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二十五章 周易回归!

  被我抓住的人,有着一张普通人的脸,我对外国人,一直有一些脸盲,看起来很费劲的样子。

  面前这个人看起来有些面善,但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了。我微微一皱眉头,将手缩了回来,因为我感觉到面前的人不是厉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不是说过我?我摆下案台之后,这里不允许人进入,你是怎么进来的?”

  面对我的质问,对面的人脸上露出了一片疑惑的表情,镇定地说道:“我只是迷路了,我是第一次来白金汉宫,所以有些迷失方向,如果你能为我指引反向的话,那十分感激。”

  此人看着普通,但是气度却很是不凡,隐隐有一些上层人士的风范。而且,他明明看见了我摆在桌子上的案桌,但是却没有一丝紧张的表情,似乎对于这里出现一些中国道家的东西并不意外。

  “出门左走,然后走到底就是出口。”

  索尔走上前来,非常绅士地说道。

  他微笑着抬起脚,离开了我的视线内,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知道,此人不简单!

  回到案台前,我伸出手,放出三道灵符,然后以左手点在灵符之上,要招鬼神之魂,可没这么简单,讲究很多,同时,要注意的事项也很多。

  首先鬼神不是厉鬼,魂体强悍不说,而且灵智高深,它们比你可聪明多了,如果你以为你能骗的了它们,那就大错特错。所以要招鬼神之魂,最重要的不是骗,而是逼!制造假象,逼鬼神入困阵,接着将其封印!

  其次,鬼神法力高强,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鬼神怎么会出现在白金汉宫内,但是无论它走阳间,还是走阴路,能够来白金汉宫的都不简单,因此我不能掉以轻心。

  最后,便是这困阵,不能用对付普通厉鬼的困阵来用,而是要以强化过的困阵来摆,整个困阵有九重外壳,每一重都比前一重更加坚固,保证鬼神不会逃出去。

  布置好一切后,我拿起案桌上的铜铃,一边摇,一边洒出纸钱,最终念念有词,开始招魂!招鬼神不能心急,因为一旦心急,鬼神也能看出来,反而不会在乎你,所以你必须保持镇定。

  我穿着黄色的道袍,说实话,招鬼神还是第一次,不过对我来说并不难,铜铃通过法力加持,声音响彻在整个白金汉宫内。

  今天的白金汉宫被撤空了,除了我们,连女王都不在白金汉宫内,更别说是英国首相和那些大臣,以及保安之流。

  前方,大门外又一次传来了一些诡异的响声,接着巨大的白色木门被拉开了一条小缝,我看见一只鬼手从门缝里伸了出来,这鬼手的手心里竟然有一只眼睛。

  我连忙施展散仙印,遮蔽了我们和这案台,这鬼手看不见我们,木门才缓缓打开,然后一个浑身深青色,有一头散乱的白色头发的鬼神,一跳一跳地从门外面蹿了进来,看见此地什么人都没有,它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伸出手挠了挠头,看起来有些傻傻呆呆的样子。

  鬼神一般都非常聪明,在我看来,面前这头鬼神,要么在装蒜,要么就是被人打傻了!

  它跳到了案台之前,虽然看不见案台,更看不见我们,但是它依然伸出了鬼手探向案台的方向。就在此时,我们散开散仙印,出现在了它的面前,我更是一个箭步蹿到了它的面前,伸出手想要抓住它的手臂。

  但是,这一次,我的手碰到它的鬼手时,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我面前的鬼手散开了!

  如同气泡一样散开了,这让我心中吃了一惊,不仅如此,面前的青色鬼神更是对着我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然后身子化作气泡,消失不见!

  黑蛋想要追击,不过我却摇摇头,说道:“果然还是小看了这鬼神。这是一头青皮白发鬼神,即便在中国它也不会轻易出现。因为它们这一族早些年和修罗一族对抗,被修罗一族所灭,因此就算是新的青皮白发鬼神也都很安分。但是这一头,居然来了英国,还敢公开露面,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我嘴里这么说,但是刚刚走过去的那个神秘男子,却让我更加奇怪。我隐隐感觉,离开军事基地之后的这第一个任务,或许和政治有所牵连。

  但是今天,我们的第一次招魂,算是失败了。

  收拾了案台之后,其余善后工作由索尔来处理,我们回到了酒店内。过了几个小时,索尔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他告诉我,之前我们看见的那个自称迷路的人,是费尔伍德伯爵的侄子,齐拉尔侯爵,不是第一次来白金汉宫,因此他不可能迷路,很显然他撒了谎。

  索尔的意思是让我直捣黄龙,却齐拉尔的府上拜访一下,看看是不是这个人真的有问题。然而,我考虑的却是另一回事,如果这个齐拉尔真的和这一连串的灵异事件有关系,那么他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还有,一个中国的鬼神,怎么可能和齐拉尔这样的西方侯爵牵扯在一切,似乎一切都说不通的样子。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位意外的访客光临了我的酒店,身披黑色的斗篷,穿着白色的衬衣,满脸青白之色,但是却越来越帅的周易,敲响了我的房门。

  我打开房门的时候,看见他一脸微笑地站在我的面前,并且伸出手,一把将我抱紧了怀里,我还诧异了好一会儿,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大喊道:“黑蛋,周易回来了!”

  周易的归来,是我没想到的,本来我还想在这里处理完了索尔的案子后,等索尔归队了,就去罗马尼亚找周易,没想到这家伙自己找上门来了。

  “老大,两年没见了,可想死你们了。你不知道,我当时离开中国的时候,有多舍不得啊!”

  这货不说话的时候是一副强悍的吸血鬼模样,但是一张嘴,立刻就变成了当初那个活力四射的纯种吸血鬼,富二代周易!

  “你这两年过的如何?我本来还想去罗马尼亚找你,没想到你先来找我了。”

  我笑着问道,伸出手摸了摸他那两颗又长又闪的吸血牙。

  “诶,一言难尽,我的本事倒是涨了不少,刚回到罗马尼亚的时候,吸血鬼家族还有黑暗议会就收到了消息,派出了好几波追兵来围堵我。当时真是九死一生,不过逆境让我成长,我一开始的确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东躲西藏。不过随着我每天和这群家伙厮杀,也随着我吸的血越来越多,我身体内纯种吸血鬼的血统进化的很快。如今的我,虽然在罗马尼亚说不上是黑暗势力里顶级的人物,但是至少普通人不敢对我怎么样。而且之前黑暗议会的会长和执行长似乎一伤一死,黑暗议会没精力追捕我,因此仅仅是吸血鬼家族还不能彻底拿下我。我这一次来找你,也是希望你能帮我一把,趁这个机会,一举荡平吸血鬼家族!”

  周易的要求,我自然义不容辞,不过这里的案子还没完,暂时也没精力腾出手来,但是周易一回来,我身边的可用之将就更多了。

  “周易,你回来的正好,我要你今晚去齐拉尔侯爵家走一次,吓一吓他,看看这家伙是不是有猫腻,不要闹出人命来,只是吓唬一下。我怀疑,最近白金汉宫的闹鬼事件和这位侯爵有关系。”

  我拍着周易的肩膀说道,他点了点头,身子一晃,化作一只蝙蝠飞出了房子,消失在了门外。

  数个小时之后,周易回到了房子内,脸上带着坏笑,对着我说道:“我到了齐拉尔的家,这家伙的确有问题,他在家里供奉了一尊鬼神之象,似乎是鬼奴一类的家伙。我吓了吓他之后,出来一个青色皮肤,白色头发的鬼神保护他,我没有和它交手,退了出来。”

  听见了周易此话,我脸上露出了一片冷笑,穿上外套,带着大家走出了酒店大门,一边往外走一边给索尔打了电话,让他带人到齐拉尔侯爵的家里集合。

  等我们到了齐拉尔侯爵家门口,索尔早就已经带人到了,老法师没有急着冲进去,看见我和周易后,先是一愣,然后给了周易一个拥抱。

  我让黑蛋带头冲入了齐拉尔的房子内,可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偌大的别墅一片漆黑,而且悄无声息,我心中担忧,害怕是因为我先放出周易去打探虚实,而打草惊蛇,齐拉尔带着鬼神逃走了。

  等我们冲进别墅内,打开灯,黄色的灯光一照亮整个别墅后,我看见了残忍的一幕!

  齐拉尔浑身赤裸,被钉在了墙壁上,身体被摆成耶稣受难的模样,双臂展开,头握着,四肢,喉咙都被钉着钉子,鲜血已经流满了他背后白色的墙壁!

  “鬼神呢?”

  我大声喊道,然而周易和索尔搜查了一遍之后,却摇着头告诉我,鬼神不见了,供奉鬼神的案台之类的东西都不见了!

  此时此刻,我看着被钉死的齐拉尔侯爵,心中充满了疑惑,他怎么会死呢?是被人杀了灭口?还是因为被鬼神抛弃,或是死于鬼神的狂暴?

  这一切,和白金汉宫有什么关系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