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三十五章 复活的祭坛!

  “吸血鬼重生?这不可能做到!”

  周易断然地说道,声音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口气。

  我却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若是不信,明天我就陪你去探个究竟。”

  纳福是第一波的使节,开战也要半个月时间了,我们还有充分的时间做情报收集。我第二天就和周易上路了,这小子硬是不肯相信我说的。

  等第三天,我们进入叶尔纳斯家族的领地之后,开始乔装打扮,并且低调前进。在吸血鬼的地盘上,有一种人类,叫做拜血者,其实和鬼奴差不多。拜血者是崇拜吸血鬼的人,一般来说是地痞流氓,或者是吸毒赌博的混混,瘾君子。

  不过,他们都有一个自己崇拜的所谓“贵族”也就是一个真正的吸血鬼。他们讨好这些吸血鬼,希望哪一天能够变成一个真正的吸血鬼。

  不过大部分最后都会被杀死,或者是吸毒而死,没什么好下场。周易也有自己的拜血者,不过他很厚道,对自己的拜血者比较友善,因此即便是在东边,也有人愿意追随他。

  洛威尔便是周易的其中一个拜血者,和那些地痞混混不同,洛威尔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是自己的女儿打从生出来就身体不好,被病魔折磨,非常痛苦。

  洛威尔曾经去求助别的吸血鬼,希望他们能够将自己的女儿变成吸血鬼,然而,这些吸血鬼在榨干了他的钱后,还玩弄了他的妻子。

  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周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救了他,而且还用自己纯种吸血鬼的血脉给了他女儿洗礼。

  因此洛威尔将周易看成是自己的恩人,并且也成了周易在东边的线人之一。

  “恩人,你好久不来东边了,这一次来是干什么?”

  这个洛威尔还是挺热情的,而且有些发福,开车的时候还一个劲地说话。

  “洛威尔,你知道最近叶尔纳斯家族有没有什么大动作吗?”

  周易开口问道。

  洛威尔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想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叶尔纳斯本部那边应该没有什么动静,但是似乎它们最近有大笔的财务支出。我一个朋友是他们的会计,看过他们的财务报表,而且,我在附近植物园的朋友说,他们那里最近有人建造祭坛之类的玩意儿。”

  洛威尔的话我都留意着,考虑了片刻之后说道:“我们先去植物园看看,你开我们过去。”

  很快,洛威尔开着车送我们到了植物园附近,果然,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建立起了比较大的圆形建筑,建筑分成两层,看起来大概有小半个足球场这么大,附近有人看守。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个祭坛,似乎还在建立。”

  洛威尔指着远处说道,我定睛看去,祭坛那边看起来有些奇怪的气流在转动,转动的同时,还有一些奇怪的黑暗气息在伴随转动,看起来不像是鬼气,更加的邪恶。

  “这种气息我从来就没看见过,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种力量的等级并不高,而且闻起来有一点血腥味,附近应该是有大量的血浆。”

  周易对血液的敏感程度绝对能和黑蛋一比。

  “我靠近一点,去近处看一看,你们在这里等我。”

  我缓步走了上去,以散仙印为本,一步步向前,避开几个保镖,到了祭坛的近前。祭坛的内外两层,有两圈不同的刻文,第一圈刻文我看不懂,应该是魔法刻文,而且是很高级的刻文。第二圈刻文,也就是核心刻文,却让我们大吃一惊,这竟然是我们道家的回春咒。

  所谓回春咒并不是游戏里能够回血之类的法咒,这个回春咒其实是一种将容颜变的年轻的法术,这种法术利用的好,效果和整容差不多。

  当然,因为没什么用,而且非常耗费精力,所以基本上没人会去使用。

  但是这里为什么会有回春咒呢?

  就在此时,前方传来了几个声音,好像是有人在说话,而且声音有些阴阴的,听起来不是很舒服。

  “听说这一次纳福都被杀了?”

  一个声音说道。

  “是的,被杀了,而且好像听说还是索尔动的手,我一开始还不相信,后来看了纳福的尸骸,绝对是圣言之术的效果。索尔前几年去了教廷,据说和教廷一个红衣主教关系非常好,如今看来,多半就是这个红衣主教教给他的。”

  声音越来越近,我打开散仙印,面前的一切都遮蔽起来。

  过了一会儿,走过来两个身穿黑袍的吸血鬼,这两个吸血鬼看起来很年轻,而且本事也不高。他们没发现我,此时是阴天,天空中缓缓飘下雨来,洒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真是太好了,居然是个阴天,快点复活纳福,我们好回去交差。”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两个吸血鬼的手上拎着两个铁通,一个铁通内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尸骸,另一桶则是血浆,很粘稠,而且似乎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因此味道很冲鼻子。

  “动作快点。”

  一个催促道,并且将手里铁通内的东西倒在了祭坛上,另一个如法炮制,很快我身边的祭坛变成了暗红色,看起来非常的恶心。

  两个吸血鬼往后退了几步,用刀子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其中一个还表现出了非常不舍得的表情。吸血鬼的血液都是很珍贵的,两个吸血鬼的血液混入了祭坛内。

  “我主怜悯,这世界充满黑暗,该隐我主,愿你伟大的荣光照耀这个可怜的后裔,黑暗之地,复活其身,纳福,归来吧!”

  两个人同声喊道,我距离祭坛最近,此时竟然看见祭坛内慢慢地有暗红色的光冲出来,这光非常的可怕,照耀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竟然从其内感觉到了一股上古蛮荒的气息。

  这种气息我过去就在巫族的身上,或者是远古妖兽的身上才能感受到!

  光芒越来越盛,越来越强,血浆渐渐地凝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红色的血人,随着吟唱时间的变长,这个红色的血人越来越清晰起来,渐渐地变成了人类的模样。

  之后彻底变成了纳福的容颜,我看的啧啧称奇,这还真给复活了,纳福闭着眼睛,从血浆之中走了出来,然后跪倒在地,大声歌唱对该隐的赞美。

  最终,血浆彻底消失,祭坛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纳福赤身裸体地从地上站起来,睁开了双眼,他眼睛刚一睁开,竟然闪过一丝黑紫色的光芒,这光芒扫过我面前的散仙印,散仙印竟然有一些不稳定,似乎要碎开的样子。

  我心中一惊,伸手加固了散仙印,稳定之后,我心中这才安定下来,却见到纳福的容颜好像年轻了几岁,但是身上实力却好像变的弱了一些。

  “纳福大人,欢迎归来,阿尔伯特大人正在等您,请您过去一起喝茶。”

  两个吸血鬼立刻变的恭敬起来,半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走吧。”

  纳福低声说道,带着两个吸血鬼往外走。

  两人走后,我现身出来,对着远处的周易和洛威尔招了招手,两个人连忙走了过来,咱在我的身边。

  “你们看看这祭坛,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吗?”

  我指着祭坛问道。

  两个人同时低头,过了片刻之后都摇了摇头,我却笑了笑,指着这回春咒说道;“我算是看出一点门道来了,这回春咒本质上来说是道家的无用法术,不过这里稍加改动,有了一些变化。这些吸血鬼能够被复活,不是因为什么伟大的该隐,而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或者换句话说,其实也就是降低他们的年龄和实力,恢复成了数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的模样,这样的他们实力下降了,但是却能够被召唤回来。具体的召唤咒文应该就是外面这一圈咒文。不过我看不懂,你们手机拿出来,拍下来之后带回去给索尔看。”

  回到山庄之后,我们将拍下来的咒文给索尔一看,索尔顿时打吃一惊,问道:“这,这些你们是从哪里看来的?”

  我一愣,如实告知。

  他指着这咒文说道:“这是教廷的大预言术的范本,其实说是范本,也是偏支和节选,不作数的。所谓大预言术,乃是整个西方世界传奇级别的法术。据说大预言术可以预知一切,或者改变一切,很厉害。过去只有教皇可以学习,但是到了如今,连教皇都不会了。只有几个老不死的可能还会,但是他们都不可能帮助吸血鬼啊!”

  这么一说,连我都感到惊奇起来。

  为什么吸血鬼会这么厉害的法术?难道真的和叶尔纳斯家族的老不死有关系?不过,无论有没有关系,我都感觉,这一次,周易的对手可是真的不简单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