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三章 真的是个老不死!

  “今晚的月色真是不错啊,我曾经抬头仰望了无数次,但是这样的血色,真是让人沉醉啊。”

  这个孩子站在空中,有一张纯真的脸,却有着老气横秋的口气。

  “冯烈,吸血鬼是我杀的,不过,我想你不会和我动手的,是吗?”

  莫良也飞在空中,语气冰冷,与其说是在和冯烈商量,不如说是在以强硬的口吻警告对方。

  “哦?真是没想到,能在这么久之后还能见面,你被封印的这段日子,我们这群老家伙可是很想你呢。”

  冯烈似乎认识莫良,而且是以一种老朋友的口吻在说话。

  “是吗?是怀念我的拳头吧。不过,今天你的对手不是我,而是这个小子。他可是扬言要砍下你的头颅。”

  莫良这货绝对是故意的,他这么一说,冯烈低头看向了我,嘴角的笑意却更浓了。

  “端木森,世界灵异大师,蒋天心的徒弟,两年前似乎你们这一脉的人打伤了威尔斯,更是差一点杀掉百里长风。我当时还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引起了这么激烈的冲突。没想到两年后就能见到正主。你好,我是冯烈。如果你想要我的头,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冯烈脸上带着笑容,似乎即便刚刚两千头吸血鬼被灭杀,它也一点都不动气。举起右手,按在了自己的脑袋上,用力一扯,就在我的面前,它竟然生生将自己的头给掰了下来!

  鲜血还在冯烈的脖子伤口处往下流,还有被扯断的肉,被拉断的骨头和撕开的皮肤!

  这一幕,让我心中巨震!

  中国道家也有这样的断头术,越南,泰国那边的降头术中也有飞头降,都是可以让自己的头和自己的身体暂时分离。

  但是这种法术使用之后,头部分离的时候都不会带血,断口的地方会很干净,因为这是一种障眼法,根本就不是真正地将自己的头砍下来。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完全不同,虽然我早知道,对于纯种吸血鬼来说,不破坏灵魂,它们就不会死。但是即便是两年前的罕莫尔德也不会白痴到自己去撕下自己的脑袋。

  但是此时的冯烈却就在我的面前,这么做了!而且,不仅做了,它的身体还抓着脑袋,脑袋对着我,竟然开口说话!

  “你很想要我的头吗?我给你!”

  接着冯烈的手一扔,血淋淋的脑袋在空中转了一圈掉落在了我的手上,我下意识地伸出后,接住了冯烈的脑袋,冯烈的头落在我的手心里,竟然还是一副没事的样子,睁着大眼睛说道:“端木森,真是没想到啊,你这么年轻!身体里的血液,一定非常新鲜,我感觉到了你心中的惊慌,这种惊慌是你的脸掩饰不了的。太棒了,你的身体太棒了,我一定要尝一尝你的血液!”

  我眉头紧皱,都说吸血鬼是越老越变态,如今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活了几千年的老不死吸血鬼,心里一定是扭曲的!

  不过他倒是很放心地让脑袋落在了我的手上,我眼中杀意一闪,手中的烈焰爆蹿了出来,在顷刻间,冯烈的脑袋就被烈焰烧成了灰烬。

  我将手上的黑色灰烬拍去,抬起头正想继续对付冯烈的身体,可是却看见了更加诡异的一幕,我看见冯烈的身子上竟然有了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脑袋,就好像我刚刚烧掉的是空气,或者是我产生了幻觉!

  “难道你连头颅都能自愈?”

  我吃惊地问到。

  冯烈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耸了耸肩,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接着低声狞笑道:“谁知道呢?也许我不会死呢?也许我有无数条生命呢?年轻的人类孩子,你的心中有恐惧在蔓延。你很怕我吗?是害怕我无法被杀死?还是害怕你根本就是在我释放的幻觉之中呢?”

  冯烈的话很轻但是很飘渺,我的额头上露出了冷汗,这还没正式开打,冯烈就已经带给了我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哼,在中国装神弄鬼的人多了,我一样一个不落地全都收拾了。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可笑!”

  我手臂一挥,背后星图展开,天空中星君之眼显露出来,展现在了冯烈的头顶上,一道星光轰然落下,将冯烈浑身全部都笼罩在了其中。

  星光明亮,特别是在这黑夜之中,在强烈的星光冲击之下,冯烈的身上开始冒出一丝丝的黑烟。他半跪在空中,开始发出一些痛苦,但是却病态的笑声,似乎却很享受这种身体被烧焦的感觉,似乎非常的舒服,似乎非常的兴奋。

  他就这么蹲在星光之中,身体不断地消融,最后甚至燃烧起了烈焰,他的脸,他的身体,他的四肢,他的一切,都在这烈焰之中被烧的灰飞烟灭!

  星君之眼消失了,星光也已经暗淡下来,冯烈的身体彻底变成了一滩黑色的飞灰,从空中落到了地上,我没有靠近,而是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确定冯烈的肉体和灵魂全都在星君之眼的照射之下化作了灰烬之后,才算松了口气。

  “这老家伙也不是很强啊,只是有一点病态。”

  周易其实也和冯烈不熟悉,只是知道冯烈是个老不死罢了。今天我和冯烈之间的战斗,他一直在旁边看着,此时才插话。

  然而,天空中的莫良却低声说道:“如果叶尔纳斯家族的老不死这么容易被杀死的话,我还会和你打这个赌吗?”

  他的话说的很怪,但是我很快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一抬头,看见之前明明被星君之眼杀死的那个小孩子,此时竟然又出现在了刚刚的位置上,脸上依然带着笑意,眼睛里依然是一片红光。

  “你,你为什么没有死?”

  我吃惊地指着冯烈喊道,这一次我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震惊。冯烈却捂着脸,狂笑不止,然后他一低头,脑袋歪着,严肃地说道:“这还用说吗?因为你太弱了啊!”

  我心中一怔,接着冯烈双臂一挥,地面上的黑色灰烬中飘出来一根根红色的丝线,这些丝线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但是仔细看之后,又会发觉,这些丝线和普通的线不同,似乎在丝线上有血光闪烁,一抖一抖,微微泛起红光。

  “我猜,你现在的心里一定很吃惊,因为你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会死,你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杀死我。但是,我最喜欢刺激和冒险。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体内有这么一条又长又红的线条,它叫血线,只要它存在,我就不会死,甚至连灵魂被毁灭都不要紧。你只要将这条血线剪断,我就会一命呜呼。端木森,你能做到吗?”

  冯烈的双手上的确有血线飘动,这些血线还连通着他的身体,我虽然搞不懂这所谓的血线的构造,但是我的确在这条红色的血线内感受到了一股强悍的生命气息。

  我没有犹豫,放出黒木,用鬼手将我往天上一甩,人在天空中的时候,反手就拔出了红光闪烁的赤霄宝剑,以迅雷之势,一剑劈向了冯烈。

  冯烈的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我竟然这么快就会采取进攻!我大喝一声:“老家伙,给我去死!”

  我的赤霄宝剑,砍在了他的手上,剑刃还将那条红色的血线彻底切断!而且,我还因为不放心,左手拿出南火权杖,对着红色的血线狠狠一烧,血线彻底化作了灰烬,和冯烈的手一起落在了地上。

  “啊,啊,啊!”

  冯烈从空中落下,倒在我的面前,半跪在地上,一个劲地哭嚎,似乎非常痛苦。我冷眼旁观,过了没一会儿,冯烈的身体自燃起来,浑身颤抖,没一会儿,又被烧成了灰烬。但是这一次,我却心中坚信,他不可能复活,刚刚的自燃不是我促发的,而是他身体自己燃烧起来的灵魂之火!

  然而,我转过身,正想退走,背后却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接着一拳打在了我的背上,我被偷袭而没有任何的反应,整个人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吐了口血,摔在了地面上。

  转头一看,冯烈又一次站在了我的背后,他踏着虚空,一步步向空中走去,最后又回到了原来出现时候的位置。

  “哈哈哈,你真是笨蛋,真是笨蛋啊!我的话你这么相信吗?血线是什么?是我说出来骗你的,白痴,白痴!”

  它指着我狂笑不止,我用手背擦掉了嘴角的血迹,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来,充满敌意地看着他,但是我的心中却是一片惊慌,难道真的杀不死这个老家伙吗?灵魂,肉体,全灭,它都不会死,简直逆天!

  “我不死,是因为,我会大预言术!”

  他的脸猛然间阴沉下来,接着说出了一句让我浑身一颤的话。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三章 真的是个老不死!”

  1. 回复 2016/03/11

    666666

    感觉敌人都是傻逼一样,都要把自己的弱点告诉端木

    • 回复 2016/11/23

      Anonymous

      赞同!!!!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