的身边,我冷冷地说道:“留下老毒头,其他人,杀无赦!”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