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三十七章 跟踪拜血者!

  鬼纹并不是我专有的,但是能够同时封印两个鬼王级别的厉鬼,这就代表了他的实力。

  这样的上门挑衅,带来的影响,远远比阿尔伯特这几句话的力量要强,当天,就有数十个吸血鬼离开了周易的山庄,更多的仆人也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山庄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这些倒是不重要,毕竟如果真的开战,这些低级的吸血鬼和仆人也都是炮灰。

  不过,对于周易来说,阿尔伯特的影响力如此之强,倒是不小的打击。如今整个山庄军心不稳,很多有些实力的吸血鬼都在观望之中。

  “老大,你说说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还真的夹着尾巴逃走吗?”

  周易自己也些慌了,两年时间,周易的本事涨了不少,但是说到这心机,他还是嫩了很多。

  我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这样,你将剩下的吸血鬼,以及其他你认为会加入我们阵营的吸血鬼全都召集起来,在晚上之前全部都在山庄集合。明天四点左右,日出之时,我会回来,带着至少十个吸血鬼的头颅,其中便有阿尔伯特的项上首级!”

  听了我的话,周易大吃一惊,他明白我话语里的意思,我是要夜访阿尔伯特的庄园,并且来个实实在在的夜袭!

  阿尔伯特在罗马尼亚各地都有庄园,当然这些地方他不常来,因为毕竟不是叶尔纳斯家族的势力范围。可是如今他都已经准备和周易开战,那就说明,他在这里的庄园之中一定有了吸血鬼的大军,我这一个决定,无异于只身一人杀入群魔之中,危险性非常高。

  “不用这么吃惊,我不会有事的。放心吧,对了,今晚我这么做了,无异于告诉叶尔纳斯家族,我们正式开战,真到了那个时候,大家就要做好叶尔纳斯家族疯狂报复的准备。”

  我说完之后,就回了房间,开始准备起来。

  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那个看起来很挑衅的阿尔伯特公爵,他的实力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掂量的很清楚。我真正担心的是那个叫段西剑的男人,双臂之上有两个鬼纹,这两个鬼纹全是鬼王级别,若是他和我正面对上,要胜他不难,可是万一被他拖住了脚步,再想抽身而出,那就难了,如果被上千头吸血鬼包围,我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收拾了东西,我没带赤霄宝剑,因为太惹眼而且赤霄宝剑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太强,很容易暴露。不过我将真龙之泪和南火权杖带在了身边,离开了周易的山庄。

  要找到阿尔伯特庄园的位置并不难,我先去了罗马尼亚附近一个小镇里,因为这里的天气总是阴雨连绵,所以小镇看起来非常冷清。

  这种小镇,最热闹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酒吧,一个是咖啡馆。

  很多拜血者都喜欢躲藏在酒吧里,因为比较昏暗,而且这里也有摇头丸卖。我走到小镇的酒吧前,外表看起来很老旧,但是里面却还是不时的有激光照出来,也有劲爆的电子乐往外传。

  门口有一个穿着背心,身材魁梧的大汉挡着路,一方面是收费,另一方面是观察有没有警察。我走到门口,他一把挡住了我的肩膀,将我往后一推。

  他看了我几眼,伸出手问我要钱。我嘴角微微一笑,往前走了一步,接着手臂上的鬼纹内爆发出一阵强光,黒木从手臂上钻了出来,鬼手缠住大汉的身躯,将他往酒吧的大门内狠狠一丢,大汉惨叫一声,整个人重重地甩入了酒吧之内。

  这一刻,酒吧内的音乐停了下来,灯光也亮了起来,四周的那些舞娘,嫖客,还有一些躲藏在暗处的家伙全都惊慌失措地看着门口。

  片刻的平静之后,有人大声叫喊,接着所有人都开始向我所在的这个门口方向冲了过来,就好像是受到了惊讶的蚁群,看着让人嘴角发笑。

  我站在门边上,双手环抱在胸前,右肩膀斜靠在门框上,没有阻止人群往外涌,但是我的眼睛却一直看着人群中形形色色的人们,其中有一个金发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双眼都是黑眼圈,身上穿着白衬衫和米色的中裤,很单薄的样子,从面相上看很虚弱,酒吧里这样的家伙并不少,要么是瘾君子,要么是嫖客。但是这个被我盯上的男人,两者皆是,同时还有一个身份,阿尔伯特的拜血者,因为我看见他脖子上有一个小的纹身,这个纹身代表的是叶尔纳斯家族,所以很显然,这个男人在为阿尔伯特工作!

  我悄悄地跟了上去,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趁着附近人多,场面混乱,我在他的口袋里塞了一张用于定位的追踪灵符,接着他冲进路边一辆黑色的轿车内,扬长而去。

  他一走,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走到附近的一家农贸市场,买了一斤白米,洒在地面上。这些白米一落地,我立刻伸出手,点在了这堆白米的中间,接着从口袋里摸出了定位灵符的子符,贴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手臂立马变的不受控制,自己在米堆之中画来画去,米堆内露出了一条条线路,乍一看毫无规律,但是仔细一看,却好像地图一般。

  半个小时候,我的手臂停了下来,我将灵符揭开,拿出手机朝着米堆拍了张照,接着买了张附近的地图,一对照,我立刻就发现,米堆内的路线和地图上很相似,而最后手指停下来的地方,是一所叫做山姆家禽饲养厂的地方。

  “找到你了。”

  我笑了笑,出发走向这家山姆家禽饲养厂。到了这个厂的铁门前,里面看起来空无一人,有些荒凉的样子,门口的门卫室里也没有人看着,不过在欧洲,很多小厂都不景气,关门之后也无人来接手,设备也都抵押给银行了,和这家山姆家禽饲养厂相似的地方,很多。

  我爬过铁门,走进了饲养厂内,饲养厂不大,中间有两大幢房子,里面黑漆漆的,隐约能够看见有一些机器设备在,门口开着,里面没什么声音。

  后面是一排雨棚,还有几件小房子,看起来像是堆放杂货的。

  我走进第一幢房子内,四周很黑,走到里面之后,光线更是不透进来,看着有些阴森森的,但是却没有什么鬼气或者是脏东西存在,应该还是安全的。

  我在底楼里转悠了一圈,什么发现都没有,之后便开始向着楼上走去,踏在楼梯上,有回声在楼房里回荡,听着让人心中有些慎得慌。

  走到二楼,我看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接着是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我明白,这肯定是那个我追踪的拜血者,他铁定是躲在了这栋楼房中!

  我追了过去,可是一到二楼,我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鬼气传了过来,底楼没有鬼气,二楼却有,难道二楼有鬼?

  我心中一沉,缓慢地走到二楼的门前,伸出手推开了房门,当房门一打开的瞬间,我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因为光线问题,我看不清楚,也不知道这人是死是活,我放出了黒木,让黒木用鬼手将这个躺在地上的人从房子里拖到了窗户边,接着我打碎窗户,虽然外面也是阴天,但是总比这黑漆漆的房子里要好多了。

  然而,当我看清此人面孔之时,不由得吃了一惊,这是一个死人,死的时候脸上写满了震惊,而他就是之前在酒吧内见到,并且被我跟踪的男人,为了确定他的身份,我还将他的尸体给翻了过来,看见了他脖子上的小纹身!

  我将他的衣领撩开,却没有发现咬痕,显然不是被吸血鬼杀死的,那是怎么死的呢?接着我扭开他的衣服,一股淡淡的鬼气飘了出来,和之前不同,这一次我和这鬼气是正面接触,立刻就感觉到了这股鬼气内惊人的躁动。

  非常不安分,而且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端木森,你果然来犯了。”

  一个阴仄仄的声音从对面的房子内传来,房间的门先是关上,接着又被打开,我看见一个魂魄飘浮在空中,飞到了门口。

  “是你杀了他?”

  我站起身来,表情凝重地问道。

  “是的,一个笨蛋而已,被人跟踪了居然还不知道。不过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居然会利用米了追踪,在我看来,这些没用的法术也只有茅山那种无聊的老家伙们才会发明。”

  他的话有些刻薄,我没在意,而是意图靠近他,但是他和警觉,我只要稍稍迈步,他立刻就会后退。

  “你是谁?”

  我追问道,因为看不清他的脸,所以更想弄清楚他的身份。

  “怎么?早上刚刚见过,现在就认不出来了吗?我是段西剑,这一次来杀这个人,其实也是给你一个警告,吸血鬼的事情,你最好少参与,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他说完之后,就想往后飘走,而当他的魂魄转身的一刻,黒木的鬼手已经冲过去缠住了他!他一愣,吃惊地看了过来。

  “哼,灵魂出窍吗?我让你有去无回!”

  我冷漠地说道。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