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九章 百骨虫

  面对我的挑衅,对面毒村的人显得很激动,嘴里骂骂咧咧起来。不过我却没理睬他们,和黑蛋一起走上了第二个擂台。

  刚刚在擂台中央站定,立刻有鼓声响起来,牛角号声再起。地面上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接着我看见一条条黑色的长虫从擂台四边爬了出来,这些毒虫我多半都不认识,一开始还能数清这些毒虫的个数,但是随着毒虫的数量越来越多,毒虫们开始一条接着一条叠加攀爬在了一起,看着让人恶心。

  那些外壳和外壳的摩擦声,虫子嘴里发出的细细响声,还好我没有密集恐惧症,不然肯定给恶心坏了。

  只是这些毒虫不敢靠过来,而是围在我们俩的边缘,本能地不敢靠近。

  我知道,这是因为黑蛋放出了妖气的缘故,虽然这些毒虫灵智不高,不过却还是有一些本性,知道接触我们会有危险。

  我脸色微沉,天机眼一出,手中烈焰一喷,四周的虫子一个个全都命丧烈焰之中,接着我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整个木质的擂台都在烈焰之中消失了。

  我正想向第三个擂台走过去,却听见四周的鼓声又响了起来,我正疑惑,自己还没到达第三个擂台,怎么就有鼓声了呢?

  再看前方的人群,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却都是露出狠戾来,这狠戾之中又有几分期待。

  我停下了脚步,却听见前方老毒头身边的大汉喊道:“放虫妖!”

  此话一出,刚刚被烧掉的擂台下,露出了一块巨大的黑色盖板,盖板上有两条巨大的铁链。此时有几个毒村的大汉跑了过来,拉住铁链后,数人一条,发了狠力,才将盖板慢慢地拉了起来。

  我和黑蛋见到这一幕,心中已然有些惊奇,当盖板打开的一瞬间,里面却散出了一股浓郁的妖气,黑蛋和我立刻爆退,退到了村口的位置,黑蛋此时低声说道:“肯定是成妖的毒虫,而且应该也有数百年的道行了,没想到这小小的毒村内,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小森,你别动,既然对方是妖,我就不能示弱。”

  黑蛋其实很要强,这两年来我的成长比较大,无论是心智还是法术,星光的变化,鬼纹的支持力上升,如今的我,可以支撑白起战斗超过2个小时,还有天机眼的灵活运用,连和赤霄宝剑的亲密度都有所提高。

  黑蛋将我的进步看在眼里,却从来没有抱怨过,我知道它也在努力,但是妖族的成长更多的是依靠时间,而非苦练。

  我笑了笑,再往后退了一步,黑蛋身上妖气弥漫出来,头部,双爪,双腿都有了变化,甚至背后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钻了出来,一上来就是高密度的妖化状态!

  对面的盖板被彻底打开了,雨水落在盖板内的黑暗中,我听见一声声“咕咕咕”的吞咽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喝这雨水。

  这还不算,我还看见毒村的人抓来两头母鸡,用刀割开了母鸡的喉咙,母鸡发出悲惨而沙哑的叫声,他们将母鸡扔进了盖板下的黑洞之内。

  两只母鸡刚刚落进黑洞,立刻传来更加凄厉的惨叫声,接着有暗红色的鲜血喷溅出来,接着是几片羽毛飘落在了黑蛋的外面。

  没一会儿,两只母鸡彻底没了声音。反而是传来了一阵,触角碰擦地面,虫子身体扭动的声音,很响,很凌乱,我定睛望去,却看见一个巨大的黑色头颅缓缓从盖板下面爬了出来,这就是那头妖虫!

  妖虫散发出来的妖气很浓,而且还伴随着一层黑色的雾气,天空中落下的雨水,落进了黑色的雾气中,竟然一瞬间就变成了黑色的毒水,妖虫一点点爬出坑洞,最终,我看见一条身长将近一米五的巨大蜈蚣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头部乌黑,但是尾部却是发红,到底有多少条脚我自己都数不过来,两头都有看起来坚硬而巨大的嘴钳子,虽然没有长眼睛,但是我知道,它已经盯上我们了,而且肯定已经感觉到了黑蛋散发出来的妖气。

  我站在黑蛋身后,心中却有一些疑惑,南疆养毒虫的人并不少,养的好的人也多,但是却几乎没人会培育妖虫,基本上养毒虫的要么就是炼制成毒药,要么就是卖给蛊师用来下蛊。

  不过北疆却有几个厉害的妖虫培育人,我眼前这条妖虫看来实力不弱,而且已经通灵,若说是这老毒头培育,却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过我没多说话,毕竟还没什么证据。此时妖虫直起了身子,如同眼镜蛇一般站立起来,对着黑的那做出了攻击状态。

  黑蛋一声低喝,速度快到了极点,身子化作一片黑影,在空中拉出一道黑色的流光,出现在了妖虫的面前,双爪齐出,狠狠地抓在了妖虫的身上。

  只听见“铿啷”一声金属般的碰撞声,黑蛋落地,妖虫的身体却已经被抓成了一个个碎块,落在了地面上,我刚刚看的很仔细,黑蛋出手虽然快,但是却同样很巧妙,它这一一次攻击看起来是只挥出了一爪子,但其实黑蛋在攻击的一瞬间,利用自己的爆发力,挥出了近百次攻击,这就是妖族,特别是黑蛋这样道行破千年的妖怪的实力!

  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原本还担心黑蛋会因为我的成长而有些不满,如今看来,是我低估了这个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好兄弟的实力。

  我正想走过去,可是刚抬起脚,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妖虫虽然被黑蛋劈碎了,可是这些断裂的尸体上却没有鲜血流下来,而且触角也都在摆动,乍一看好像是因为肢体反射引起的,但是我很快就感觉到,刚刚被黑蛋攻击的一瞬间消失的妖气,此时竟然又慢慢地弥漫开,那些断裂的尸体,竟然一个个长出了透明的翅膀,飞了起来!

  我的心间闪过一丝惊讶,脑中快速地闪过一些对于北疆的知识,很快我就脱口而出:“黑蛋,这是北疆钱家的百骨虫,是妖虫的一种,乍一看是一条长长的蜈蚣,其实是上百只百骨虫拼凑在一起的!你要对付的不是一只妖虫,而是上百只妖虫!”

  我说话间就拔出南火权杖,准备冲过去援手,却看见黑蛋对我挥了挥手,示意我不要过来,这一刻,百骨虫已经彻底包围了黑蛋的身体,这些飞在空中的妖虫将黑蛋的身体团团围住,黑色的毒气弥漫开来,黑蛋被围在中间,不一会儿就看不见它的身影了!

  “黑蛋!”

  我吃惊地喊了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此时毒村中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得意的表情,老毒头更是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似乎觉得已经拿下了黑蛋!

  此时的我举起南火权杖,正要放出烈焰,却听见从百骨虫的中央爆发出一声狼嚎,悠远而深沉,接着妖气从百骨虫的中央狂涌而出,妖气释放的很迅速,接着我看见寒光闪过,面前的百骨虫一个个全都被劈成两半,从空中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

  整个过程仅仅只有数秒钟时间,但是这些百骨虫已经全都身死,我为了防止妖虫再有变故,立刻用南火权杖将它们烧死。

  大雨还在继续,黑蛋站在雨中,我看见它的头已经彻底变成了狼头,黑蛋穿着粗气,四周弥漫的妖气非常惊人,竟然隐隐有大妖的风范。

  它轻声说道:“两年前,我在洛阳的时候,洛星告诉我,我这一脉中有超级大妖还活着。它点开了我的一丝传承,不过这狼族传承的力量我用不好,掌握不了奥妙。两年钻研,到了今天,我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它一边说着一边将头转了过来,此时的我,看见黑蛋的双眼有了明显的变化!

  狼妖的左瞳孔为一片白色,纯白好似白云一般。

  狼妖的右瞳孔为一片黑色,漆黑好似深渊一般。

  这一刻的我,和黑蛋对视着,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畏惧,上古狼妖,真的不简单!

  破了毒虫擂台后,我捡起地上一只死了的百骨虫,脸色冰冷地看着安坐远处的老毒头,高声质问道:“前辈,你们南疆和北疆有交情,我管不着。不过你用北疆钱家的百骨虫来杀我,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了?我可以当做你们毒村没本事治我吗?”

  我这话说的很冲,毒村的人全都很激动,脸色都有怒气涌现。老毒头此时却终于开口了,他看着我,用阴沉的声音说道:“小伙子,江湖的水永远比你想的深。你能过了毒魂擂台,才有资格和我理论。”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