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七章 南疆火家村

  玉罕站在南疆的村口,穿着花色的少数民族服装,脸上带着微笑,可是眉宇间却有疲惫。握着手上的电话,这里还能用手机,也算是不错了。

  两年来,她经常在夜里问自己,是不是后悔来了南疆,这两年的时间,对她来说太漫长,也太辛酸了。

  没有同伴的保护,没有身边人的帮助,就算身边有极毒匕首,就算有至尊毒花,在遍地都是用毒高手的南疆,一样很难生存。

  特别是当一个人小有名气之后,更会遭到可怕的打击。

  老毒头是她在坊市里见到的,那时候虽然知道对方的名声不好,不过为了讨一张毒药的方子,她还是厚着脸皮和老毒头说了几句后。

  没想到,对方却盯上了自己,还扬言要娶她。

  玉罕所在的火家村这几年来发展的不错,不过和老毒头这样的南疆风云人物相比,还是有差距。她给火家兄弟打过电话,其实是下定决心要求援。

  然而,当她接到我的电话时,她却又硬了心肠。她知道当年她们拖了我的后腿,如今却不能再发生两年前的事了。

  玉罕摸了摸腰间的极度匕首,再度改良版后的极毒匕首威力更强,不过是不是能够对付老毒头,她心里没底,看着手机上我的号码,玉罕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

  “玉罕大姐,后面的火琳姑娘又不行了,身体开始腐烂了!“

  有人对着玉罕大喊了一声,玉罕立刻转过身去,跑向了村子的后面。一进村子的门,就看见一个浑身被绑着的姑娘,她的脸上开始出现了腐烂的痕迹,样子有些奇怪,就好像失心疯了一般,嘴里被塞着棉团,但是还是大呼小叫的。

  “取三两苦脸草给她热敷上,记住半个小时一换药。这是老毒头的毒,我暂时还不能治,不过还在想办法。”

  玉罕说这话的时候很无奈,因为这代表了她的无能。

  火家村里的人陆陆续续开始出现毒发的状况,虽然知道是老毒头派人来洒的毒粉,但是玉罕无法阻止,村长找她谈过好几次了,说希望玉罕能够嫁给老毒头,保住火家村。

  村长说的很含蓄,但是玉罕心里清楚,村子里的人都希望她能答应。

  “铛铛铛!”

  外面传来了敲锣的声音,玉罕脸色一变,急急忙忙地冲了出去。却看见几个老毒头的弟子抬着彩礼,敲着锣又到了火家村的门口。

  “你们找死吗?”

  玉罕大喊了一声,拔出极毒匕首,几个人虽然害怕,不过却没有退走。

  “玉罕妹子,我们师傅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师娘,在南疆那就是横着走的大人物了。再说了,这火家村怕是快烂透了,要是没有师傅的解药,这村子怕是保不住了。你还不嫁给我师傅,就真忍心看着这些人死吗?”

  带头来说亲的人是老毒头的二弟子,本事不大,但是嘴巴很巧。几句后都说中了玉罕的软肋,玉罕没有说话,看着锦衣财帛,背后火家村的村民们一个个走了出来,看着玉罕的眼睛里,都露出了渴望生存的眼神。

  玉罕犹豫了,她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老大,玉罕真没用,两年了,还是身不由己。当年或许我就不该离开上海,真的很想你们啊。”

  随后,玉罕平静地抬起了头,点了点头说道:“明日你让老毒头来此地救人,我答应嫁给他了。”

  玉罕此话一出,身后随后的村民全都露出了欢愉的笑容,竟然没有一个人为玉罕考虑,这让玉罕悲苦地摇了摇头,却听见对面提亲地队伍说道:“师傅交代过了,你若是答应了,便去我们的寨子里成婚,洞房之后,师傅自然会来救人,不会食言。”

  玉罕明白,这是老毒头怕她使诈,不过只要进了他的寨子,一辈子就别想出来了。玉罕用手挽了挽两鬓的碎发,轻声说道:“我去……”

  可是她的话才说到一半,忽然就停了下来,她看见对面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几张熟悉的脸。漂亮可人的恋心儿,忧郁帅气的周易,高大冰冷的黑蛋,满头银丝博学的索尔,以及走在正中间,带着平静笑容,嘴上叼着一根不会点燃的香烟的我。

  “你们怎么来了?”

  玉罕脱口而出,她这么一问,几个提亲的人顿时吃了一惊,转过头来看见了我们几个,虽然不认识,不过自然也知道,我们和玉罕的关系不浅。

  “各位,在南疆最好不要得罪我师傅,不然有你们的苦头吃,我师傅是……”

  提亲的家伙这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黑蛋伸出手按住了他的嘴巴,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四周的人都大吃一惊,想要放出身上的毒粉,不过周易已诡异地速度将几个人全部制服,打倒在地。

  我走到老毒头二徒弟的面前,看了看旁边的彩礼,又看了看这吓的不轻的家伙,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端木森,阴阳代理人协会的总会长,明天我在火家村门口等他,让他过来见我,若是他不来,我就灭了他那个寨子。”

  我说完之后,黑蛋一甩手将此人扔了出去,他连滚带爬地逃远了。

  而我们则走到火家村的门口,玉罕看着我,结果却一把抱住了黑蛋!我一愣,表情那叫一个尴尬。

  “太好了,你们都来了,太好了!我可想你们了!”

  玉罕还是那副小姑娘的样子,众人笑了笑,黑蛋则无比尴尬地摸了摸自己湿乎乎的衣服,问道:“白金毒蛇呢?怎么没见到?”

  玉罕身体忽然一僵,叹了口气,说道:“去年,我带着白金进入南疆的一片密林里,遇见了雷阵雨,我们在一个小山洞内避雨。当时白金在我身边,听见这雷声,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小家伙竟然溜进了密林之中,消失不见了。我后来找过它好多次,陆陆续续发现了不少它蜕下来的皮,不过一次比一次大,好像白金在这一年里成长的很快,而且这些蜕皮上的妖气也越来越足了,我猜测,它可能快成妖了。”

  玉罕说完这话后,黑蛋点点头接话道:“是有可能,蛇妖的成长的确是很迅猛,而且越是成长期快速生长的蛇妖,成为妖之后的本事就越大。白金若是真的一年之内就成了妖,那说明,它的潜力无穷哦。不过,就怕它成妖之后本性丢失,等回头,我们进入密林,找找看它把。”

  我带着众人进入火家村,玉罕看着我们几人,疑惑地问道:“火家老大和火家老二呢?”

  我一愣,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却什么都没说。

  玉罕看见了我的表情,明白了我的意思,难过的脸上涌出一片悲伤,挥了挥手,带着我们进入了火家村。

  火家村真的是遭了大劫,三分之一的村民中了毒,还有三分之一的村民都在照顾伤员,剩下的村民也不敢出门打猎,村子里的家禽,牲畜都死的差不多了,连种的一些植物也都死了。

  如果不是靠着仅有的存粮,或许火家村此时就已经荒了。

  村长是个80岁的老头,人还是挺好的,但是面对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因为一个外来的毒师而遭到如此大难,他还是希望玉罕面对现实,嫁给老毒头。

  我们在村子里的一间空房子里住了下来,玉罕在给大家介绍南疆的情况,而我坐在这种特殊结构的木质房子的门口,因为房子都是垫高的,所以我的脚能荡下来,却不碰到地面。

  有几个孩子在村子里玩耍,虽然很瘦,衣服很破烂,但是眼睛却很明亮,他们来回打闹,却不像城里的孩子,整天躲在沙发上玩手机。

  他们玩的是泥巴,吃的是粗粮,生活真的很艰苦。

  我对他们招了招手,他们走到我的面前,其中一个小女孩疑惑地问道:“大哥哥,你是外面来的人吗?是玉罕姐姐的朋友吗?”

  我点了点头,笑着问道:“你们希望玉罕姐姐嫁给那个老头子吗?”

  所有的孩子都在摇头,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忽然举起手来问:“大哥哥,外面世界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的啊?我有一次和玉罕姐姐却城里买东西,可是没去学校看看。你说,我们这里会不会也有人来建造学校?”

  我一愣,想了想后说道:“会有的,等打败了那个老毒头,我就给你们建学校。”

  我伸出手摸了摸这群孩子的头,就在我将手收回来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一个孩子的脖子上有一块黑色的东西,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胎记,结果定睛一看,这竟然是一块毒素沉淀之后的斑块!

  我赶紧将小家伙抱进了房子里,玉罕看见之后,大吃一惊地说道:“这是老毒头的血毒粉,这个混蛋,竟然对孩子下手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七章 南疆火家村”

  1. 回复 2017/02/06

    啊呆

    出场的怎么没有我呀,你当我死的。咦,好像哪里不对?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