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三十八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段西剑的魂魄被鬼手牢牢抓住,我正想栖身上去封了它,然而,却看见它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我的人刚刚跨出三步,手还没够到段西剑,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打飞了出去,我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圈,落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我心中一惊,是什么法术将我打飞的?或者应该说,是什么东西将我打飞的呢?接着黒木的鬼手被一条一条撕碎,这些鬼手就好像是被扯烂的胶带。

  “主人,好像有一只透明的鬼手存在!”

  黒木小声说道,我点了点头,此时右手放出一道白光,这白光一出,对面立刻就传来一阵震动和撞到东西的巨响。

  然后有白烟在黑暗中露了出来,看来还真被黒木说对了,黑暗中有鬼手存在!不过这鬼手竟然是透明的,却让我有些吃惊。

  但是鬼手就是鬼手,外表透明也一样被天机眼放出的白光所伤!而且借助天机眼,我还看见了这鬼手的形状,手心巨大,指甲尖锐,但是却鬼气很淡,似乎是有意隐藏了起来。

  透明鬼手在白色烟雾的环绕中,退了出去,我没有追赶而是看向了段西剑的魂魄,可是这魂魄已经不在了,因为刚刚鬼手的搅局,我错过了对他的灭杀。

  不过,此时的我反而心中有些疑惑,为什么段西剑要魂魄出窍?无论是云游道士,还是我们阴阳代理人,凡是中国灵异圈混迹的人都知道一点,那便是灵魂不可以随便出窍,因为一旦出窍了,魂魄很脆弱,一旦被伤到了,很可能魂魄毁灭!

  可是段西剑为什么要用魂魄来杀人?这恰恰说明了一点,段西剑的本体可能在进行某种仪式或者在施法,既然我猜到了这一层,就更要好好的进行调查。

  虽然追踪的这个拜血者已经死了,不过我也不是没有办法,走到尸体边上,拍了拍尸体的背,然后拉开他的衣服,伸出手按住他后背的中心,念了一句咒文后,手指往上一拉,一个灰不溜秋的魂魄从这个拜血者的身体内拉了出来,先是浑浑噩噩,很迷茫的样子,接着我伸出手白光微微在其面漆那一闪,这魂魄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看着我,又看了看自己,发出了尖叫声,但是这叫声却不响,而且很尖锐。

  “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飘在天上?为什么我能看见自己趴在地上?”

  他震惊地问道,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这一点。

  “很不幸地告诉你,你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惨,是被段西剑杀死的,不过,你的魂魄他还没来得及消灭,所以我才能将你魂魄引出体外,和你对话。”

  我如实说道,他却愣是半天没缓过劲来。

  这也难怪,猝不及防下自己就被杀死了,正常人都很难缓过劲,这家伙算是好的了,至少没有痛哭流涕,只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好了,你也该接受这个事实了。我至少保住了你的魂魄,让你有了进入地狱的机会。你说说,你该怎么报答我?”

  我说这话的时候,他抬起头,迷茫地看着我,最后叹了口气,问道:“你说吧,我怎么报答你?”

  我一把拉住他的魂体,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拖出了房子,然后说道:“带我去阿尔伯特现在所在的庄园,我会先将你收在我的法器里,等到我办完了事,自然会放了你。好了带路吧!”

  在我看来,这家伙的魂魄还在,多少有一些蹊跷。如果杀死他的人是一个西方的吸血鬼,不懂得魂魄之说,因此他的魂魄还在,这还能说的通。

  可是杀他的人却是段西剑,这个家伙深谙鬼魂之道,不仅有鬼纹还能灵魂出窍,但是却没有灭掉这拜血者的魂魄,就有一些说不通了。

  我有一种感觉,这个拜血者的魂魄还在,很可能是他们安排给我的一个倒钩,为的是将我钓出来,或者是引诱我进陷阱。

  然而,中国老话说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这是明知陷阱还要往里面跳,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勇气。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出现在了距离小镇二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前方是一片平原,黑暗的平原很广阔,天空中的月光和星光互相辉映,光芒洒落在平原之上,我看见前方有一栋黑漆漆的庄园,只有微弱的光,但是却没有声音。

  拜血者之魂指着远处的这座庄园说道:“那个就是阿尔伯特在这里的庄园,我不会骗你的,你放了我吧,我对你没用了……”

  他还没说完,我嘴角冷笑一声,将拜血者之魂收入了我腰间的流火葫芦内。

  这个陷阱已经很明显了,吸血鬼是夜行动物,虽然纯种吸血鬼不怕太阳,但是它们还是改不了自己在夜里兴奋的表现。

  所以如果是吸血鬼居住的庄园,到了晚上肯定会动火通明,而且夜夜笙歌,可是我眼前的这座庄园却什么声音都没有,还黑漆漆的一片,很显然,就是给我挖了一个大坑。

  我迈开步子,走在平原之上,径直向着远处的庄园走去,十多分钟后,我到了这庄园的面前,这庄园其实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城堡主塔应该有10米高,附近有两栋副楼,也有6米多高,门前有喷泉,花园,四周有高墙围着,正门是一扇高十来米的镂空铁门,门上有两个可怕的门环。

  我看见这门环的时候,忽然有一种眼熟的感觉,这门环左边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右边是一个狰狞可怕的小恶魔。

  我细想了一下,心中忽然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两年前,我在仙墓的侧墓室内看见的门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心中惊讶,不过想不出个道道来。于是索性不去想它,翻过铁门,走进了城堡内,门口的喷泉已经干涸了,附近的花园里也是杂草丛生,看不出一点点奢华的样子。

  有阴风从远处吹来,刮过我的身体,我心中有些发凉,没有走进城堡,而是站在花园里,向四周观察,既然是陷阱,那么现在肯定有不少家伙在暗中观察我。

  我没继续前进,嘴角冷冷一笑,朗声说道:“各位就不要再藏了,既然给我挖了陷阱,就请露面吧,你们瞒不过我的眼睛。”

  我这话里有一半是诈它们,有一半是猜测它们在观察我。不过,没一会儿,我就看见整个城堡内的灯光开始亮了起来,灯火辉煌的城堡展现在我的面前,给我一种回到了中世纪欧洲的错觉。

  灯光将花园照亮,附近的黑暗中飞出来数十只蝙蝠,这些蝙蝠落在地上,黑气弥漫开来,不一会儿它们就全都变成了吸血鬼的模样。

  我扫了一眼,这些吸血鬼多半都只有2,300年的寿命,很不上台面,显然我也是被小看了!

  往城堡内看了一眼,只看见我此行的目标,阿尔伯特站在城堡主塔的最高层,冷眼望着我,在它的身边站着好几个面色冰冷的吸血鬼,却没看见段西剑的身影。

  “诶,我也是被小看了,不过,阿尔伯特,你会为你的骄傲付出代价的!”

  我嘴角冷笑双臂一展,烈焰随着我的手臂转动,一瞬间就点燃了我身边的吸血鬼们,这些吸血鬼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被天机眼的烈焰烧着之后,还想要变成黑气躲避,可是根本就逃不掉,一个个化作黑色的干尸,落在了地面上。

  我这才抬起脚往城堡内走去,灵觉随时打开,整个城堡内,似乎吸血鬼的数量并不多,和我原本猜想的很不一样。

  而在城堡的顶部,似乎有强悍的灵觉波动,这一点很异常,这灵觉波动比段西剑要强的多,难道还有东方的高手在这里?

  我不敢大意,开始向城堡顶部走去,虽然城堡内吸血鬼的数量并不多,但是也还是有不少,可是实力却都不强,连阻挡我前进都做不到。

  我一路灭杀,终于走到了城堡主塔的顶端,站在了阿尔伯特的对面。

  “你身边竟然没有高手,看来你真的是很自负。”

  我冷笑着说道,正准备将眼前两个保护着阿尔伯特的吸血鬼灭掉,却看见阿尔伯特脸上没有一丝紧张,反而转头看着我,笑着说道:“不是没有高手,而是我将他们都牺牲了。”

  他此话一出,我倒是一愣,牺牲了?这是什么意思?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阿尔伯特打了个响指,整个城堡开始晃动,主塔的天顶慢慢打开,空中一轮月色射了下来,照亮了我的眼前!

  这一刻,我抬起头,看见一个人影忽然之间出现在了月色之中,再定睛一看,这人影赫然就是段西剑!

  可是,此时的他,竟然是飞在空中的,而且我清晰的感觉到,眼前的段西剑不是魂体,而是本体!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