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不怒时强,一怒则狂!

  大预言术,本就是类似借助神力的法术。

  之前,叶尔纳斯家族有吸血鬼复活,这本身就让我感到很震惊。但是之后我杀了阿尔伯特,但是阿尔伯特却没有复活,甚至还引来了老不死的冯烈来报仇,这让我认为,叶尔纳斯家族的复活祭坛可能是有限制的,但是这个限制我还没搞清楚。

  另一方面,我也不觉得所谓的大预言术真的会牛逼到哪里去。毕竟我是在中国的灵异圈里长大的,因此,在我看来,欧洲的法术就算再牛逼,也就那么回事。

  可是,这份轻敌和草率,如今给了我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冯烈利用大预言术中重生的力量,进行复活,等于有了一个不死之身,难怪我将他形神俱灭也没有用。

  但是,他刚刚对我的进攻,破坏力并不强,这让我感到心中微微一动,难道冯烈的攻击力并不强?只是有一个不死的先天不败基础,所以牛逼?

  但是如果想要验证我心里的这个想法,那就需要再忍受一次冯烈的攻击,可是这是一次赌博,如果冯烈刚刚只是手下留情了,那我可能就会因为试探而送命。

  而且,索尔曾经对我说过,冯烈不怒时强,一怒则狂!

  现在的冯烈似乎还是保持在一种玩乐的心态里,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威胁到它,可是一旦威胁到了它,让它发怒了,那之后的情况,我可能就会控制不住。

  我脸色平静,对着冯烈劈出三剑,三道剑气在空中穿行,很快变化成了九道红色的剑气,这九道红色的剑气精确地斩在了冯烈的身上,将它的身体劈成了一块块碎块!

  可是冯烈依然没死,它脸上的表情依然轻松而兴奋。

  “哈哈,这样的攻击不够,远远不够!还有吗?你这样的杀招,根本就杀不死我!”

  冯烈对我大喊,双臂一振,身体很快就复原了,我心知这样的攻击杀不死冯烈,但是不代表我没有后手!我狂奔了过去,在最短的时间内跑到了冯烈的面前,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伸出手按在了他的脑门上。

  “阴阳双鱼图,十八张齐开!给我镇了它!”

  我一声爆喝,手上有黑白两股力量旋转,阴阳双鱼图在我的手心里旋转,一层叠着一层,力量更是一股叠着一股,有了这么强大的镇压,我直接将冯烈按到了地上!

  “该死,啊!”

  冯烈大声呼喊,声音里有一丝丝的不满,但是整个人还是被十八张阴阳双鱼图砸入了地面内,一时间竟然无法从地上爬起来!

  我站在阴阳双鱼图上,两手之间,开始变化手诀,最终的咒文,更是不断地念出,我一共打了七七四十九种手诀,每一种都不同,而且每一种手诀之间都有联系。

  我一共念了九段咒文,每一段都晦涩难懂,但是却都代表玉清正宗。

  经过刚刚的战斗,我总结出了一点,虽然冯烈无法杀死,但是不表示没办法封印。我以十八张阴阳双鱼图暂时封住他的行动,让他暂时没办法还手,另一方面我以太清太和流的乾坤手诀,配合玉清玄魂流的九天口诀,两相结合,再借东天之气,进行强行封印,这封印一旦结成,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吸血鬼,就算来个大罗金仙,也别想翻身!

  不过,结印需要时间,现在我缺的就是世间,因为,我还没看见冯烈发狂的样子。

  冯烈被压在土里,身体无法出来,一开始还骂骂咧咧,或者是狞笑,但是随着我专心念咒,四周的声音却也开始渐渐小了下去,冯烈渐渐没了动静。

  这倒是让我感觉有些反常,不过我知道无论它有什么阴谋,只要结印一成,封印一出,冯烈就难以再翻出什么花样来了!

  我的结印很顺利,出乎我意料的是,冯烈一直没有反抗,直到我的结印彻底成功,东天之气缓缓飘来,带着淡淡的紫光环绕在我的手中。

  我双手往下一按,紫光落在了十八张阴阳双鱼图上,我嘴里暴喝道:“今日,我以道家之法,封外国之鬼,也算是光耀了我们中国灵异圈!”

  紫光和阴阳双鱼图彻底落入了地面内,整个地面微微一震,传来隆隆之声,接着地面往下凹陷,花园顷刻间破开一个大洞。

  我往后一跃,跳出了大洞的范围内,不多时,冯烈的身影消失不见,而在地面内,有一团被紫色光芒覆盖的东西,看起来让我感觉有些奇怪,不是因为封印的不对,而是因为这封印里的一团东西,看起来不像是人形,倒像是圆形的。

  我皱了皱眉头,就在此时,我身边的周易忽然大喊到:“老大,当心……”

  他话音刚落,我刚一转头,就看见周易被一个黑影打飞了出去,整个人摔入了巨大的别墅中,看不见身影了。

  我心中一震,习惯性地将自己的手臂举了起来,放在了身前,我这个举动,救了我一命。我整个人被狠狠地击飞了出去,双臂刹那间骨折,接着人贴地飞行,飞出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背部撞在了树上,整棵大树微微一抖,断裂后倒在了地上。

  “噗……”

  我又喷出了一口鲜血,但是这一次我受到的伤,比前一次遭到的攻击要强的多。我看着对面,一个戴着暗金色翅膀,浑身干瘦干瘦的老家伙飞在空中,如果不是它的裤子还是刚刚那条白色的裤子,我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怪物就是冯烈!

  “你,怎么没有被封印?”

  我吃惊地问道,却看见这一次冯烈的眼睛里露出了深深的怒意,彻底的愤怒了!

  “怎么没有被封印?”

  他重复了一遍我的话,身子却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头发,将我往天上一甩,我人在空中,放出一道天机眼的白光照射下来,却看见冯烈居然顶着天机眼的白光倒冲了上来,这让我大吃一惊,虽然我看见冯烈的身体在不断地破败和自我修复,可是天机眼的威力我还是很清楚的,任何鬼魅妖怪之物,在这白光的面前,那都是渣渣!

  “告诉你,因为我舍弃了自己的一个身躯,你知不知道,那是我这些年来最满意的身躯,你个该死的混蛋!”

  冯烈的话我没听懂,但是他的手还是抓住了我的手腕,使出怪力将我的手腕往上一举,我手中放出的白光顿时射向了天空!

  冯烈身子一晃,接着手臂一扭,竟然想将我的手腕给扯断,我虽然惊讶,但是却没有慌!这种关头,越是慌乱就死的越快!

  我的身体往下坠,但是却被冯烈拉着,我左手从腰间拔出流火葫芦,嘴里快速念咒,葫芦盖子自动弹飞,从其内爆发出了巨大的吸力,这吸力虽然吸不走冯烈,但是却让他的行动暂缓了下来。接着我被他抓住的右手手心往后一转,手心之中有白光爆射而出,一下子照在了冯烈的脸上,他一吃痛,怪叫一声,松开了抓住我的手,我整个人顺势从他面前滑落,在掉到地上的时候,黒木的鬼手接住了我。

  “哼,苟延残喘!”

  冯烈一半的面孔被烧焦了,但是却还是在飞快地自愈。他背后暗金色的翅膀不停地扇动,整个人缓缓地从天空中落了下来,悬浮在了我的面前。

  “你不止一个身体?”

  我活动着手腕,冷静地问道,这种问话,不仅仅是为了套情报,也是为了拖延战斗的节奏,让我能够有时间一心两用,想出破敌之策。

  “千百年来,除了现在这个身体,我有很多皮囊,它们和我的衣服一样,是我披在外面的掩饰。这件皮囊是我最喜欢的皮囊,不过,却被你毁掉了。你要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冯烈最后一句话,却不是从我的正面传来的,反而是从我的背后传来的。我惊慌地转头,看见冯烈竟然站在我的背后,一前一后,竟然有两个冯烈。

  而这个冯烈,举起手,右手尖尖的指甲闪烁出可怕的寒芒,一下子刺入了我的胸口,竟然是想掏出我的心脏。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整个人往下一弯,上半身蜷缩起来,接着用赤霄宝剑刺穿了背后那个冯烈的胸口,然而,剑尖刺入的却不是肉体而是一阵黑色的烟雾。

  我一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受伤,正在我想抬头的时候,后颈却被人抓住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自己中了冯烈的声东击西之计!

5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不怒时强,一怒则狂!”

  1. 回复 2015/02/15

    路人甲

    葫芦不是要仙气吗?怎么能呀

    • 回复 2015/06/29

      路人

      噴火才需要仙气

  2. 回复 2015/04/08

    路人乙

    噴火才需要

  3. 回复 2015/07/06

    呵呵

    是吸啊

  4. 回复 2015/10/17

    A

    手不是断了么 怎么拔葫芦放白光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