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二十六章 奇怪的尸体

  整个别墅里都没有发现鬼神的踪迹,鬼神去了哪里?我站在主大厅里,看着被钉死在墙壁上的齐拉尔侯爵,之前他还神秘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可是今天为什么会死呢?

  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死法,简直就是耶稣受难记的翻版。

  我走进他的尸体,看着墙壁上流下来的血液,和一般人的血液不同,这样的血液看起来非常的脏,而且黑,闻着有一股淡淡的臭味。

  几个警察在想办法将齐拉尔侯爵的尸体从墙壁上搬下来,可是走上去三个大汉,硬是没有将插在齐拉尔身上的铁钉拔下来。

  几个人叽叽哇哇地说了一大堆,不过语速很快,说的也很轻,我没听的太仔细。只是大意上似乎说是齐拉尔侯爵被邪灵附体,要找个法师来。

  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缓步走了过去,心眼之术开启,双眼扫了一下齐拉尔侯爵的尸体,看见所有钉子钉着的地方,都有黑气在飘着,我之所以之前没有感觉到,是因为齐拉尔身上的数根钉子都自成一体,形成了一个黑暗的内循环,在这个内循环之中,鬼气不会外泄,反而会慢慢融合在一起,覆盖在尸体的身上。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尸体的魂魄无法流出,很容易形成厉鬼或者是更可怕的尸变。

  这几个外国人不懂这钉子的用意,还以为找外国的法师就能搞定,就算是索尔这样精通中国文化的老家伙来了,也无济于事。

  我走上前去,咬破手指,然后将染了自己鲜血的手指插入了齐拉尔侯爵的尸体内,我的手指刚一进入他的尸体,整个尸体忽然猛地一抖,然后齐拉尔的双眼忽然之间睁开了!

  齐拉尔本来是蓝色的眼睛,可是此时他的眼睛却变成了暗红色,并且有两道鲜血从他的眼睛里流下来,嘴巴微微张开,尖啸起来!

  这尖啸的声音很哀怨,而且分贝很高,四周的警察每一个都被吓出了一声冷汗,这些警察怎么可能见过这么恐怖的画面,几个胆子小的当时脚就软了,瘫坐在了地上。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我以自己带有灵觉的鲜血刺激了齐拉尔的尸体,将这个还在进行的鬼气循环彻底打破,让他还被困在身体内的灵魂猛然间释放出来,因此,才会出现尸体尖啸的场面,当然,不会持续很久,因为灵魂总要出窍,要么化作厉鬼,要么落入阴间。

  此时,齐拉尔身上的鬼气开始往外泄,就好像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喷气口,这些黑色的鬼气转眼之间就将整个客厅弄的乌烟瘴气。

  四周的伦敦警察该逃的都逃了,只剩下了我们几个还留在原地。

  “老大,下面是不是要困住他的灵魂,然后盘问一下到底是谁下的手?”

  周易站在我身后,轻声问道。

  我却摇了摇头,走到了齐拉尔的面前,齐拉尔现在有一些迷茫,不断地转头,但是眼睛里却没有神,我掰开他的嘴唇,果然他门牙边上的两颗牙齿,原本就有些尖,此时竟然在缓缓变长,这是变成尸牙的征兆。

  再一摸他的手臂和腿部肌肉,很僵硬,应该就是要尸变了。

  我伸手点中齐拉尔侯爵的额头,左右肩膀,最后冷笑连连,呵斥道:“齐拉尔侯爵!你若还存有一丝良知便给我醒一醒,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世间一切,都有法可循,你若是越了法,我便要灭,我一出手,你便没了轮回的可能!”

  我这话说的很重,当然,这话也是大实话!

  齐拉尔侯爵浑身微微颤抖,这尸体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听出来我话语里的意思,他尸变只是刚刚开启,灵魂还未出窍,灵智还在!

  他看着我,眼神里有一些暗淡的光芒闪过,接着他慢慢张开嘴,似乎想要说话,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很含糊,发音很不清。

  只有几个单词我听的比较清楚,其中一个便有ghost(鬼魂),demon(恶魔),unite(联合)

  之后,这家伙就彻底没声音了,头一歪,昏迷了过去,数秒钟后,他眼眶发黑,嘴唇发紫干裂,接着双眼之中有绿光闪烁,数秒钟后,他面孔大变,对着我一声咆哮,彻底尸变了!

  我脸色未变,往后退了一小步,挥了挥手,周易扑了上去,双爪齐出,直接将尸变的齐拉尔侯爵撕成了碎片,黑色,散发着臭味的鲜血从他的身体里流了下来。

  “老大,为什么不招他的魂魄?”

  周易走了回来,奇怪地问道。

  “你知道他的鲜血为什么变黑吗?因为他的灵魂已然变质,在这么浓郁的鬼气覆盖下,你觉得这灵魂还能出淤泥而不染吗?带上那几枚铁钉,其上肯定有刻文,这可能是破案的重要线索!”

  我说完之后,双手背在身后,缓步走了出去。

  听了我的话,周易微微一愣,然后腼腆的一笑,轻声说道:“老大,两年没见,你变的稳重了不少。而且,走路的样子也变的和小老头似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说我走路像小老头了,不过对我而言,也算是一句夸奖。

  一个男人,总要面临长大,去掉浮夸天真的一面,变的懂事,变的有担当,或许在外人眼里我走路的样子很滑稽,但是我自己知道,这是我蜕变的过程。

  回到酒店之后,我才看见当日的泰晤士日报上已经刊登了齐拉尔侯爵被杀死的报道,而且,我还看见自己的一个侧影出现在了照片上,虽然看不清我的脸,不过上了一回报纸,多少让我有一些无奈。

  在欧洲我可不想出风头,黑暗议会对我虎视眈眈,要是他们知道我在欧洲,估计会给我找麻烦。

  第二天,军情五处就派来了特工,据说是军情五处某位大佬想见我,聊一聊关于这一次齐拉尔侯爵的案情。

  我没让周易跟着,但是却带上了索尔,英国的军情五处和美国的CIA那都是一丘之貉,相比之下,全世界国家的特工组织之中,军情五处属于骗子最多的,这群英国佬,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当然,索尔在英国担任皇家魔法学院院长的时候,曾经和他们打过不少交道,其中有好些是索尔的老相识了。

  坐上了特工给我准备的轿车后,我们还是被蒙上了眼罩,开了大约2个小时后,我感觉我们应该是进入了地下,当眼罩被取下来后,我和索尔已经站在了一个废弃的地下室里,面前是一张小小的正方形木桌子,地下室并不大,四周还有一些废品堆放着。我的对面,坐着一个女人,看起来上了点岁数,亚麻色的头发,穿着黑色的小礼服,脖子上戴着一串一看就很名贵的珍珠项链,而且我还观察到,她用的手提包,是香奈儿当季的新款。

  这应该是个很富有的女人,不过一定是个母狐狸,因为她看我的眼神里透出一种叫做算计的东西,这个女人对我有所图谋。

  当然,应该不是图谋我的身体,而是图谋我的一些特殊能力。

  “你好,端木森先生,我叫米拉达,是军情五处的一位资深特工。这么冒昧的请你来,是因为我们有些事情需要向您核实,而且这些事情不能被外界知道。当然,虽然这个地方很小很破,可是我们还是为您准备了最好的龙井绿茶,相信你会喜欢的。”

  她拍了拍手,走过来几个特工,在我们的面前摆上了茶具,米拉达温了温茶杯,看起来举止很优雅,应该对茶艺有一些了解。

  只是这茶香一飘出来,我却笑着说道:“这茶不是最好的,不算雨前龙井,只能算是明前龙井,而且闻着还有一股冰冷的气味,要喝茶的话,下次你来中国,我泡一壶上好的碧螺春给你。不过现在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找我来干什么?”

  米拉达被我这种毫无礼貌的插话,却没有动气,而是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把将桌子上的整个茶具掀到了地上,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下子站了起来,厉声呵斥道:“端木森,你刚来我们英国国土,就发生了贵族被杀事件。我有理由怀疑,这一切都是你做的,齐拉尔是侯爵,而且年轻有才干,你老实交代,为什么要杀他?难道是贪图他的钱财和权力?”

  米拉达的话说的很尖刻,但是我和索尔两个人却都笑了,索尔指着米拉达说道;“你是个假货。”

  米拉达表情一怔,露出了疑惑,看着我们俩。

  而我,则平静地说道:“章飞飞,两年未见,你的易容术好像退步了,至少骗不了我了。”

6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百二十六章 奇怪的尸体”

  1. 回复 2014/11/27

    暗修兰

    后面写的越来越扯淡了,不想看的别看了

    • 回复 2015/04/08

      Anonymous

      跟他妈破案片样的

  2. 回复 2015/05/06

    他妈的

    他妈的, 太难看了

  3. 回复 2016/10/28

    傻逼

    你们不懂要从头看着走 一群傻逼

  4. 回复 2016/12/26

    Anonymous

    不想看了

  5. 回复 2017/01/06

    小白痴,

    端木森就装比厉害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